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道不同
    甄山和方鼎的对赌有效期是两年,现在距离那个时间段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了。

    按照对赌协议,此时爱视视频应该能完成六千万的盈利,可是现实却是虽然爱视视频的盈利能力一直在呈现上升趋势,但距离六千万的盈利目标还有一半的差距。

    这半年来甄山和姬文博都快忙疯了,他们天天去洽谈各种各样的广告商,无奈整个行业经过上次的整顿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很多广告商面对视频网站的广告慎之又慎,纷纷大幅削减了预算投入,这对于本身吸金能力就不足的爱视视频来说犹如雪上加霜。

    方鼎是个很乖巧的商人,他已经通过各个渠道知道了爱视视频的现状,他并没有着急前来逼宫,一是上次番茄网落难,甄山并没有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二是他已经成竹在胸,以爱视视频的盈利能力除非连续中彩票头奖,否则根本没有能力完成六千万盈利目标。

    姬文博不是没提出过造假账或者找人找过桥资金冲账,甄山坚决否决了,这种方法手段太低级,对于方鼎这种老手来说简直是白送人头。

    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寻找一家或几家大型广告商,签下一份大合同同时争取到最大限度的预付款,谈何容易!

    眼看对赌日期临近,甄山和姬文博忙得跟陀螺一样,而田恬却闲庭信步毫不着急。甄山也毫不在意。他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2009年1月1日,距离对赌时间限制还有两天,广电总局会同有关部门发起“整顿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整顿行动”。本次行动将严厉打击视频网站和其他网站中存在的低俗,媚俗和盗版行为。

    甄山苦苦等待的那个时间点虽然没有最终到来,但是打击盗版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开始缓慢落下。悲催的是,与此同时,他自己头上的利剑也快落下了。

    1月2日下午,距离对赌合同结束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成竹在胸的方鼎带着他的三驾马车来到了爱视视频甄山办公室,这就好像黄世仁到杨白劳家逼债一样。

    姬文博一脸怒意在旁边坐着,上次你们落难我们没有落井下石,现在你们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小人嘴脸。

    甄山坐在椅子上心如沉水,再过几个小时这家公司就不属于自己了,之前一段时间已经忙疯了的甄山现在反而心定了,不妨在这里陪着方鼎度过这最后的时间。

    方鼎很客气,三驾马车不像是来收公司的,倒像是来借钱的一样,谁也不提来意,但是谁都心知肚明。秘书给几位客人倒了茶,屋内的五个人就有滋有味的坐在那里沉默的喝茶。

    还是方鼎打破了沉默:“甄山,你有能力,有想法,有创意,但是你总是慢一拍或者运气差那么一点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请赐教。”

    “我直说啊,你这个人太傲气,你总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解决所有问题,你不懂得借势,不懂得逢迎,你太低估创业的这潭水了。”

    “不下去扑腾几下怎么知道这潭水有多深。”

    “结果呢?你扑腾了几次,如何?淹死了。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问问在这潭水里畅游过很久并且活得很滋润的人呢?”

    “吃别人嚼过的馒头没有滋味。”

    “说句不好听的,不是嗟来之食是有种,可是人死了有什么用?吃别人啃过的馒头总比饿死强吧。”

    “有些事情,要大于生死。”

    “比如说呢?”

    “好的,方总,既然谈到这里,我不妨吹一吹牛,说一说我的看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再不说以后就没机会和你这么平等对话了。”

    “请讲。”

    “你我都是为了赚钱而来的,这个没有异议。可除了赚钱之外,你我有很大差别。”

    “愿闻其详。”

    “你在赚钱之外,还是赚钱。比如说你投了两家网游公司,听说很赚钱是吧?”

    “鄙人得意之作。”

    “那你看到过那几个新闻吗?有些大学生一年不上课,吃住在网吧就为了玩儿你开发的那些网络游戏。你看到这个新闻,你有什么感觉?”

    “我很遗憾,网络游戏本来就是消遣用的,只是有些人心智不全玩物丧志,这是个案,这不能否认这几款游戏的成功。”

    “成功?你所谓的成功就是让更多的人花钱沉迷于你的游戏,买更多的对社会对人生没有实际意义的所谓装备,这就叫做成功?”

    “呵呵,甄山,隔行如隔山,装备是可以买卖的,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人甚至可以通过玩游戏发家致富。”

    “是啊,玩儿到最后,就算富可敌国,那些虚拟世界里的装备能造福多少人类?能为社会带来多大价值。我也说句不好听的,哪天您的服务器机房不小心被洪水淹没了,那这些所谓的价值不菲的装备还能剩下什么?”

    “这个在技术上。。。”

    “方总,我现在不是和你讨论技术。我和你讨论的是初心。为了赚钱,你们在开发游戏时千方百计的设立各种让玩家上瘾的机制,甚至不限制玩家的年龄,不限制时间,穷凶极恶的攫取那些中学生大学生可怜的午饭钱和学费,为了鼓励他们玩下去,你们让装备可以买卖,可以升级,一步步把学生们引入深坑。请问这个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你们和鸦片战争前的那些大烟馆有什么区别?”

    “甄山,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不认同你对网游行业的误解,这是个朝阳行业,未来可以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

    “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好,你说了半天我了,那你呢?你和我有多大区别?”

    “本来想说的,忽然又不想说了,说了你也难以理解。”

    “不妨事,大家一听一过。”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三驾马车都笑了,姬文博拍了拍甄山的肩膀表示安慰。

    时间要到了,甄山已经站了起来,方鼎也从包里拿出了那份合同。

    这时候办公室门忽然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