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好消息
    可能很多投资人都很会顾全创业者的面子,牛总的一番赞美也算给足了甄山他们的面子和自尊心。

    该来的总会来,牛总语重心长的解释说:“不过呢,经过慎重考虑,我还是决定暂时不投你们这个项目。”

    姬文博脱口而出:“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前景广阔吗?”

    牛总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解释:“我那个朋友也说了,前景非常广阔。可现实问题也很多,首先就是普及度,一个新鲜事物从诞生到普及,再到大家接受,最后才是赚钱,这个过程很长。当然,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可能要比一般行业快得多,可互联网行业的风险也也大啊,这个不像开超市,只要开门总有人进来买东西。互联网不行,不烧钱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你的网站价值就是零,投资几千万可能最后只剩下一堆服务器和键盘鼠标,风险确实很大啊。”

    牛总说的很坦诚,甄山也感同身受,他们第一次创业的时候不就是吗,投资十万最后剩下的就是三台电脑。

    看到甄山他们表情缓和下来,牛总皱了皱眉头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我得提醒你们,这是我自己发现的,就是版权问题。我看了你们的商业计划书,你们想将电影电视剧什么的都搬上网,可你们有考虑版权问题吗?当然,国家在这方面现在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有沾边的也非常模糊。这是个空子可以钻,可一旦你钻进去了,国家在你出来之前颁布相关法律法规的话,你就永远出不来了。我们做矿山的对这个特别敏感,所以这件事我特意提醒你们,新鲜事物一旦出现必定会有配套的法律法规出台,一定要慎重。”

    牛总确实是金玉良言,甄山主动站起来走上前向牛总表示感谢,买卖不成仁义在,牛总担心的事情和提醒的事情都是现实存在的问题。

    临别之时,姬文博好奇的问牛总:“牛总,你不投互联网也不投矿山了,你以后准备投什么?”

    牛总呵呵一笑:“房地产!我去年在西直门长河湾买了套房子,七千块一平米,当然觉得贵的要死,年底一看已经涨到1万了,今年过了春节直接一万二。这说明北京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启动了,我们准备大规模进入房地产行业。对了,我想起个问题,你们演讲时候提的北京协和网络技术公司我怎么在工商信息上差找不到呢?”

    甄山很不好意思:“以前是有,后来创业失败注销了,这次想先借用一下。”

    牛总恍然大悟:“嗨,以后得注意了,这种细节马虎不得,不然投资人一查你的公司是虚假的,以下就没法谈了。”

    甄山赶紧谢谢牛总的提醒,两人真诚的握手道别。

    告别牛总,三个人走出大厦之后一时不知道该去哪儿了。姬文博有些烦躁,这个结果是他来之前没想到的,甄山反而很淡定,崩溃一次,免疫一次,他已经习惯了。只有田恬似乎心事重重的。

    甄山要送田恬回家,田恬摆摆手说不用了,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说完她打车就走了。

    甄山和姬文博只能先回家再想办法,现在可能是真的没有路了,姬文博在车上小心翼翼的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咱们考虑一下方鼎的建议?”

    甄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让我再考虑最后一个晚上吧,明天我给你答复。”

    姬文博忙不迭点头,有个地方吃饭是最要紧的事情。

    回到家,甄山和姬文博各自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甄山靠在床上发呆,他现在脑子有些空,想不起该去干什么,也想不起该去想什么,就那么一直呆着。姬文博进来看过他一眼,看他的样子吓一跳一缩头又回去了。

    不能这么呆着!甄山跳下床,在电脑上打开搜索,将北京市能搜到的各个投资公司都搜出来,然后他一个一个的打电话联系,这就是他曾经最擅长的电话销售嘛,他现在要将自己的项目销售出去。

    天不遂人愿,能联系到的投资公司全是第一时间就拒绝的,理由有不投资没有成型的,也有不投资互联网的,也有不投资互联网里的视频网站的,总之,一个拒绝接着一个拒绝。

    将能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打完,甄山扔掉手机往床上一躺再一次将自己放空。

    手机忽然响了,是田恬打来的。甄山调整了下情绪接通了:“田恬,你事情忙完了?”

    田恬很平静很温柔的声音传来:“嗯,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甄山笑笑:“还是好消息吧,这时候好消息价值千金。”

    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田恬告诉甄山:“我见了一个投资人,她对咱们的项目很感兴趣,我约了周一过去面谈,到时候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和姬文博去谈吧。”

    甄山一个鲤鱼打挺差点弹了起来:“天呢!真的!你真是天使。对了,那坏消息呢,还有你怎么不去啊?”

    田恬很遗憾:“我妈不舒服说想我了,我今天晚上就回家看她去,周一才能回来,赶不上你们的面谈了。这几天好好准备吧,我挂了,稍后我把地址发给你。”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甄山兴奋的把姬文博叫过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姬文博却有些悲观:“田恬找的,能有多靠谱?方鼎和那个牛总算厉害角色吧,他们都那个态度,何况其他人。不过也是,总好过没有啊,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时候甄山手机又响了,田恬的短信到了,那是一个后海附近的地址,看名字是一个会所而不是写字间。甄山有些疑惑,另外,他还想了解下对方对视频网站了解多少,于是甄山又打给了田恬,没想到田恬居然关机了,可能跑了一天手机没电了吧。

    不管怎么说,这算是一个救命稻草,甄山和姬文博商量,这几天也别出门了,把商业计划书再从头捋一遍,尤其是针对牛总提出的那两个问题,盈利和风险问题,研究透一些,再把ppt做的更美观更大气一些,然后甄山和姬文博两个人都要重新演练一遍演讲,到时候一定要用语言将技术书ppt展现不出来的东西描述出来,第一时间将投资人吸引住。

    经过三天准备,周一上午甄山和姬文博就像荆轲刺秦一样带着点悲壮的感觉出发了,这次如果再失败,他们也许就不得不接受方鼎的建议了,希望那时候方鼎的建议还在有效期。

    两个人今天没坐车,而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一听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惊讶了:“呦!那地方?!不一般啊!你们去那里干什么?”

    甄山老老实实回答:“去谈个合作。”

    出租车司机不相信一样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那,你们也不是一般人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