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北京游客
    甄山和田恬在小区院内相会了,一见面田恬就一脸焦急却欲言又止,甄山不知道她到底出什么事了,也跟着着急。两个人跟被热水烫过一样在那里都不自在。

    田恬还是鼓足勇气说了:“我刚才见到我师姐了,她告诉我咱们那个视频简历项目不是他们董事会没通过,而是通过了,但是和咱们没关系,是那个运营总监把项目弄成他自己的研发成果了。我一听就急了,马上过来找你。”

    就这事啊,甄山居然笑了出来:“这没什么,他想做让他做去呗,走,你陪我买手机去吧,我昨天手机坏了,一会儿我告诉你我手机是怎么坏的,你肯定笑死我。”

    田恬没想到甄山居然这么没心没肺,自己辛苦做的模型就别人剽窃走,他竟然如此淡定还能开玩笑,这还是他吗?

    田恬有点儿哭笑不得:“我来找你,是来向你道歉的,毕竟是我找的人,也是我那天答应把模型拷贝给他的,对不起甄山,都是我的错,是我给搞砸了,我马上再去找别的网站合作,抢在他们前面把项目做好。”

    看田恬这么真诚和着急,甄山索性把话说明了:“算了,让他去弄吧,我是说真的,这个项目我放弃了。”

    田恬不解:“为什么?既然人才在线董事会能批准,那个败类能剽窃,就证明这个项目还是很有前途的,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甄山拉着田恬坐到椅子上,详细的把昨天那两个情侣的话和他自己新的想法告诉了田恬,甄山认为视频简历网站是很新颖,但就像姬文博所说其核心竞争力不太够,做到最后可能就是个鸡肋,这个项目不值得投入太多的精力。既然人才热线想做,也挺好,他们做成了就证明甄山眼光是对的,做不成也证明甄山现在的放弃也是对的,有人给自己当小白鼠,何乐而不为。

    田恬松了口气:“那你以后怎么办?做什么呢?”

    甄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只要这里不停止转动,有的是机会。”

    田恬感叹现在的甄山果然比之前成熟多了,耐受力也强多了。甄山笑言,这就是免疫啊,崩溃一次,免疫一次,崩溃次数多了,免疫力就超强了。

    两个人又恢复了轻松的状态,甄山问田恬今天有时间吗?田恬告诉他戴毛毛把行李都搬到公司去了,有一个大项目正在攻关,未来一段时间自己又得独自过日子,时间有的是。

    甄山想了想告诉了田恬自己的计划,今天周六,田恬陪自己去买个手机,算是对他这次识人不准的惩罚,然后为了感谢田恬的陪伴,甄山愿意请她去故宫参观。

    田恬像个小女孩一样欢快的答应了,甄山接着说,这只是周六,明天他们带着姬文博给的园林局金卡,沿着圆明园颐和园北海景山这个线路玩儿一天。

    田恬立刻跳了起来,对于很多北漂来说,虽然在北京时间很长,但是这些名胜古迹还真的很少去,尤其是故宫。

    周末旅游行动开始,按照甄山的计划他们先买手机,后逛故宫,然后去了大栅栏吃正宗北京全聚德烤鸭。

    路上田恬告诉了甄山她师姐的事,原来她师姐周五晚上在男朋友的电脑上发现了他的方案,整个方案和田恬说的如出一辙,但是落款和董事会决议里丝毫没有甄山和田恬的信息。师姐也不是善茬,旁敲侧击问出了结果。这个运营总监最近在公司业绩不好,听闻公司有可能换马,他一着急看到这个不错的方案,索性就将模型和方案全算到了自己头上,在他忽悠下,董事会不仅通过了该方案还让他全权负责,这样他就抱住了自己的职位和工作。

    甄山也表示无奈,不过他倒担心万一这视频简历真做成了鸡肋,这位总监又何去何从呢。田恬仍然很气愤,她师姐也是,知道了原委之后,师姐果断和这个男友一刀两断,然后今天约了田恬告诉了她真相,对她道歉同时还感谢田恬帮她认识了这个渣男。

    甄山要求田恬这两天别再提任何关于工作的事情,两个人现在是游客,来北京旅游的游客,他们要带相机,买遮阳帽,买糖葫芦吃,一切就像第一次来北京一样。

    这样的事情哪个女孩能拒绝啊,正值冬季北京的游客比较少,去哪儿都不用排队,多好啊,当然,除了忘掉工作,田恬还告诉自己,这两天先忘掉戴毛毛吧。不过,蛋蛋不能忘,她把蛋蛋塞给了她师姐照看,也算作为对她找个渣男男友的惩罚。

    周日的游玩是重点,每到一个景点,甄山就像特工一样将园林局金卡伸到检票人员眼前,果然如姬文博说的一样畅通无阻。他们俩游览了圆明园和颐和园,在万寿山俯瞰了昆明湖,在画廊里甄山给田恬讲墙顶上的画背后的故事,还有那块著名的败家石。在颐和园北门,甄山还请田恬吃了北京小吃一绝爆肚。

    下午他们马不停蹄奔向北海和景山,可惜北海湖面已经封冻,让他们没法荡起双桨了,只有九龙壁能让他们多停留了一会儿。

    景山公园是甄山喜欢的地方,他带着田恬来到崇祯帝上吊的地方,给她讲了这位皇帝的故事,朱由检也许有些愚蠢和固执,但是他依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位敬业而且有种的皇帝。

    景山公园里还有一个小音乐厅,周末的时候会有音乐会。甄山买了票和田恬进去听,对音乐一窍不通的甄山努力让自己坐得住像那么回事,没想到的是反而是玩了一天的田恬先不管不顾的在座位上睡着了,她甚至还发出轻轻的鼾声,让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音乐会散场的时候甄山才把田恬叫醒,发觉自己睡了那么久的田恬打了甄山几下,质问他为什么不叫醒自己,让自己丢大人了。说完她自己也乐了,在好多地方都睡过觉,感觉还是在音乐会睡得最香。当走出大门的时候,甄山假装接电话然后把电话递给田恬:“找你的。”田恬奇怪的接过来,却发现甄山的新手机里录的第一段音频就是自己刚才打鼾的声音,田恬气急败坏的追着甄山打,让他赶紧给删了,不然绝交。最终甄山还是在田恬的强权之下删掉了那段音频。

    夜晚的长安街风很硬,甄山和田恬缩着脑袋把手放进兜里并排走着,谁都不提回家的事情。在高大的红墙外,田恬忽然站住了,她对甄山说:“我要和戴毛毛分手了。”

    第四卷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