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愚蠢的人
    本来说好回去坐公交车的,曲淇不放心衣服,还是叫了一辆富康出租。得,今天一天就奢侈两把了。

    路上经过西直门桥的时候,甄山看到一栋写字楼外墙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代办大额信用卡,解你燃眉之急。不知道为什么,甄山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广告牌上的手机号。

    路演失败,可网站还要继续维持,每天的访问量虽然很小,业务也很少,但是毕竟这是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心血,田恬和姬文博还是按照分工一个人看守网站,一个人出去联系业务做宣传。

    甄山有些魂不守舍,他明白再这么耗下去,不出三个月网站不关闭也得关。可现在没有资金做宣传,上哪儿弄流量呢。他听说有个小姑娘走投无路情况下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印成名片天天在地铁站发名片卖保险,结果几个月就赚了几十万。这种心灵鸡汤一样的故事几乎是照搬的乔吉拉德典故,甄山不禁冷笑,如果这招这么好用,那现在地铁口应该挤满了走投无路的人。

    当然,在北京很多地铁口和地下通道口还很有不少发名片卖保险卖安利的人,最神奇的是还有卖北面燕山上的森林的。

    忽然想起来那个广告牌,甄山跑到楼下尝试着给那家代办信用卡的公司打电话,对方非常热情,他告诉甄山只需要甄山的一张身份证就行,剩下的什么征信证明都由他们来做,保证一个月给他弄下来几张十万信用额度的信用卡。

    甄山不放心他们如何能做到这些,对方索性告诉他:第一,他们会伪造甄山的房产证明和收入证明,甚至还可能有国企职工证明,这些都是银行最相信的材料。第二,他们在银行内部都有熟人,可以保证下卡。第三,本身你办卡用卡银行就能赚钱,所以他们会睁一眼闭一眼的。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坦诚相告瞬间打动了甄山,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可行之路,只要能套现出来几十万,他就可以立刻启动网站的推广计划,有了推广有了流量就有了业绩,如果能拿到鼎立公司的投资,那这几十万信用卡就是小意思了。

    对方的报价是一张十万额度信用卡服务费两千元,甄山一咬牙要了五张。

    此事虽好,可就怕田恬和姬文博不能同意,毕竟这中间有涉及违法的事情,伪造证件,贿赂银行人员,还要非法套现。不行,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甄山找到了田恬和姬文博谎称自己有一个朋友可以帮助申请青年创业基金,但是需要一万元活动经费,他觉得有些太贵了,想放弃算了。

    田恬不以为然:“这不算贵好吧,青年创业基金确实不好申请,这种基金有公益性质,几乎跟白给一样,以前我学姐他们就申请过,很难获得批准的。一万元如果能活动下来也未尝不可。”

    姬文博不懂这个,但是既然有希望解决资金问题,他也就投了赞成票。

    甄山拿着这一万块钱来到了西直门桥附近那家公司,忙碌了一下午,填了无数表格之后,他将一万元钱交给了对方。对方叮嘱他,半个月之内会有电话回访,不论问什么都要牢记那几个假证明的内容,不能穿帮。然后一个月就会下卡了,卡会直接寄送到他们这里,然后会通知甄山来取。

    接下里的一个月里甄山度日如年,姬文博和田恬仍然每天忙碌,网站却仍然没有起色,至于银行的回访电话,甄山只接到了一个,对方只问了他一件事,是不是找了中介公司了,甄山当然否认,后来也就没信儿了。

    眼看到腊月了,甄山给那个中介公司的人打过几次电话,对方都回答没问题,年底下卡慢一些。直到甄山亲自赶到西直门那个写字楼才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再打电话已经是空号了。一万元就这么打了水漂。

    这件事让甄山陷入到难以抑制的痛苦,他痛苦的根源不是那一万元,而是自己为什么这么愚蠢,这么急功切利,不仅被一个人宵小之辈骗了去,还欺骗了自己的好朋友合伙人,他难以原谅自己但又不敢向姬文博田恬明说。

    田恬问到青年创业基金怎么样时,甄山只能回答遥遥无期,田恬表示理解,这种事确实很难,不用太内疚。姬文博也表示一万元就当趟了趟路,以后没准儿还能用上。

    朋友们的大度更让甄山无地自容,他只能在无人的时候狠狠抽自己几个嘴巴心里才能好过一些。

    年底了,公司账上只剩下一万多元了。三个人不得不再次坐下来商讨下面的工作。

    姬文博先发言:“我认为目前阻碍我们的还是资金问题,这样吧,我想向家里要些钱,看看家里能给我拿多少,我们再凑凑,就当追加投资了。”

    田恬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支持了姬文博:“也好,我觉得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只是还没到好时候,只要坚持下去,我想团购网站总有大火的一天。资金方面,我手里还能有一万元,我再找学姐他们借一下,凑个三五万也可以。对了,曲淇她给我说,她最近手头宽裕了一些,她也可以入我们一些股。”

    甄山很感动,可他主意已定:“算了,不要再烧钱了,我们本来就没钱,烧下去只会白白浪费掉。团购网站虽然方向是对的,可能确实没到风口,现在国内的电子商务购物网站尚且经营困难,何况我们这样依附于电子商务大环境的平台,现在是2004年,也许还需要个三五年这个模式才能成熟起来,可三五年的时间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只是一瞬,可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大坎。我提议,关闭协和团购网,关闭公司。”

    田恬和姬文博一时陷入沉默,甄山说的很诚恳,他们俩天天在外面跑客户自然也能接触到直接用户的感受,现在确实如甄山所说,团购网站还是有些太超前了。

    沉默了很久,田恬说话了:“好吧,我也只能承认,我们这次创业失败了。网站关闭容易,不续租服务器和域名就行了。可注销公司还需要一段时间和一笔钱,这个怎么办?”

    一直低着头的姬文博终于把头抬了起来:“多少钱?不注销扔在那里不行吗?”

    田恬摇摇头:“估计也得上万块钱,花费和注册一个公司差不多,总之很麻烦,如果不注销也可以,只是公司会被纳入不正常经营名单,也就是类似黑名单。”

    姬文博不禁紧张起来:“那对我们几个有什么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