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是,就像肖寻刚才说的,如果他们现在的症状是由风渊引起的,那么,就让他们回去,风渊不会有所察觉嘛?”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把人放回去,至于以后会怎样,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了,可能会是一个坏的结果,那也可能有一个好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就这样直接放弃的话,那就只能是一个坏的结果了,所以,还是要尝试一下吧。”

    “我同意谢舒的话,还是觉得,把他们放回去,这样的话,或许我们真的还能有下一次机会。”慕析第一个同意了谢舒的话,说完之后,立刻得到了谢舒得一个眼神,看向慕析时,眼睛里面的仰慕毫不掩饰,这让烈晨心里的警铃更加响了。

    直接挤到了两个人之间,阻隔了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一伸手,把慕析揽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面上不动声色地,一本正经的,“我也同意,这样的确是为后面或许在能创造一次机会。”

    “现在的问题是,你要怎么才能让他们恢复过来,你有办法吗?”时轩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谢舒,既然能看出些许问题,那么或许会有解决的办法也说不定,这也是唯一的希望了,因为其他的几个人,对这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这个……”谢舒犹豫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不确定,无措地看了看半个身子都被烈晨挡在身后的慕析,眼神里面带着一点点询问,好像在征求慕析的同意一样。

    慕析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眼神,虽然知道烈晨现在心里的那一点小情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他的那点小情绪,也就只能先放一边了,稍稍错身,占到了谢舒对面,点了点头,“嗯,你要怎么做,需要我做什么,都直接说就可以了,我帮忙。”

    得到了慕析的点头,谢舒整个人舒缓了一口气,感觉像是有了自信,点了点头,“那,影哥,或许你真的要帮一下忙,具体怎么做我一会儿会告诉你,你现在先站在一边看就好了,我说的时候再动手就好。”谢舒仿佛不是之前和少梓几人一起走来的那个人了,现在不仅一点点都不像机器人,而且说话的时候声音柔和,面对着慕析,脸上一直都带着点点的微笑。

    “不过啊,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能不能成功,这是我之前从肖毅那儿学来的一个方法,但是从来没有尝试过,或许会失败,所以……”

    “这没关系,失败的话,会不会死人啊?”肖寻摆了摆手,无所谓。

    “死人应该不会,但是本来只是短暂的神经失常,然后就会变成永久性的,呃,说到这里,其实如果永久性的失常的话,或许以后也会死掉也说不定,不过我们都在的时候肯定不会死就对了,但以后,什么时候死了其实也和我们没关系不是嘛。”

    “这倒也是,如果失败的话,就不用送回去了,直接我们在这里,和那节车厢里的一起就地处决好了,至于风渊那边,最后会怎么样,我们也就不管好了。”

    “那我就直接开始了,一个一个来吧,先找一个试一试。”总共五个人,哪一个和哪一个看上去都没什么区别,但是或许是谢舒如炬的目光,一眼就看中了那个唯一没穿白大褂的司机,“那就先从你开始吧,你们能不能帮我把这个人先放出来,放到地上平躺?”

    话说完,自然就有人做事,烈晨第一个就被慕析从身后拉出来,然后杰诺也很自觉的去做事情,两个人把那个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像个傻子一样的司机,解绑,然后放平在地上。

    “这真的是个活着的人嘛这样折腾他,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现在其实真的就像是一个睁着眼睛的活死人一样,因为在他们的大脑里面,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们的神经或者说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离开人世的人,所以对外界的一切事务或者说动作,都是感受不到的,虽然眼珠偶尔会转,但都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他们自己对此都是没有意识的。”谢舒蹲下身,表情严肃,一字一句地解释着。

    然后烈晨看着他的动作,还没有说什么,但是之前一直沉默的耀这个时候却主动说了话,“嚯,这小子可以啊,还会这种方法呢,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知道的东西。”

    耀突然说话,让烈晨惊了一下,原本以为是身边慕析的声音,稍稍外头往后一看,就见慕析这个时候认真专注地看着写书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和自己说话,这才意识到是谁在说话,默默地在心里回应,“你不是去休息了嘛,怎么又跑出来了?”

    “唉,你现在又不会再让我去干活儿,已经找到了新的劳动力,那我还藏起来干什么,顺便看看热闹嘛,这个小家伙可是很不错,比你们这些可聪明多了。”耀盘腿坐着,一只手撑着膝盖支着脑袋,微微笑着,“跟着学着点儿,你们要和那个叫风渊的为敌的话,以后相比会遇到很多有关于精神攻击的事情,免得到时候都要我出面才可以解决,到时候我真的不会帮忙的哦,所以,好好跟着人家学,不要满脑子都是什么敌视心理,也就你自己把人家当成假想情敌而已,那两个小家伙可是完全没意识。”

    “谢谢你前面的忠告,但是最后一句就算了好嘛,闭嘴吧你,要看就自己安安静静的看着,不看就回去睡觉,不想和你贫嘴。”烈晨本来挺的还挺认真的,但是一听到后面,整个人脸色都不好了,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没什么,但是占有欲这种东西,可不是说你和他没什么,那就可以放任你们有什么亲密举动,这是绝对不行的。

    想到这里,再看看身边,专心致志地看着谢舒的慕析,就很气,就不久前这人的眼睛里面就都还只是自己的身影呢,现在就变成别人了,很不爽。伸手,把身边的人牵住手,让他离自己更近一些,当慕析终于分出一点注意力给自己的时候,开心了。

    “怎么了?”对于谢舒的那个办法其实慕析也知道一点,知道那其实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再加上不确定谢舒现在的实力,所以站在一边已经做好准备,准备意外时随手出手相助,也就是这样一是忽略了身边自家的男朋友,被牵住手,才终于换过一点劲儿来。

    “没什么,继续看吧。”烈晨也不看慕析,真的看是专心致志的看着谢舒的一举一动,因为就像耀说的,既然风渊是精神系异能者的话,那么以后如果要于其为敌,就势必会面临很多有关这方面的东西,能多学一点是好事,只是,这看了半天,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也的确,就从外部这么看着,谢舒其实什么也没做,就只是用手在那人的头上摸了摸,好像有一个什么手势,但也没有记住,然后好像找准了什么地方,死死的按住,就再没其他什么动作了,一动不动的,就像是画面静止了一样,看不出来什么。别说什么学习一下深层的东西了,就连最表面的都看不出来。

    但是谢舒此时可不是那么轻松的,整个人都很严肃,所有的注意力都很集中。之前少梓等三人都以为他是身体变异者,可实际上他自己也算是一个精神系异能者,只不过是一个半吊子而已,一般情况下都不会使用,因为这个玩意一个控制不住,最后可能会把自己弄成精神病。再说了,平时自己就算是遇上什么,本身的素质也足够了。

    谢舒的战斗素质其实是源于之前的出身,谢舒之前是专门混黑的,或者在换个说法,也可以算是地下干杀手的,杀过的人可不在少数,最擅长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法,杀死敌人,就算面对的是怪物,那自然也是一样的。

    等了好一会儿,谢舒已经开始额头上隐隐的渗出汗水,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终于在安静很久之后,有了声音,“快,影哥,动手,你直接用光对着它的眼睛就好了,不用太亮,一点点就好。”声音里有一点点的颤抖。

    烈晨立刻松手,慕析一个箭步就冲上了前,蹲下身,那手撑开了那人的眼皮,然后另一只手上一点点的光亮,不一会儿就象是一只萤火虫一样,在眼睛部位飞来飞去,但是一直未曾远离过。一只眼睛结束,又立刻换另外一只眼睛,一刻也不耽误。

    在其它的人看来,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用光去刺激眼球?这样就算是神经好了,别最后再变成一个瞎子。

    但就算是心里存在着再多的疑问,但是现在也不能说什么,只能专心地在一边继续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地等待着两个人的动作。可是慕析一直蹲在旁边,一开始谢舒说的事情做完之后,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只能眨着眼睛看着谢舒,

    “现在,我还能做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