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世贸天阶
    甄山不解:“他?他能出什么事?”

    姬文博告诉甄山,下午的时候戴毛毛给他打了电话,他告诉姬文博今天上午他和田恬正式分手了。田恬只带走了自己的行李,戴毛毛想把小狗蛋蛋送给她,她也没要。戴毛毛现在非常痛苦,他问姬文博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姬文博问了戴毛毛他们为何事分手,戴毛毛感叹也许他们俩的结合本来就是场美丽的误会。这一年来两个人聚少离多不说,关键是他们俩共同话题很少,以前是同事和舍友的时候每天还能聊不少家长里短和八卦轶事,可现在住在一起了,戴毛毛发现他们之间能聊的还是只有这些。

    面对被痛苦折磨的戴毛毛,姬文博让他继续去加班,用玩儿命的工作忘掉所有烦恼,另外别忘了把小狗去寄养。戴毛毛听了姬文博的话,把小狗寄养之后直接又把行李搬公司去了。

    姬文博松开甄山的胳膊:“这种时候就别去打扰他了,我回去自己想想办法吧。”

    送走了姬文博,甄山走出火车站,他站在北京站熙熙攘攘的广场上发呆,已经是半夜了,这里的人群一点儿没变少,大部分都是赶火车回家或者排队买票的。

    甄山掏出手机想打给曲淇安慰一下她,可拨了两个键他又停住了,自己说两句不疼不痒的话又能怎么样呢?还是不打扰她吧。

    甄山又想打给田恬,思前想后还是放弃了,人家刚刚分手,虽然任何人都没说分手和他有关,可甄山心里清楚,这事多少有他的责任。这个时候马上打电话给田恬,不管说什么话,都是对戴毛毛的伤害和对田恬的不尊重。

    小年夜,甄山想起来去年也是在小年夜,他和姬文博如丧家之犬一样逃离市区蜗居东小口。一年过去了,如今姬文博回家照看垂危父亲,戴毛毛和田恬分手,曲淇演艺事业遭到打击,自己现在又一次几乎不名一文。不一样的小年夜,不一样的感受。

    春节放假前,甄山拿到了年终奖,相当于他三个月的工资,一万五。这个年至少不会像去年那样恓惶惨淡了。不过,甄山还是想打电话给姬文博,看看他父亲那边怎么样了,他想留下五千,再打给姬文博一万,这时候一万块钱对于姬文博来说也是要紧的。

    没想到姬文博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甄山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只好遥祝朋友一切顺利吧。

    这个春节甄山仍然没有回家,似乎他的家就在北京一样。他每天呆在家里就做一件事,看新闻、看技术论坛、看各种科技讯息,他没忘了姬文博给他的那个提醒,视频上网这件事怎么看都是一个未来可期的项目。

    甄山已经过了以前那种一拍脑袋马上就干的激情,他现在追求的是厚积而薄发,想再次创业就必须最好一切准备,尤其是产品上的。他必须找到能说服自己所有疑问的答案,才能将自己第三次创业的方向定下来。

    整个春节期间,不论是戴毛毛田恬还是姬文博曲淇,都没有人给甄山打电话和发短信,甚至除夕之夜也是这样。看来大家是各有各的烦恼,各有各的事情吧。

    大年初三晚上,甄山还在电脑前浏览,他接到了今天的唯一一个电话,是曲淇:“你今年怎么还不回家?”

    甄山不想解释太多索性就撒谎了:“哦,我回去了,今天刚回来,公司有事,你怎么知道我在北京?”

    曲淇有些得意:“刚才路过你家楼下,看见你家亮灯了。你明天有事吗?估计你也没事,明天陪我去逛庙会吧,地坛庙会。”

    甄山也乐意:“行,我也想出去走走,那明早九点地坛公园门口见吧。”

    第二天的地坛公园,就像去年一样彩旗招展人山人海。甄山也像去年的姬文博一样,他拉着曲淇给她买了大羊肉串和糖葫芦,还买了条披肩送给她。这大概曲淇第一次和甄山单独出来,甄山的贴心让曲淇非常高兴。

    甄山又把曲淇拉到了那个听相声的茶馆,今年终于不用提心吊胆的点茶喝了,他大大方方点了一壶普洱,这个茶最近在北京特别火,据说能减肥能美容,还能降脂,有一些陈年老茶拍卖都拍出了百万天价。

    曲淇虽然是北京人,但是她不爱听老段子的相声,她就一边嗑着瓜子喝着茶一边想和甄山多说说话。

    台上的相声演员正在表演一个小段,中间谈到了男女恋爱的事情。曲淇就借着这个话题问甄山:“如果你结婚的话,你是想找一个你爱的人,还是找一个爱你的人?”

    甄山有些漫不经心:“那我为啥不找一个她爱我我也爱她的结婚呢?”

    曲淇撇了撇嘴:“全中国这样结婚的都能数得着你信吗?大部分人只能顾一头,甚至很多人两个人互相都不爱对方一样结婚了。”

    甄山把头抬起来看向天花板:“是个问题,不过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宁愿等等看,不那么着急结婚。”

    曲淇咬了下牙:“不,如果是我,我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起码看着不膈应。”

    曲淇在茶馆呆腻了,她吵着要去欢乐谷,现在北京的年轻人都去那里。甄山也乐得陪曲淇去,去年自己落魄的时候曲淇那么帮自己,现在就算是还债也要陪她去。

    欢乐谷里人山人海,各种游玩项目都得排队。甄山和曲淇两人本来个子就高,曲淇打扮的又特时尚,很快就被其他排队的人注意到了。

    有个大姐认出了曲淇:“哎呦,你不是那天参加选秀的姑娘吗?还真是嗨,我跟你说,那天我和我几个姐们都支持你,就那评委混蛋,非选那个小丫头片子。我跟你说,那丫头肯定跟导演睡了,不然怎么可能选她呢。”

    曲淇勉强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怯生生的告诉大姐:“导演是个女的,不至于。”

    那大姐嗓门仍然很大:“那就是跟投资人睡了,这娱乐圈乱着呢。”

    曲淇只好接着纠正:“其实投资人也是个女的。”

    大姐奥了一声:“那就是跟那评委!反正你挺冤的。”

    周围排队的人也纷纷附和都说曲淇输得冤,还有人要和曲淇合影,曲淇也一一答应了。最后这项目也没玩成,曲淇赶紧拉着甄山离开了。

    两个人躲在一个人少的角落里,曲淇笑疯了:“妈呀,原来当明星是这种感觉啊,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你,哎呦妈啊,累死我了。”

    谨慎起见两个人只好少玩好几个项目就离开了。

    晚上曲淇带着甄山来到了世贸天阶吃晚饭,这是北京目前人气很高的一个新建筑,吃过饭两人就在世贸天阶的天幕下仰头看着头顶屏幕上那绚丽的表演。

    曲淇仰着头喃喃自语:“我觉得我现在好幸福啊。”忽然她把甄山一把拉过来,盯着甄山的眼睛:“我告诉你甄山,我这辈子喜欢的东西很多,而且我都能得到!”

    甄山有些懵圈,曲淇不管这些,她接着告诉甄山:“我要走了,明天就走,去横店拍一个戏,春节横店人少活儿多,我要去争取我的梦想。”

    甄山有些不舍:“你要去很久吗?明天我去送你吧。”

    曲淇摇摇头:“不会很久,几个月吧,明天不用你送,我爸妈会送我。你想送的话,现在就送吧。”

    甄山不明白,现在怎么送?曲淇把脸伸到甄山面前,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