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青涩男人
    曲淇拎着一个保温桶进来了,一身时髦打扮的女明星此刻变身成了家庭主妇的样子。甄山马上放开了姬文博,有些尴尬的看着曲淇。

    曲淇嘿嘿一笑:“你俩又闹什么呢,来,我带了豆浆来,大家喝一碗吧,门外还有油条。”

    姬文博乐了:“说清楚,是豆浆还是豆汁,别再像上次那样骗我喝豆汁。”

    曲淇白了他一眼:“爱喝不喝,你不喝,我就都给甄山喝。”

    “这也太明显了吧,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我都糊涂了。”

    甄山有些尴尬:“曲淇,你拍戏忙吧,要不你放这里我自己弄。”

    “别想赶我走,我今天是下午的戏,一会儿我还要和田恬姐出去呢。”

    甄山更尴尬了:“你们俩出去?有什么好聊的?”

    “怎么,你心虚什么?昨天难道,,,”看姬文博在,曲淇没明说。姬文博比较识趣,自动退了出去:“你们两口子聊,我走。”

    曲淇直接坐到甄山对面:“田恬姐说你还是个青涩的男人,什么意思?”

    “我的天呢,她就是那么随便一说。”

    “不对,这话很含蓄,你给我说呗,你和她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不生气!真的!”

    “不是,曲淇,我和她发生什么了,和你生不生气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甄山,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算是吗?”

    “我脑子乱,你容我静一静。”

    “行!就算你们俩发生什么了,我也认,我这个人就这样,我认准的事情我就一条道走到黑,除非你死了。”

    “曲淇。”

    “拜,我拍完戏再来看你。”

    曲淇把甄山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甄山此时脑子别说冷静了,起码的平静都做不到,公司的事情够闹心了,现在又蹦出两个女人来,唉。

    幸福的烦恼。

    曲淇中午真约了田恬,田恬也欣然赴约,两人见面地点就在附近的咖啡店。

    曲淇指着窗外问田恬:“田恬,你看那边,那里就是咱们以前待过的远方购物那个大楼。”

    “恩,离得好近,不知道那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改行了,不做网站,开始做系统集成了,混日子呢。”

    “可惜了,当时那么好的基础。”

    “我觉得我最快乐的时光不是现在而是那时候,虽然现在出名了,也赚钱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快乐不起来。真不如以前在办公室当个小前台那时候无忧无虑了。”

    “这说明你成熟了,小孩子才会无忧无虑。”

    说着话,咖啡店的店员走过来请曲淇给她签个名,然后另一个店员还合了影。田恬就坐在旁边看着曲淇和粉丝热情的互动。

    田恬有些感慨:“想当初你带我们去当群演,看见大明星的时候你也这样。”

    “是啊,好快啊。田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什么怎么想?”

    “你不和戴毛毛在一起了,我有些不理解,不过你们确实在精神层面有些不一样。可你为什么执意要将甄山让给我?”

    “让?”

    “恩,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如果你不让,甄山肯定是你的。”

    “未必,甄山的心思我也不懂。”

    “我不信,他内心还是喜欢你的。只是,,,”

    “什么?”

    “只是他为什么不向你表白,我不懂。或者他表白过?你拒绝了?”

    “我确认,他从来没向我表白过。”

    “但是他心里是有你的。”

    “拜托,他心里也有你的,你的初吻不是和他吗?心里没有你,怎么可能会亲上呢。”

    “那是我。。。强行的。”

    “鬼丫头!”

    “你还笑话我,你老实交代,你昨天晚上说他还是个青涩的男人,什么意思到底?难不成你说的是他根本不会?哈哈。”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不介意吗?”

    “我不介意,只要他是我的,他和你有过什么我不介意。”

    “你这话让我好后悔啊,我应该。。。真的,他还是个。。。你懂。”

    “我的天,你们真的到那个地步了?”

    “曲淇,你不觉得咱们俩有些滑稽吗?我们在聊些什么啊,好了,到此为止,以后他就是你的,我在感情上不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谢谢你,田恬。”

    “能拯救他的只有你。”

    “能拯救戴毛毛的也只有你。”

    “怎么提到他了?”

    “我一直想告诉你,以前觉得没必要,后来又觉得有些画蛇添足,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关于戴毛毛的。”

    “难道你和戴毛毛也有过吗?”

    “田恬!我说的是认真的。”

    “你说,我不笑。”

    “你还记得以前我经常找戴毛毛帮我修图吗?有一次我从他电脑里拷图,偶尔点开了一个文件夹,名字叫itt,一开始我没在意,itt也许是个技术员的东西。谁知道点开以后,里面的东西,你猜是什么?”

    “a片?”

    “哎呦,我发现你怎么变得跟姬文博一样。我告诉你吧,里面全是你,关于你的一切。”

    田恬怔了一下:“那是什么时候?”

    “我们从远方购物离职以前啊,里面有你的照片,工作记录,工作表,文件,还有关于恬字的解释,有些歌曲明显是你爱听的,还有些你无意中提到的好看的电影,他都下载了。我的天呢,如果不是戴毛毛而是个陌生人,我都怀疑他是f特工。”

    “你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别和姬文博学贫。我说的意思是,戴毛毛从很早就把你当做他的女神看待,你感觉不到吗?”

    “我能感觉到一些,只是我们确实很难相处下去了,每周连面都见不到几次,我不想守活寡,我也希望能有人陪我。”

    “那他是在拼命工作,为了你们的将来啊。”

    “可是!”

    “田恬,你试着回忆一下你和戴毛毛的美好瞬间,他一直在等你,别辜负了他。”

    “好吧,谢谢你。”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此刻曲淇忽然站在了戴毛毛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甄山还在办公室苦恼呢,姬文博急匆匆的进来:“出大事了!这回真出大事了!”

    曲淇拎着一个保温桶进来了,一身时髦打扮的女明星此刻变身成了家庭主妇的样子。甄山马上放开了姬文博,有些尴尬的看着曲淇。

    曲淇嘿嘿一笑:“你俩又闹什么呢,来,我带了豆浆来,大家喝一碗吧,门外还有油条。”

    姬文博乐了:“说清楚,是豆浆还是豆汁,别再像上次那样骗我喝豆汁。”

    曲淇白了他一眼:“爱喝不喝,你不喝,我就都给甄山喝。”

    “这也太明显了吧,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我都糊涂了。”

    甄山有些尴尬:“曲淇,你拍戏忙吧,要不你放这里我自己弄。”

    “别想赶我走,我今天是下午的戏,一会儿我还要和田恬姐出去呢。”

    甄山更尴尬了:“你们俩出去?有什么好聊的?”

    “怎么,你心虚什么?昨天难道,,,”看姬文博在,曲淇没明说。姬文博比较识趣,自动退了出去:“你们两口子聊,我走。”

    曲淇直接坐到甄山对面:“田恬姐说你还是个青涩的男人,什么意思?”

    “我的天呢,她就是那么随便一说。”

    “不对,这话很含蓄,你给我说呗,你和她到底发生什么了?我不生气!真的!”

    “不是,曲淇,我和她发生什么了,和你生不生气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甄山,在你眼里,我什么都不算是吗?”

    “我脑子乱,你容我静一静。”

    “行!就算你们俩发生什么了,我也认,我这个人就这样,我认准的事情我就一条道走到黑,除非你死了。”

    “曲淇。”

    “拜,我拍完戏再来看你。”

    曲淇把甄山一个人留在办公室,甄山此时脑子别说冷静了,起码的平静都做不到,公司的事情够闹心了,现在又蹦出两个女人来,唉。

    幸福的烦恼。

    曲淇中午真约了田恬,田恬也欣然赴约,两人见面地点就在附近的咖啡店。

    曲淇指着窗外问田恬:“田恬,你看那边,那里就是咱们以前待过的远方购物那个大楼。”

    “恩,离得好近,不知道那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改行了,不做网站,开始做系统集成了,混日子呢。”

    “可惜了,当时那么好的基础。”

    “我觉得我最快乐的时光不是现在而是那时候,虽然现在出名了,也赚钱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快乐不起来。真不如以前在办公室当个小前台那时候无忧无虑了。”

    “这说明你成熟了,小孩子才会无忧无虑。”

    说着话,咖啡店的店员走过来请曲淇给她签个名,然后另一个店员还合了影。田恬就坐在旁边看着曲淇和粉丝热情的互动。

    田恬有些感慨:“想当初你带我们去当群演,看见大明星的时候你也这样。”

    “是啊,好快啊。田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什么怎么想?”

    “你不和戴毛毛在一起了,我有些不理解,不过你们确实在精神层面有些不一样。可你为什么执意要将甄山让给我?”

    “让?”

    “恩,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如果你不让,甄山肯定是你的。”

    “未必,甄山的心思我也不懂。”

    “我不信,他内心还是喜欢你的。只是,,,”

    “什么?”

    “只是他为什么不向你表白,我不懂。或者他表白过?你拒绝了?”

    “我确认,他从来没向我表白过。”

    “但是他心里是有你的。”

    “拜托,他心里也有你的,你的初吻不是和他吗?心里没有你,怎么可能会亲上呢。”

    “那是我。。。强行的。”

    “鬼丫头!”

    “你还笑话我,你老实交代,你昨天晚上说他还是个青涩的男人,什么意思到底?难不成你说的是他根本不会?哈哈。”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不介意吗?”

    “我不介意,只要他是我的,他和你有过什么我不介意。”

    “你这话让我好后悔啊,我应该。。。真的,他还是个。。。你懂。”

    “我的天,你们真的到那个地步了?”

    “曲淇,你不觉得咱们俩有些滑稽吗?我们在聊些什么啊,好了,到此为止,以后他就是你的,我在感情上不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谢谢你,田恬。”

    “能拯救他的只有你。”

    “能拯救戴毛毛的也只有你。”

    “怎么提到他了?”

    “我一直想告诉你,以前觉得没必要,后来又觉得有些画蛇添足,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关于戴毛毛的。”

    “难道你和戴毛毛也有过吗?”

    “田恬!我说的是认真的。”

    “你说,我不笑。”

    “你还记得以前我经常找戴毛毛帮我修图吗?有一次我从他电脑里拷图,偶尔点开了一个文件夹,名字叫itt,一开始我没在意,itt也许是个技术员的东西。谁知道点开以后,里面的东西,你猜是什么?”

    “a片?”

    “哎呦,我发现你怎么变得跟姬文博一样。我告诉你吧,里面全是你,关于你的一切。”

    田恬怔了一下:“那是什么时候?”

    “我们从远方购物离职以前啊,里面有你的照片,工作记录,工作表,文件,还有关于恬字的解释,有些歌曲明显是你爱听的,还有些你无意中提到的好看的电影,他都下载了。我的天呢,如果不是戴毛毛而是个陌生人,我都怀疑他是f特工。”

    “你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能不能正经一些,别和姬文博学贫。我说的意思是,戴毛毛从很早就把你当做他的女神看待,你感觉不到吗?”

    “我能感觉到一些,只是我们确实很难相处下去了,每周连面都见不到几次,我不想守活寡,我也希望能有人陪我。”

    “那他是在拼命工作,为了你们的将来啊。”

    “可是!”

    “田恬,你试着回忆一下你和戴毛毛的美好瞬间,他一直在等你,别辜负了他。”

    “好吧,谢谢你。”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此刻曲淇忽然站在了戴毛毛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甄山还在办公室苦恼呢,姬文博急匆匆的进来:“出大事了!这回真出大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