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那些人已经走了,或者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了。至于那些人是谁,我一开始以为是肖暗的人,因为带头的那一个,我认识,是肖暗手底下的一个人,可是现在看来,可能不是肖暗,因为,我回到黎城之后,肖寻和我说,那个人已经被肖暗杀了,因为被调查倒是卧底,至于是哪一方的卧底,虽然没说,但我估计是风渊那边的。”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到边城之后,遇上了你们,那些追杀的人突然就不见了。”

    “又是风渊,看来我们和他的渊源,早在那个时候就留下了啊。”烈晨现在觉得自己的生命里,风渊这两个字的出现频率实在是太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和他有关的,或者说是围绕着它展开的,这个认知,让烈晨挑了挑眉,“还没好好的正是见过面,但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对这个名字,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缘分呢!”

    “等正式见面的时候好好问候一下吧,相信我们对他的意义应该也是非同寻常吧。”其实风渊这个名字,自己第一次听到不是因为烈晨他们,而早在很久之前,就曾在肖毅那里听到过,当初和肖毅吵起来的原因,其实也和这个名字有关系,但其中具体的细节,是慕析现在不想对烈晨诉说的,或许要再等一等,再找一个好的时机。

    进入大楼寻找肖暗的一队人在肖寻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实验室的门前,第一个遇到的是,正端着什么从另一透出来的白兮夜,看到几个人的时候有一点点的惊讶,但很快又明白了什么,带上微微的笑容,“你们来找肖暗吧,想去办公室等一会儿,休息一下吧,我进去叫他出来,马上就过去。“身边没有跟一个人,所以只能,”肖寻,麻烦你了,带他们过去一下吧。”

    肖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兮夜就转身进入了实验室,而外面的几个人,

    “他的腿,好像已经好了?”对于兮夜,时轩几个人其实都是有见过的,但并不是很熟悉这个人,只知道这是肖暗的爱人,然后性格,好像还不错?

    “嗯,应该是肖暗治好的,不过你们还是离他远一点,这个人可是比肖暗还不好惹的人,以前腿不好的时候脾气坏的不行,只有肖暗能制住他,现在腿痊愈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呢,估计现在肖暗也制止不住他了,所以不要去轻易惹他。”

    “为什么,他,看上去人好像还不错,而且性格脾气什么的,好像还蛮好的?”根据仅仅见过的几次而言,对于杰诺和时轩而言,兮夜都是一个话不是很多,有些安静地呆在肖暗身边,见到其他人也很有礼貌,笑容也很友善,好像不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啊。

    “你们认识的是现在的他,曾经的他,在肖暗还没有开始管理这一切的时候,他负责着整个实验区,如果真的说起来,和风渊在军区的地位是一样的,而且那个时候的他,其实和风渊很像,总是在研究一些在外人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和不可理解的东西,也曾经,用活人,做过实验,最关键的是,他和肖影哥,矛盾很深。”

    走回去的路上,肖寻说着一些关于兮夜的事情。

    “你好像,对他有一些意见?”就算是个傻子,都能从肖寻的话里听出一些什么,因为肖寻就没有想过要掩饰什么,那种对这个人的不满,一丝一毫都没有掩饰过。

    “说不上有什么意见,但是的确不是很喜欢他就对了,不过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肖暗喜欢他,那么他就是最好的,而且据现在看来,他对肖暗还不错,所以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但这个人,除非迫不得以,我不会主动和他接触。”

    到达了地点,推开门,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在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杯子,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水。

    时轩和谢舒没说什么,但是杰诺却忍不住,这样的肖寻,对一个人有这样的强烈的情绪,还真的是少见啊,之前对希杰好像都没有这样过,“他,之前到底做过什么,如果真的只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实验,你应该改不会这样讨厌他吧,都不见你对风渊有这样的情绪。”

    肖寻转头,一边喝着水,一边眨着眼睛看着杰诺,然后放下水杯,突然靠近,抓住杰诺的衣领,凑近耳边,声音低低的,“不管是为什么,你,不准给我靠近他,知道了没?”或与有一点像个小孩子,但是那样威胁警告的语气,可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好的,都听你的,我会离他远一点。“

    “嗯,这还差不多。“肖寻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手,帮杰诺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抚平,然后转身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整个人都放松的靠进沙发里。

    几个人等了一会儿,单就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几个人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但好在在几个人争地闭上眼睛开始陷入睡眠之前,肖暗推门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那件白大褂,身后还跟着不久前几个人议论的对象,兮夜。

    “你们还真的是,大半夜的怎么就跑过来了,又有什么事啊?“肖暗这几天的实验进展很顺利,所以基本上都住在了实验室,想要抓紧时间,可是怎么这群人真的是……

    “既然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反正你也还没有睡,明天再过来,麻烦多跑一趟了。“杰诺甩了甩脑袋,清醒过来。

    “唉,重要的事,嗯,那就说说吧,重要的事是什么呢?“肖暗按了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和这杯子里的水,这样的,舒适的环境,和没有什么压力的感觉,让已经幸幸苦苦在实验室里呆了几天的肖暗有些困意,眼睛有些挣不开的感觉。

    “我们刚刚从风渊的那个处理失败品的地方回来。”开口解释的是时轩。

    “嗯?”肖暗听到这个清醒了一下,稍稍坐直身体,“啊,这个我知道,之前的时候,谢舒有和我说过,那个地方就在之前的‘殉葬场’附近对吧,怎么样,今晚有什么收获吗?你们既然来了,看来就是有一些收获了啊,真不错,正好,等我这个阶段的实验结束,他们或许就能派上用场了,或许就在明天,我的实验就能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看着肖暗有一些兴奋的样子,时轩有一些不忍心打断他美好的幻想,但是,现在的事实是,“很抱歉,今天晚上没有任何的收获,所以……”

    “没有收获?这也没关系啊,也不是那么幸运的,今晚就能遇上,再等几日吧,总有一日会碰上的,在此之前,我先开始另一个领域好了,不用担心。”

    “你的实验,一定需要他们吗?”时轩不懂得实验的事情,但是看现在肖暗的样子,好像真的很重要啊,那些失败品,可是……

    肖暗疑惑地看着时轩,那脸上有一点点遗憾的表情,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的表情,怎么说呢,都不是很好,虽然不接,但还是解释着,“也不是说一定要有,但就像之前所说的,每一种药品研发出来之后,都总是要检测一下它的效果的,嗯,怎么说呢,以前的时候时会有一些科学的方法来检测,但是,那个时候,设备先进,数据完整,很多的事情可以通过类比推理来完成,但是现在,这是一项新的领域,没有相关的设备,没有判断的标准,所以……”

    肖暗的话说到这里,其实其他的人也就都懂了,任何新事物的出现,其实都要付出一些什么,曾经只是享受着这些研究者的研究成果,从来没想过当他们把这项成果推向市场之前,到底做了多少的努力。而现在,正在经历这些过程。

    时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真的只能另想办法了,因为今天,实在是,搞砸了一切,只能说,风渊是一个元比我们想象中更加谨慎的人。”

    “嗯?什么意思?”对于时轩的说法,和其他几个人的表情实在是不明白。

    “今天晚上,我们很幸运,正赶上了风渊他们处理失败品的时间,所以很幸运的碰见了那些来处理的车辆,他们的确带来了一节车厢的失败品,但可惜的是,那已经不是失败品了,那些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怪物了,他们吃掉了或许本来还可以供你利用的失败品,然后开始在那一节狭小的车厢里互相厮杀,惨不忍睹。”

    时轩简单的和肖暗说了一些今晚的情况,最后会以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所以,除非是我们真的很幸运,不然的话,这个计划就得终止了,因为不会再有任何收获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