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我冷
    又是一个周末,甄山百无聊赖的在办公室里蜗居,等待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难熬的时光。

    田恬走了进来:“周末我想出门。”

    “你去吧,周末又不用上班。”

    “我不想一个人去。”

    “那你约曲淇一起,哦,她现在忙吧。”

    “我想和你约会。”

    “恩?!”

    去箭扣长城的大巴车上,甄山和田恬坐在一起,他心情仍然是有些灰暗的,外面的景色不错,可提不起他的兴趣。

    田恬今天打扮的青春活泼,她拽着甄山的胳膊让他往外看不要总低着头。甄山依然只是敷衍,他不是在敷衍田恬,他其实是在敷衍时光。

    等到了箭扣长城脚下已经是中午,那里有一个虹鳟鱼养殖基地,也是一个旅游胜地,很多游客站在养鱼池旁边钓鱼。旁边就是虹鳟鱼餐厅,可以提供各种虹鳟鱼的制作,红烧、清蒸、刺身、烧烤、油煎等等。

    田恬拉着甄山在虹鳟鱼基地里来回看,最终她选择了一家带鱼塘的餐厅,可以自己先钓鱼再吃饭,吃的就是自己钓的鱼,又玩又吃岂不美哉。

    田恬兴奋的拿着钓竿,旁边别的游客玩儿的也很兴奋,一个个大呼小叫的,哎呀,我钓上来一条,又跑了,又跑了。。。

    甄山就站在田恬旁边看着她钓鱼,田恬几次提竿都落空,甄山笑着指点她:“你应该要有耐心,钓鱼是锻炼人的耐性的运动。”

    田恬把鱼竿往甄山手里一塞:“你有耐心,你来。”

    甄山感觉她话里有话,没多问,自己接过钓竿蹲在鱼塘边上钓。

    田恬也蹲在甄山边上:“我看你还是挺沉得住气的啊。”

    甄山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让我开心,摆脱坏情绪。可我现在就是在跟自己较劲,我也想摆脱这种灰暗的情绪,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难以荡涤自己的心情。”

    田恬忽然猛的一推甄山:“那你现在就去荡涤一下吧。”

    甄山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到了鱼塘里,旁边的游客发出了阵阵尖叫,餐厅的老板和员工也跑了出来,唯恐出什么大事。

    鱼塘水不深,只有不到一米,甄山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就站了起来,有一个看见田恬推甄山的游客指责田恬:“你干嘛啊,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啊。”

    甄山赶紧解释:“不,不,她这是在帮我,现在,我心情好多了。”

    其他游客纷纷摇头走开,以为这一对小情侣没轻没重的。

    甄山也不马上上来,索性在水里抓鱼,虹鳟鱼在池塘里还是比较好抓的,他很快抓到一条扔给田恬:“这条红烧。”

    接着抓:“这条烤着吃,这条生吃,这条煎着吃。”

    田恬拿网兜兜住四条大鱼赶紧喊:“够了,够了,吃不了了。”

    甄山这才哈哈笑着被餐厅工作人员拉上来。

    虹鳟鱼是冷水鱼,鱼塘里的水很凉,甄山上来之后连着打喷嚏,田恬张罗着工作人员在餐厅后面的客栈给开一间房让甄山进去冲个热水澡。

    看着甄山了房间,田恬告诉他洗完澡就在房间里呆着,她马上回来。

    田恬再次回来的时候给甄山带过来一身新衣服,确切的说是两身,情侣套装

    甄山还躲在被子里,田恬要给他掀开,甄山死死抱着被子不撒手,然后还是田恬把衣服塞到了他被窝里,甄山在里面把衣服换上了。

    田恬命令甄山:“在被窝里先别出来,把脸背过去,我要换衣服了。”

    甄山把脸转向浴室的方向,田恬在他背后将衣服脱下来换上新买的情侣装。甄山虽然看不到,但他从浴室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了田恬**的背影,一瞬间他的大脑热血上涌,他猛地一下掀开被子。

    身后的田恬脸都没转:“你想好了?”

    她仍然在不紧不慢的换衣服,似乎根本不在乎甄山的冲动之举,甄山叹口气又被把被子蒙到了自己头上。

    田恬换好衣服把甄山头上的被子打开,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乖,奖励你一下。”

    甄山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田恬笑了:“怎么?别人能亲,我不能亲吗?”

    两人穿着醒目的情侣装出去吃饭,甄山有些不自在:“都看咱们呢。”

    “你不看别人,怎么知道别人看你。”

    吃完一顿丰盛的全鱼宴,甄山和田恬去爬箭扣长城,这里的长城不像八达岭和慕田峪那样是修缮好的,这里全是野长城,全靠自己往上爬。好处是人很少,比较尽兴。

    甄山田恬一前一后在羊肠小道上往山上爬去,天气不错,阳光很足,正是爬山远足的好时候。

    在一个陡坡的时候田恬爬不上去了,甄山下来拉着她往上走,在陡峭的地方,甄山甚至要半扶半抱着带着田恬爬,每当这时候甄山就能感到田恬身上那股清香,他知道只要自己主动,田恬现在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可就像田恬刚才说的那样,他还没想好。

    当两人爬到箭扣长城山顶,田恬非常兴奋,她抱着甄山拍了个合影。

    下山回到客栈,甄山才知道这是剩下的最后一间房了,周六是北京城人民居家旅游的好日子,客栈满客是正常现象。

    田恬倒也大方:“床宽18米,如果你没有想法的话,我们俩肯定会相安无事。”

    好吧,甄山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就当是上次曲淇被人下药在招待所睡了一上午那次一样。

    晚上关了灯,甄山没睡着,如果能睡着就怪了,旁边身后几十厘米之外就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纵然盖着被子,那姑娘的清香气息依然不断飘过来。

    甄山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往别处想,田恬好像也没睡着,她忽然悠悠的说了一句:“甄山,我冷。”

    还有比这更明确的信号吗?

    她只是冷而已,自己只是去温暖她。甄山安慰着自己,然后转身靠了过去。

    “抱着我。”

    甄山听话的从后面抱住了田恬。

    田恬缓缓的转过身来,和甄山躺着四目相对:“你喜欢我是吗?”

    甄山沉默着点点头,田恬伸出手来摸了一下甄山的脸:“吻我。”

    甄山僵住了,田恬把脸靠了过来,甄山不想再犹豫了,他捧着田恬的脸和她接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分开了,田恬笑了一下:“你还想继续吗?”

    甄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这个电话救了他,是姬文博:“你去哪儿了?夜不归宿。”

    “我,有事。”

    “赶紧回来,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