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醒来
    “亚,亚凡,怎么会突然觉醒异能呢?”

    “他也被感染了,在他冲进来的时候被抓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变成异变体,反而成了异能者。把我们带出去之后,确认到了安全的地方,就立刻昏了过去,然后高烧天,醒来的时候,异能就稳定下来了,但是,就在这天里,你的母亲,没有那么幸运,感染了,但没有成为异能者,而是成为了异变体,在你还昏迷的时候,她去看了你眼,用她最后还坚持的神智,看了你眼,然后在异变之前,自杀了。”

    “所以说,母亲的死,萧亚凡完全不知道?”

    “嗯,因为,当时的他,高烧不退,正处于昏迷状态。但是,时轩,你也不要怨他,他,已经做得很好了,他……”

    “我知道,我不怨他,不怨……”时轩低着头,突然就说不出什么话了,说是不怨,可实际上这个心结在自己心里存在了几年,时间或许不长不短,但已经磨灭掉了当年的感觉。

    “在有些具体的事情细节,等到明天都整理完了,再交给你看吧。而关于风渊的事呢,先和你说些,让你心里有个数,怕的明天你出发前来不了,对方问其原因来由回答不出来。”廖将军看着从听完上个故事后,就目光呆滞的时轩,也没管对方有没有在听,就继续着自己的话,“风渊现在正在进行项实验,具体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懂,毕竟也不是专业人员,用专业语言也表达不清楚,但通俗点儿就是,他现在的研究如果成功,将能控制那些异变体,成为他们的领导者。他现在的研究阶段呢,还没有达到那样的效果,只能先从人身上下手,把人当个转换中介,先将人控制起来,然后让他转变为异变体,听他控制,至于有没有成功,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对于这些话,时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整个人的思绪还没有从上个故事中缓过劲儿来。

    “我这边儿呢已经加派了人手管理军区内部的人口,争取减少他从内部寻找人员成为实验品,但外面的人,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管理,所以这次你去的任务呢还有个,转告他们也管理下人员。”廖将军抬头,对面的是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动不动,对自己的话,连个回应都没有,“好了,今天你就先回去吧,突然间告诉你这些,我想你也需要时间消化接受下,先回去吧。”

    这样的话,时轩终于有了反应,站起身,对着廖将军鞠了躬,然后转身离开了。

    ‘仅仅是知道这些就成了这样,那明天当切真相都像你揭晓的时候,有能承受多少呢?’

    慢慢的把门又关上,不让外面的人察觉到任何动静,靠着门滑落坐在地上,看着还躺在房间中央那面大床上的人,有攥紧了手上那份已经被自己翻来覆去查看很多遍的资料,曲拢双腿,环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腿中间,闭上了双眼,第次,感受到了绝望,就连爸爸妈妈离开的时候,都没有经历过的绝望。

    两天之内,太多太多,之前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突然都变得清晰,就这样被无数真相冲击着,喘不过气来,为什么所有的切,都和自己原本知道的不样,为什么所有的切都和自己猜测的不样,接下来,该怎么办,自己有能依靠谁,又有谁能来帮助自己?

    “水~水~”

    微弱的,沙哑的,**着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被放的无限大,无比清晰的传入了时轩的耳中。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房间中央的那面大床,跳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跑到边的桌子边,**着双手倒好杯水,控制着自己平稳地走到床边,稍稍扶着床上的人起身,将水杯递到嘴边,轻轻的,“水,水来了。”

    还闭着眼的人,只能无意识的张开嘴,任由时轩将水点点的喂进嘴里,等到喉咙不再那么难受后,慢慢睁开了眼,模模糊糊之间,就像是在做梦,看到了在梦中才会出现的人的样子,“果然,还没有醒过来,梦还在继续啊……”

    这样轻声地自言自语,让时轩的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滑落,嘴角尝到了苦涩的味道,“不是,不是做梦,萧亚凡,你不是在做梦,我是时轩,是的,我在,我在……”

    还是不敢相信,抬起手,真的触摸到了那人温热的脸颊,身体开始**,不是任何疼痛带来的**,而是惊讶还有抑制不住的激动,“轩,时轩,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咳咳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