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北漂之痛
    2004年过去了,除夕到来之前的小年夜,甄山还在公司里加班,马上有个投标要参加,这是春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项目,希望能以一个完美的句号收官。

    晚上八点多姬文博打来电话:“你公司有电视吗?看北京台,曲淇上镜了!”

    甄山很高兴:“是吗?太好了,是什么电视剧?”

    姬文博告诉他:“不是电视剧,是选秀,大型古装剧选秀,她进了复赛,正在和其他几个女的pk呢,看起来她表现最好,最有希望,赶紧打开电视看。”

    甄山很遗憾:“我们公司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电视,可惜了,你替我在电视前多加加油吧。”

    姬文博也非常遗憾:“唉,你一个总监应该弄一套你们的录播系统放家里,那样我就能插上电视机直接给你直播电视节目了。哎,哎哎,那sb评委!眼瞎啊,那女的哪儿好你给这么高的分!有黑幕,绝对有黑幕!”

    甄山忽然被姬文博的话吸引住了:“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姬文博一边盯着电视一边回应甄山:“啊?哪句啊?我说有黑幕,对,真黑。”

    甄山赶紧提醒他:“不是,不是这句,前一句。”

    姬文博恍然大悟:“我说评委是sb,眼瞎。”

    甄山无奈了:“我去,再上一句。”

    姬文博拍拍脑袋:“奥,我说你应该弄一套你们的录播系统放咱们家里,我就可以插上电视机给你再网上直播节目了。不是你说过的嘛,你们的录播系统可以外接vga和video线,那我拿线插上电视不就能在网上直播电视节目了吗?”

    甄山也拍了拍自己脑袋:“有道理!有道理!”

    那边姬文博一声大喊:“哎呀!他大爷的!曲淇被淘汰了!妈的,那评委绝对收钱了,靠。”

    这边挂上电话,甄山陷入了沉思,电视节目放到网上直播?对于北通录播系统来说这不是难事,因为北通录播系统支持多种信号的实时采集,直接生成流媒体在网上进行直播,后期还可以点播。大学里的网络课堂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区别只是一个是电视节目一个是上课视频而已。另外,不光是电视节目,电影,电视剧,是不是都可以通过采集信号压缩之后放到网上呢?

    甄山的思路被突然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还是姬文博,甄山一接通就听见姬文博很紧张的声音:“甄山,我家出事了!我爸突然发病住进了icu,我得赶紧回家。”

    甄山忙问:“叔叔是什么病?要紧吗?”

    姬文博有些慌乱:“我还不知道详情,我马上打电话给医院详细问问,那个,你身上有钱吗?我想找你借点钱。”

    甄山一模口袋,银行卡在。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样吧,你马上打电话,另外收拾行李,我们公司楼下不远就是北站,我去给你买票,买最近最快的一趟火车,顺便我给你取些钱,咱们直接到北京站汇合吧。”

    甄山的安排正合姬文博所想,挂掉电话甄山把工作移交给王总,他马上下楼往北站跑去。

    离现在最近的回山东的火车票是晚上12点的,时间来得及,可排队排不起,正值春运,火车票是最紧俏的商品。甄山没有时间排队,他只能向黄牛加价了两百元买到一张面值一百多的票。

    甄山拿着票去atm机取钱,刚才忘了问姬文博到底要多少了,甄山拍拍脑袋想起来姬文博说他父亲进了icu,那花钱是少不了的。甄山就从atm机里取出来两千块钱揣进兜里。

    晚上十点左右,甄山和姬文博在北京站候车室汇合了。甄山把票递给姬文博:“问清楚了吗?叔叔什么病?要紧吗?”

    姬文博满脸愁容:“主治医生说是脑溢血还有其他并发症,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我妈一开始不愿意告诉我,直到医生下了病危才给我打电话,她怕我见不到我爸最后一面。”说着姬文博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对于北漂的人来说,尤其是独生子女,他们在北京的时候最怕的就是突然接到家里电话,一般情况下不是特别严重的事情家里都不愿意打扰孩子,怕影响孩子在北京的打拼,真要是打电话告诉了必定是大事。唉,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对于北漂来说何尝不是。父母在,不远游那只是古代。

    甄山拍拍姬文博的后背安慰他,一边关心的问道:“估计这次医疗费得多少钱?”

    姬文博叹口气:“我妈说估计得十几万吧,刚进去两天已经花了三四万了!”

    “十几万?我的天!”甄山被吓了一跳:“那你身上有多少?”

    姬文博很不好意思,他吞吞吐吐告诉甄山:“我,我身上就剩上个月工资了。”

    甄山又被吓一跳:“你?!你这一年的工资全花了?!”

    姬文博一拍自己的大腿:“悔之晚矣,悔之晚矣!我荒废了一年!”

    甄山也无可奈何,这一年姬文博因为工作压力不大,每天就把业余时间花在网络交友上,这样还能攒下钱就怪了。

    甄山想责怪姬文博几句又不知该如何说,他现在压力正大呢。其实也不能全怪他,北京这座城市就是这样的,机会多,诱惑也多,很多人心态浮躁,什么网络交友一夜情遍地开花,没有定力没有自律的人难免深陷其中。

    姬文博努力张开口:“甄山,你取了多少?”

    甄山还是有些生姬文博的气:“我就取了两千!”

    姬文博不敢相信:“两千?!”

    甄山掏出身上的卡递给姬文博:“我取两千是留给自己的,这卡里还有五万多,你都拿去吧,密码就是我电脑的密码,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姬文博感动的热泪盈眶,他接下卡放好:“甄山,太感谢你了!这一年你努力工作,而我大手大脚醉生梦死,我后悔啊。”

    甄山递给姬文博一张面巾纸:“咱俩就提谢字了,你擦擦眼泪,别人看咱们俩这样还以为那什么呢。”

    姬文博在那里擦眼泪,甄山想了想:“哎,这样吧,你先回去,我明天去找戴毛毛,他那边钱比较富裕,我再找他借五万吧,他肯定拿得出来。这一年天天加班出差的,他工资又高,也没时间花。”

    姬文博赶紧按住甄山掏手机的手:“别打给他,别找他,他现在也很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