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论班长是如何撩妹的。
    “咳咳,我只是来班里拿我的校服,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陆洋低着头不看她们两个人的表情,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飞快地拿起衣服就麻溜跑了出去。

    席桐:????

    这话怎么哪里不太对劲呢!

    顾鸳弯了弯眼,看到席桐有些茫然的表情,她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她离开了席桐的怀抱,说道:“我有一道题解不开,可以请教一下班长吗?”

    席桐点点头:“当然可以啊,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所以你就直接喊我名字吧。”席桐露出笑容来,眼底满是认真。

    她的名字在顾鸳的舌尖上缱绻缠绕,终是呐呐地点头喊了一声:“席桐。”

    顾鸳大概不知道现在的她脸上的笑容,是有多么的灿烂如星。

    席桐用手指点了点课本,见她还在傻笑,不由得开口说道:“是哪一道题啊?”

    “这道这道!”顾鸳急忙指出一道难解的题目,眼睛极亮地望着席桐,等待着她接下来的温柔讲解。

    席桐自是不会让她失望,声音轻缓舒柔,像是能够抚平心中的不安与烦躁。

    顾鸳哪里是不会解开这道题,她只是想要多听听席桐的声音罢了。

    也只有当席桐认真的注视着她时,顾鸳才能感觉到这一刻的席桐只属于她。

    窗外吹来的微风扬乱了席桐垂在肩上的黑发,她将发丝掩于耳后,露出了小巧可爱的耳朵。顾鸳这时用余光看见了她耳垂上的细小耳钉,带着微闪的光芒,她见此敛住眼帘,心中有了思量。

    席桐并未察觉到身边的顾鸳一直在留意着自己,以至于到后来才发现顾鸳竟然还有另一种固执。

    …

    …

    …

    席桐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对着跟在身旁的顾鸳说道:“上车不?我骑车技术特好,绝对翻不了车!”

    顾鸳有些担忧,“我挺沉的。”

    席桐看着她小胳膊小腿,还没自己高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听话,坐我的车。”

    两个人的家距离学校并不远,所以一趟公交就能解决。不过席桐不喜欢等车,所以就把家里的自行车带到了学校里。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想要跟顾鸳多相处一些时间,这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好吧,如果觉得我重一定要告诉我啊。”顾鸳放心不下,唠叨地叮嘱着,她害怕带着自己会让席桐给累着。

    她的这种小心翼翼,倒让席桐笑了笑,“知道了知道了,快上车吧。”

    顾鸳侧着身子坐上了后座,细白纤长的手指捏住了席桐的衣角,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是按捺不住的窃喜。

    她感受着耳畔与风的亲吻,听着席桐时不时的话语声,心里出奇的很平静,她再也察觉不出那焦灼感。

    顾鸳知道这一切都是由席桐带来的,所以她害怕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会变得越来越贪心,也越来越离不开她。

    席桐感觉到顾鸳的情绪有些低落,无声地叹了口气,果然心思敏感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关怀。

    她想起了自己口袋里装了几根棒棒糖,便说道:“顾鸳,想吃糖吗?”

    因为这时的风有些大,所以顾鸳听不太清席桐的话,“你说什么?”她一边说着,一边更加靠近席桐的后背。

    席桐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柔软,笑容一僵,“我说,你要不要吃糖啊。”

    “要!”提起自己最喜欢的糖果,顾鸳的情绪当然高涨。

    “我口袋里有。”

    “那我摸一摸。”

    “好…好的。”席桐只觉得顾鸳整个人都快要贴在了自己身上,忍不住有些羞涩,毕竟这还是她第一次跟顾鸳有这么近的接触。

    摸到了宽大口袋里的棒棒糖,顾鸳先拆开了一根,然后递到席桐的面前,“你先吃。”

    席桐弯了弯眼,低着头就咬到了那根棒棒糖,不得不说真的蛮甜的。

    顾鸳也塞进嘴里一根棒棒糖,双脚微微晃动了起来,显然此刻的心情很不错。

    在看着她们两个人逐渐远去的身影,站在校门口的张萌有些吃味,之前她跟席桐是同桌的时候,可没见她这么粘着自己。

    跟张萌关系不错的孙菲菲忍不住冷笑,“我就说那转校生不是个老实的吧,你看班长才跟她做同桌几天,就把班长哄到手了。”

    “可不就是?你记得上次我抄她作业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作业本给弄脏了。她就给我红眼眶,搞得一旁路过的陆洋以为我欺负她了呢。”赵颖也在火上浇油,她早就看那个转校生不顺眼了,没事就会哭哭啼啼,烦死个人了。

    张萌一眼瞪过去:“你还有脸说呢,你把人家作业弄坏了,你还不准人家哭鼻子啊?”

    赵颖气地一吊眼,本就长的刻薄,现在更是显得刁钻。她大声嚷嚷着:“我抄她作业那是给她面子,又不是抄你的,你在这给我甩什么脸子啊。”

    张萌也不跟她多废话,袖子一捋就要揍她,“信不信我打你啊?”

    赵颖一下子慌了,她跟张萌初中就一个班,哪能不知道她的几斤几两,所以连忙对着一旁的人使眼色。要真被她揍了,那自己可真是丢大脸了。

    旁边结伴的同学赶忙劝阻:“都是同学,何必这样呢,赵颖你不是说要回家吗,还不快点走?”

    赵颖丢下一个冷哼就小跑溜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厉害呢。

    张萌本来就打算吓唬吓唬她,自己又不傻,谁会当着校门口打人啊?“就烦她那样,老是欺负同学。”

    “你要跟她一般见识啊。”

    “不过最近班长跟顾鸳关系看着确实挺好的啊。”

    张萌不屑地撇撇嘴:“班长最好的朋友可是我,顾鸳还得靠边站呢。”

    一旁的同学噗嗤笑出了声,“是是是,张萌说得对。”

    “好啦,我要赶公交车了,我们明天见。”

    “好,拜拜~”

    “拜~”

    听完她们交谈的陆洋无奈地笑了笑,刚刚自己只是无意听到有人提起了顾鸳的名字,所以就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对于那个一直不爱说话的女生,自己还是印象很深的,所以会难免注意起她。但是现在看来她已经有了朋友,想必就不需要自己的过多保护了吧。

    “陆洋!”

    听到熟悉的声音后,陆洋只觉得头皮一麻,连忙拎起书包大步走。要按自己说啊,女生还是文静一些好,太活泼了…实在让人厌烦。

    “你跑什么呢,没听见我喊你啊?死陆洋!”

    “林如如,我警告你最后一次,你再这么缠着我,信不信我去告诉林伯伯?”

    林如如听后大喜,自己巴不得陆洋赶紧上门呢,“那你去啊,快点去。”

    陆洋一揉眉心,这他妈算是什么事啊,自己都说的够清楚了,为什么这林如如还死缠着不放?

    他的脸色一沉,不耐烦地怒道:“林如如,上次我说的话你不是听见了吗?”

    林如如长的娇俏可人,就是脾气执拗,从高中开学就死追着陆洋不放。如果换作一个对林如如心有好感的人,恐怕会很乐意她的做法。但是陆洋真是的不喜欢这种死缠着不放的行为,所以他对林如如只有讨厌,再没有别的感觉。

    “陆洋,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所以我就不信追不到你!”林如如一抬下巴,信誓旦旦地说道。

    陆洋紧锁眉头,如果林如如不是个女生的话,自己肯定一拳打下去,但是现在只能跟她好言相劝:“女追男是隔层纱,但是你追我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我不喜欢你,懂吗?”

    林如如一听,脸色立马一变:“难不成你有了喜欢的人?”

    不可能啊,自己问过他班里的同学,没见过哪个女生跟她关系近啊。

    陆洋收回了自己差点想拒绝的话,细细一想,也许自己说有喜欢的人,可能她就会放弃了吧。“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

    “不关你事,反正以后别来缠着我。”说完陆洋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林如如气地在原地跺脚,自己好不容易看上个男生,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喜欢上别人。那个女生最好别人自己发现,要不然迟早让她好看!

    自己也得去陆洋班里问问,他这段时间跟哪个同学走的近,到时候还不信找不出那个女生来。

    如果席桐在这里的话,肯定要吐槽一句:男色误人啊。

    顾鸳回到了家,一路上她嘴角的笑容就未消失过,这让她的家里人很吃惊。要知道顾鸳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面露喜色了。

    顾鸳的妈妈对着顾知远使了个眼色:快问问你妹儿今天咋了。

    顾知远:妈!你咋不问啊!

    顾妈妈一瞪眼,顾知远也不敢再退缩了。硬着头皮小心问道:“妹妹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啊?”

    换了拖鞋进了客厅,顾鸳点点头,乖巧地坐在沙发上,咬了咬唇瓣开口道:“我…交到了个朋友。”

    顾知远看着自己妹妹眼睛里聚满了喜悦的神采,心头一颤,这还是妹妹从那次车祸后,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

    顾知远鼻尖突然有点涩涩的,要不是因为爸的原因,自己的妹妹何苦要遭受到这么多的嘲笑呢。

    他伸手揉了揉顾鸳的头发,鼓励地说道:“妹妹真棒。”

    其实顾知远在顾鸳上高中的时候,心中就一直很担心,害怕她再次出现初中的状况。要不是顾鸳的执意坚持,恐怕顾知远都打算去那所高中应聘当老师了。

    顾鸳收到了夸奖,羞涩地摇了摇头:“我不棒的。”

    “真是个傻丫头啊。”顾知远宠溺地笑说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