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师傅和徒弟
    大年初三,姬文博让甄山自己忙自己的,他要出去一天。甄山知道姬文博要去行动赚洗澡票,至于怎么赚他没问这一天他除了跑步就是在家里看书,现在他正读到孙少平到黄原揽工,每天牛马一样的工作,为的仅仅是一天一块五的工资。

    甄山为孙少平奋斗的精神所感动,他觉得自己的处境比孙少平要好多了,虽然日子清苦,至少有书看有报纸浏览还有电视,不过他也渴望能有一个哪怕暂时的工作也好,就算是像孙少平那样当小工也行,不光是为了赚钱,还为了排遣心中的烦闷。

    到天快黑了孙少平,不,是姬文博才回来,他一屁股坐下咕咚咕咚喝下一大杯甄山给他准备的温开水,然后就告诉甄山洗澡票的钱搞定了。

    原来姬文博昨天晚上看到那个二层小楼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问题,这座小楼举架很高,走廊向阳但却空空如也,这个走廊太适合安装自动晾衣架了,把洗完的衣服挂上去升到最高,不光晾晒得快,而且不影响下面人的行走,当然滴答点儿水是难免的,不过无伤大雅。这个小楼出租率不高跟硬件设施不全和房租略高有关,如果能装上自动晾衣架就是一个很好的卖点。要知道这附近大部分小院出租房对于晾晒衣服都是一个难题。

    姬文博首先去附近的小建材城找货源,春节期间建材城放假了,他从看门人那里拿到一些名录,找到了一家经营自动晾衣架的,这家老板就是本地人。姬文博打通他的电话时他还在麻将桌上呢,老板告诉他现在有货也白搭,因为安装工人都回家了,没人能装这个。姬文博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承诺自己不需要安装服务,只需要一个底价,另外还需要借一个电锤一个梯子就行。这样他顺利的拿到了240元的价格,而这款自动晾衣架的正常售价是380元含安装服务。

    姬文博又马不停蹄去找二层小楼的房东,这回是在扎金花的桌子上找到的。姬文博巧舌如簧,他告诉房东之所以他的房屋出租率低,不光是价格,跟硬件设施缺乏有关,比如这么高的举架不装自动晾衣架就太可惜了,一旦有了这个,就很容易得到一些女孩和家庭主妇的青睐。现在是春节没人租房子,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动晾衣架装好,到了元宵节以后,北漂都回来了,自然入住率就没问题了。

    这房东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房子盖好了没人住也是他的心病,既然姬文博说的这么好,他就下了牌桌和姬文博到小楼实地去看,经过姬文博一阵比划,房东同意安装八套。但是不能先付钱,装好了再付。这个条件姬文博当然不敢答应,最后经过讨价还价,每套按照320元的价格成交,货送到付2000元,装完之后没问题再付剩下的560元。姬文博一咬牙成交!

    当天下午姬文博找到晾衣架的老板,让他安排人将八套晾衣架送到了小楼那里,捎带着也带过去一套电锤和一个安装梯,房东点过货很痛快就将两千元货款交给姬文博。姬文博转头将1920元给了送货的师傅。

    甄山听了姬文博的讲述一阵感慨:“你们搞营销的就是厉害!能发现商机也能把生意谈成,厉害,赚了这八十咱们洗澡去?”

    姬文博一瞪眼:“八十?!少了,咱们要赚640!洗澡不着急,明天跟我去装自动晾衣架去,装完了还有560块呢。”

    甄山不禁骇然:“这你都会装啊?你们搞营销的真是,什么都会吗?”

    姬文博告诉甄山,他以前在山东做百货的时候,一开始也只会纸上谈兵。但是当时是旺季,装自动晾衣架的人多,他们的合作方安装服务老是跟不上,他心一横就跟着师傅去了两趟现场,第一次是看,第二次就上手,之后就自己能干了。看似复杂,其实就是用电锤打十五个眼儿,剩下的全扯线就行了。

    姬文博还说他不光会装自动晾衣架,空调也会。每年五六月份装空调都是旺季,售后人手不够,他有时候就借下班时间去帮忙,装一台给一百块呢。装空调技术含量还不如自动晾衣架高,但是特别辛苦,也有危险性。他有一次遇到特别坚硬的外墙,打一个眼儿就得半小时,装完人都虚脱了。

    甄山很敬佩姬文博的学习精神:“你是学文科的,还热衷于学技术,这让我觉得有些汗颜,我之前一直不重视销售和营销工作,觉得有一个好产品就是根本,看来以后我也得改变思想,多跟你学一些销售和营销方面的知识。我们这次创业失败,我认为根本原因在我,我把事情想简单了,如果我能多学一些营销方面的知识,我就不会光注重产品体验忽略市场和用户情况了。”

    姬文博笑了,他伸出手和甄山击掌:“我也是,偏科,以后我也得多学一些互联网技术方面的知识,我们俩相互促进吧,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大年初四,姬文博带领甄山赶赴工地,姬文博是师傅,甄山是学徒,两个人边干边教,边学边干,一个上午只安装了一套。甄山学的很快,下午两人又装了两套。

    这装自动晾衣架吧,技术含量确实比装空调多一些,首先要划线画眼儿,这个必须要准确,弄错了装的时候就费劲甚至装不上。然后就是用电锤打眼儿,这活儿比空调打眼儿要容易,因为眼儿小嘛。但这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特别脏,尤其是房顶那十二个眼儿,几乎是举着电锤仰头去打,墙皮和灰渣就像下雨一样往头上洒落。你睁着眼睛吧,迷眼是肯定的。你闭眼吧,那弄不好就打歪了。老师傅装的时候都是戴上护目镜,甄山和姬文博也没准备这个,就用了一个土办法,毛巾沾水然后抠两个洞蒙在头上,这样就能阻挡一些灰尘。

    装了一天,都是姬文博在上面打眼儿,三套装完,他已经是满身满头的白色灰尘了,人就像从面缸里出来之后又在泥地上打了几圈滚一样。

    甄山提议让姬文博先洗澡去吧,姬文博坚决不肯:“明天还得装,全装完了再洗。”

    晚上回到房间,甄山烧了一壶开水,仔细帮姬文博洗了洗头。两个人把脏衣服放好,钻到被窝里很快就睡着了。

    大年初五,一早他们就醒了,简单吃过早饭马上穿上昨天的脏衣服赶去工地。今天甄山说什么也要自己试试最脏的活儿。也别说,虽然甄山的技术主要是和键盘鼠标打交道,但操作起来电锤也是有模有样,两个人都是心灵手巧的人,效率比昨天高多了。五套晾衣架赶在傍晚前就装好了。

    房东应约赶来验收,他对工程质量非常满意,痛快的付了尾款。看到甄山姬文博满头满脸的脏样,房东直接给了六百,不用找了,拿去洗澡吧。

    大年初五晚上洗的这次澡,可能是甄山姬文博长这么大以来洗的最痛快的一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