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生活在变
    姬文博大吃一惊:“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还说支持上市吗?”

    “刚才我那是没想好,大家又太热情,所以我就先这么说了,毕竟我不能扫了大家的兴。”田恬知道今天参加聚会的老员工都是非常支持上市的,他们很多人都持有甄山分给他们的股权,虽然股权是由甄山代持,但是真要上市了,这些股权的所有人度过限售期之后就可以脱手套现,那将是一笔飞来横财甚至有可能实现财务自由。

    “那也不对,上市了对你也有好处,你也可以套现。”姬文博有些着急,把他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支持上市首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公司发展,而是自己的套现?”

    “也不能这么说,可这至少也可以让自己的资产升值。”姬文博还在嘴硬。

    “我不苟同,爱视视频一直在盈利,每年的分红也能让你资产升值,而且就算你想套现,完全可以出售自己的股权给投资公司,甚至方鼎估计也愿意溢价收你的股权吧。你干脆卖了啊,干嘛等上市?”田恬步步紧逼。

    姬文博嗫嚅了两下还是实话实说了:“我这个人藏不住话,我直说,我是想套现走人,我累了,我不想再拼下去了,我想高溢价套现走人去过我自己的生活。我如果把股权出售给其他人,最多溢价一倍就不错了,而一旦上市经过炒作,我可以溢价几倍甚至几十倍去套现。你知道吗?对于我来说,一个亿的资产可能已经很丰厚了,但如果十亿呢?你不动心吗?”

    “我也动心,但是我觉得至少现在不是上市的好时机,股市还在熊市当中,你说的高溢价基本不可能实现,如果有个风吹草动恐怕你连一倍溢价都拿不到。”田恬说的也是实情之一。姬文博自己也陷入沉默。

    由于田恬的临时变卦,股东大会陷入一阵不安的气氛之中。

    之前一直同意启动上市计划的苗总代表也忽然变卦,加上方鼎的模棱两可,会议刚开始就陷入开不下去的局面。

    甄山不明白,为什么一天前还好好的态势随着田恬的回来发生了180度的反转。他在休会时候特意单独见了田恬。

    小会议室里,甄山和田恬分坐在小会议桌两边,中间隔着不到一米五的小桌子,两个人的距离却感觉拉开了更远更远。

    甄山难以避免的想到了那天在箭扣长城他和田恬曾经紧紧贴在一起两人之间连一片衣服都没有,还有她走的那个下午,暴雨如注,临别的那个吻。如今她冷静的坐在自己对面,就像从来没有过之前那些事情一样。

    田恬先开口了:“你和曲淇过的还不错吧,我看你红光满面的。”

    “每天为了融资都愁死了,何来红光。”

    “爱视视频已经今非昔比,你也已经快进入富豪榜了吧,对比以前你还有什么可愁的。”

    “你说得对,我可能有些矫情了。”

    “不是矫情,这是你的优点,永远向前看,对不起,我说的是前方,不是金钱。这一点你比我们任何人都强得多。”

    “谢谢,你知道,我找你单独聊是为了什么,给我一个答案好吗?”

    “没什么,我也是为了公司着想,你不要误会。”

    “为公司着想也要有个理由吧。”

    “理由我在开会的时候都说了,待会儿再问我我还是会那样说。”

    “可,那是真正理由吗?你我都清楚那只是借口。”

    “理由也罢,借口也罢,有什么区别吗?”

    “我不明白,所以我想知道。”

    “这样行吗?给我一个星期,一周后我们重开董事会好吗?”

    “为什么?”

    “你要上市就非得提前这一周吗?晚了一周你会怎样?”

    “好,这是你的权利,我待会儿开会时会同意你的提议,另外,苗总那边是怎么回事?”

    “苗总的事情是苗总的,他们不同意自然也有他们的理由,这和我无关。”

    “好吧。”

    沉默。

    “你和戴毛毛还好吧?”

    “很好,每天没有工作只有自由,可以自然醒也可以通宵,可以徒步也可以登山,可以在泳池里喝酒,甚至还可以在游艇甲板上**。”

    田恬的坦然洒脱让甄山有些不自然,他摸了摸自己的杯子笑了一下。

    “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很多?”

    “还好吧,外观更有魅力,内在也是。”

    “你的心里不是那么说的,其实我和你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欣赏不来我,我也欣赏不来你们。”

    “田恬,你这话让我很痛心,我们之前不是你说的这样。”

    “那现在是了,环境会改变人。也许是你们被改变了,也许是我被改变了。总之,变了,以前的再也没有了,以后的也可能还会变。”

    两个人的对话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曾几何时他们曾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伙伴,在一起上班,一起吃泡面,一起挤地铁,一起辞职,一起蹉跎。现在怎么连聊天都难以进行下去了。

    甄山握着茶杯忽然哭了,田恬有些愕然。

    甄山哽咽着说:“你变了,姬文博也变了,戴毛毛可能没变,可我们早就没有联系了。这是怎么了?以前的朋友现在全都不认识了。”

    “你和曲淇没变就好,你要适应现在的生活,生活最大的一个法则就是始终在变。”

    甄山止住了泪水,田恬递给他自己的手帕,甄山擦了眼泪默默的将手帕收了起来,田恬犹豫了一下没有阻止。

    “你知道姬文博这次积极组织上市的目的吗?”田恬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和甄山说一些问题。

    “知道,他想套现走人,过自己的生活。”甄山很淡定。

    “你们聊过?”

    “没有,但是这一年来他变了很多,不想再做任何威胁他的收入和资产的事情,我理解他的心态变化,也同情他之前的遭遇,所以我没有管他,每天点个卯处理一些公关事务和企业文化事务就够了。”

    “可能每个人对创业的想法都不一样吧。”

    一周后,股东大会重新召开,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