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失控
    所有人,忍住泪水,看着躺在地上动不动,面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瞳孔扩张,里面充满了恐惧,失去了焦距,歪着头,没了呼吸,几分钟前还说这话,开着玩笑,起行动的人,现在躺在那里成了具冰冷冷的尸体。

    没有人愿意上前,去确认心里已经肯定的事实,仿佛这样就可以当切都没发生过,仿佛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现在所有的切都不过是梦场,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眼泪,为什么直不停的流呢,可是为什么明明在梦中,却尝到了眼泪咸涩的滋味,自己哭了吗,为什么会这样呢,只是做梦,不是吗?

    对眼前的切没有感觉的只有烈晨,因为对他而言,除了慕析之外的人都是陌生人,所以没有悲伤,没有自欺欺人,走上前,伸手探了下鼻息,已经失去呼吸了。慢慢地帮他把眼睛闭上,这是烈晨对个陌生人最后的人情味。然后站起身,到慕析身边,在慕析那样期待着有什么奇迹的眼神下,摇了摇头,“没呼吸了,所以……”

    摇着头,不由自主的倒退,眼泪不可抑制的留下,捂着嘴,不愿哭出声,“不会的,不是这样,不会的……”

    烈晨皱着眉,上前把人拥进怀里,轻轻的温柔地拍打着安抚着,“别哭,他已经死了,你要接受这个事实,但这不是你的错知道吗,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哭过就好了。”

    “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说出这种话呢……”少宇抬着头,红着眼瞪着另边正安慰慕析的人,情绪崩溃,“你怎么能这么轻松的就说出这句话呢,这么能这么轻松地说出‘死’这个字呢,林烈晨,那是我们的同伴,是我们的队友,他现在,现在……你怎么能这么冷静,林烈晨!”

    “少宇,慕少宇,你冷静点!”少梓拽住身边的人,迫使他看向自己,“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慕少宇你看着我!许谦他已经离开了,但这和烈晨没关系,知道吗,这不是他的错。”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任何人的错,是我们所有人的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那么轻松的就说错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只是额受不了为什么面对朝夕相处的队友的离去,那个人还可以这么的冷静,这瞬间忘了现在的烈晨已经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人。

    “噼里啪啦!”

    在抽泣声中,突然出现的燃烧的声音,让几人止住了泪水,看像那个还躺在地面上的人身上着起了火,火焰像是有了燃料,下下的窜的老高。

    这下,不仅少宇,就连少梓和时轩也有些火了,时轩直接幕水凭空降下,与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做着斗争,虽说,自古以来,有客观决定,水火不容,水天生克火,可烈晨这火焰,仿佛有着对水绝缘的能力,在大水中,依旧烧得旺盛。

    “呀!林烈晨你停下,停下,你在做什么,谁让你这样做了,停下!”

    见自己的阻止没有受到任何效果,时轩是真的火了,冲到烈晨面前,把拽住他的胳膊,红着眼,声音沙哑着嘶吼。

    烈晨手揽着慕析,站如松,在时轩的拉扯下,依旧冷着脸,半步都没有挪动,看着迅速将切烧尽的火焰开始渐渐变小,才终于给了时轩个眼神,面无表情的开口,与其完全是是关不关己的样子,“怎么,想看着他变成那些恶心的怪物吗,然后不忍心动手,最后和他起那样的模样相聚吗,有点儿常识嘛,他被怪物袭击了,尸体不化成灰,就会成为和那些怪物样的东西,怎么,不知道吗?”

    “烈晨……”轻轻的拽着烈晨的胸前的衣服,眼泪已经止住,但悲伤却无法时缓解,慕析把头埋在烈晨的怀里,他的举动,言语的清楚地知道,能理解,可是,“给他们点时间,别生气~”

    从时轩手里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最后看了眼表情悲伤,身体轻轻**着的人,环着慕析到另边,静静坐下。

    对就像烈晨所说的,如果不把它化成灰,过不了不久,就会成为那些恶心的怪物,到最后还不是得被自己等人再次杀死,可是,心里知道,和感情上接受,是两件事,不论是时轩,还是少宇,或是少梓,都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消化,去消化这在瞬间就发生,然后无法挽回的事。

    又是再次的安静,烈晨的把火,把整个房间里的脏东西烧得干干净净,连那恶心的气味都烧没了。间房,拨人,却分两边坐着,烈晨和慕析边,剩下的三个人边,这次的沉默是真的过了很久,就到慕析和少宇哭累了,睡了觉又醒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