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我想成家
    爱视视频公司甄山办公室内,甄山和姬文博还没缓过神来,刚才的一幕太过惊险和离奇了。

    甄山问田恬:“你是不是早就胸有成竹准备好了这一切?”

    “是的。”

    “提前多久?”

    “大概两个月前。”

    姬文博夸张的一扬手:“我的天!这两个月你挺能瞒啊,我和甄山累得半死出去拉广告,您老人家稳坐钓鱼台,早说嘛,这把我吓的。”

    “让你们俩多跑一些业务不好吗?反正你俩也需要锻炼锻炼身体。”

    甄山摆摆手:“先不说这个,你为什么非要等到最后一分钟呢?”

    “一开始,我只是做好了准备而已,也就是吧合同当做备胎。如果你们俩能通过拉广告把这个对赌赢了,那当然最好。拉不来广告我就只好亲自上了。”

    “你大可方鼎来的时候一开始就拿出来啊,还让我和方鼎白白聊了一下午,还差点撕破脸。”

    “没撕破脸吗?其实从你们签订对赌协议那天你们就已经撕破脸了。今天只是最后一秒的结算而已。我之所以坚持到最后一分钟过来,就是想让你多看一会儿资本家的嘴脸。让你记住以后不要盲目的相信这些资本家,他们是吃肉不吐骨头的。”

    “我不相信他们的话,去哪儿弄钱去啊。”

    “弄钱可以,但是要留个心眼儿,记住,方鼎他们永远只是你的工具,不是朋友,也不是伙伴。你们之间只有**裸的金钱关系,可以一起赚钱的时候当然最好,如果不能一起赚钱的时候就要及时抽身,哪怕落井下石不择手段。”

    甄山被田恬决绝的语言吓住了,他没想到曾经温婉可人的田恬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心境,这还是她吗?

    看到甄山和田恬这个样子,姬文博又一次识趣的退了出去,还把房间门给带上了。

    甄山好奇田恬到底和苗总那边有多深厚的关系:“你能详细给我说说你和苗总的关系吗?”

    “怎么?不信任我了?怕我哪天联合苗总也把你给坑了?”

    “我只是好奇,真的,你怎么会就突然和苗总搞好了关系,这个人毕竟那么神秘,能量又这样强大,我不可能不好奇。”

    “人和人的缘分也许就在那一瞬间就会注定了。比如我如果当初在选工作的时候,稍微手有些懒惰,没有点击远方购物的招聘广告去投递简历,或者干脆我就没有浏览到远方购物的网页,那我们就永远不会相见。我和苗总的关系缘分同理。”、

    “好吧,我不多问了。你不愿意说,再问就伤感情了。不管怎么说公司的创始人有你,关键的投资是你拉来的,关键的对赌也是你赢的。以后我想让你坐这个公司的头把交椅,我让贤。”

    “甄山,你侮辱谁呢!我做这些是为了你那把交椅吗?我做这些是为了开这个公司吗?!”田恬忽然激动起来。

    甄山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田恬继续发飙:“也许,也许从一开始我可能确实是想过一种随性的生活,不愿意朝九晚五的在公司里听别人呼来喝去,所以我愿意和你一起创业,一起艰难。但是到后来,我接触到很多人很多事之后,我不再那么任性,我只愿意做我想做的,我不想做的事情谁命令我都不行,我想做的事情谁拦着我也不行。如果我想要你那把交椅,我早就要了。如果我不想要,你硬塞给我,我也不稀罕。”

    甄山愧疚的看着田恬,田恬舒缓了一下心情:“甄山,你不要顾虑我,顾虑我是怎么弄来钱弄来合同的,把公司做好,实现你的理想比什么都好,我这个人可能就这样了,你以后少来关心我。”

    甄山嗫嚅了一句:“那我至少也应该多给你一些股份。”

    “还要我再说几遍,我不稀罕!”田恬说完夺门而出。

    甄山往沙发上一躺,公司保住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失落,是因为田恬吗?也许,他意识到也许他和田恬的缘分从此就淡了断了,以后他们可能只能做同事了。

    姬文博走了进来:“老大,公司保住了,大家想去喝一杯,你去吗?”

    “你们去吧,你代表我多敬大家一杯酒,我不舒服,想在办公室里多呆一会儿。”

    姬文博要走,甄山又叫住了他:“帮我把所有的灯都关掉。”

    黑暗中,甄山昏沉沉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心力交瘁,几个月以来的辛苦和煎熬,下午的剑拔弩张唇枪舌战,还有后来的惊天逆转以及和田恬的话不投机,这些事情让他熬干了自己的精神,他需要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开始还能听到楼下敬酒的欢呼声,男男女女的吵闹声,到后来觥筹交错杯盘狼藉的嘈杂声,最后一切都归于安静,只有马路上偶尔经过的汽车鸣笛的声音。

    “姬文博”甄山揉着眼睛醒来,他喊了一声,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黑黢黢的。

    “甄山。”有人叫他,是个女人,他吓了一跳:“谁?”

    “我,曲淇。”

    “曲淇,你怎么来了?几点了?”

    “十一点了,你睡了五个多小时了。”

    “奥,姬文博他们喝完了吗?”

    “恩,现在姬文博带着他们去唱歌了,估计今天能闹一宿。”

    “你怎么不去?”

    “你傻啊,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

    “我睡懵了,你怎么不开灯?”

    ‘我觉得这么黑黢黢的挺好。’

    “好吧,你拍戏忙吗?”

    “两部戏都杀青了,现在不忙了。”

    “你今天来干嘛?”

    “我想你了,来看看你。”

    这句朴素的话忽然让甄山热泪盈眶,他想起以前他和姬文博在东小口蹉跎度日的时候,是曲淇给了他们生活上的照顾和心灵上的安慰,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忽然这种朴素的友情变少了,今天曲淇一句想你了又让甄山感受到无比的温暖。

    曲淇看到了甄山的眼泪,月光下是如此的晶莹,曲淇俯下身来在甄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你想家了?”

    “我想成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