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故事完。
    窗外的雨声吵醒了床上睡的沉迷的二人,最近迎来了梅雨季,天气愈发的变化多端。

    顾鸳揉揉眼睛坐起身,秀气地打着哈欠,昨天的同学聚会倒把自己给喝的醉醺醺,现在的头还有点酸胀,看来下次是真的不能碰酒了。

    伸了伸懒腰,顾鸳准备下床给席桐做点暖胃的东西,毕竟她昨天也是被人灌了不少酒。

    正要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腰间搭着的细白手臂一用力,顾鸳笑了笑摸了摸她的手掌,“被我吵醒了吗?”

    带着朦胧睡意,席桐起身揽着她的细腰,下巴搁放在她的肩头,声音略微有些暗哑,“怎么不多睡会?”

    “也不早了,再懒下去恐怕晚上也起不来了。”顾鸳眉眼温柔,多年的短发在席桐的催促下被养长,乌黑的长发垂在胸前,她的性子在岁月的陪伴中变得愈发温和,不见当年的腼腆怯懦。

    这间公寓是席桐在大三的时候租下来的,眨眼时间已经住了有三年时光,现在的工作慢慢走上了正规,两个人的同居生活也是倍加温馨,除了回家会被家长催婚以外,她们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还是非常惬意。

    席桐一直遵守当年与顾知远的约定,她直到高中毕业才和顾鸳正式在一起。两个人之间透着的小粉红也让双方家长看在眼里,虽说刚开始挺难接受,但好歹是自己疼爱许久的孩子,也忍不下心让她们分开,时间长了双方父母也就同意了她们的事。

    席桐蹭蹭她的脖颈,“想吃你做的葱油拌面了,怎么办?”

    她的睫毛很长,偶尔碰到顾鸳敏/感的脖子,总会让她有些不自在。就算两个人再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但席桐有时候的小动作还是令顾鸳适应不下。每当这种状况一出现,席桐就会忍不住自己捣乱的双手。

    顾鸳点头,“那我给你做,快起床洗漱。”

    席桐一直在顾鸳心目中是无所不能,可是没想到下厨却是席桐的命门,不论她做的多么认真,可就是做的不好吃。这让席桐特别的抓狂,好在顾鸳可以跟她互补,要不然她们两个可能就得天天喊外卖吃了。

    “我还想吃酒酿圆子。”

    “好。”顾鸳笑着应了她的要求,席桐撒娇的一面也是她最爱的模样。

    席桐看她这么乖巧,忍不住亲了她一口,“真乖!头还痛吗?别让我碰见张萌,看我下次不灌醉她我跟她姓!”

    顾鸳摇摇头,翘着唇角说道:“张萌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跟她计较这些啊。不过昨天的同学聚会倒是挺让我怀念的。”

    席桐保持着一个姿势,继续趴在她的背上,“怀念什么?”

    “也没什么。”顾鸳笑了笑,转移了刚刚的话题。

    她只不过觉得有些不真实罢了…

    席桐一边跟她闲聊着天,一边听着那淅淅沥沥打在窗户上的雨声,“等下次我休息的时候,我们去旅游吧?怎么样?”

    “可以啊,但是你的工作…”顾鸳欲然又止,当初两个人报考了医科大学,毕了业后顾鸳并没有坚持自己原本的职业,她选择了宅在继续做自己的手工品,后来她的那些精美作品在微博上大火,每天接一些单子也足够她月月的开销。

    席桐明白她的意思,最近正是科室忙的时候,别说有假期休息了,就连今天的空闲还是席桐硬着头皮请下来的。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那等我忙过这阵子吧。”

    顾鸳当然不会反驳,“好,怎么样都听你的。”

    席桐轻哼一声,“怎么不见你昨天这么乖呢?让你不喝你偏喝,差点没气死我。”作为对她的惩罚,席桐重重地在她锁骨上嘬了一口。

    顾鸳扬着眉带笑,“都在起哄让我喝酒,你觉得能不喝吗?好了,别跟我使脾气了。”

    “唉,还是抱着你舒服呀,之前忙的我晕头转向,在办公室都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席桐觉得自己当初的工作选择实在是混了头,怎么就选择当医生呢!不过她也就吐吐槽而已,这个职业她还是很喜欢的。

    顾鸳看着她眼底的黑眼圈,知道她最近确实辛苦,疼惜地摸摸席桐的发,“不要累坏自己了,我这几天好好给你补补身子。”说完已经开始思索脑海中的食材。

    “有老婆就是好啊~”

    这几年的安分日子都快让席桐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身份,若不是自己真的喜欢顾鸳这个女孩子,大概自己早就在完成任务后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抬起眸,看着距离极近的顾鸳,席桐微微上扬唇线。也许是注意到她的视线,顾鸳伸手捏了捏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凶巴巴地说道:“不准这样看我。”

    “不看你,那我看别的女孩子?”席桐被她故作镇定的模样逗笑,只觉得她怎么越来越可爱。

    顾鸳一个瞪眼,“那也不行!”

    “这不可以,那也不可以,你说怎么才合你意呢?”

    顾鸳知道她在打趣自己,撇着嘴冷哼:“今天晚上分床睡,这样最合我心意了。”

    席桐当然不乐意,习惯了自己身侧有她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让她逃开?“这个你就别想了,就算你给我分床睡,晚上我就死死抱着你,看你怎么分床。”

    顾鸳笑得灿烂,“好啊,看谁治得住谁。”

    宿醉的头痛早已散去,看到顾鸳这么嚣张,席桐哪能放过她?她停在腰间的手本就蠢蠢欲动,现在更是给她提供了一个犯案的机会。多年来练就了一手偷袭的好功夫,趁着顾鸳不备,席桐一手快速地伸进了她的衣服中,直到触摸到那处柔软,这才得逞一笑。

    “都说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不今天我也尝试一次?”带着低沉地笑,席桐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身子一转,压在了她的上身。

    顾鸳嫌弃地一撇脸,“你还没洗漱呢!”

    “咱俩都同床共枕这么些年了,还在乎这个?来来来,给爷亲一口。”

    顾鸳笑得不行,推搡着她,“你赶紧给我走开,我要做饭了。”

    不过自己确实有点饿了,那这次就勉强放过她吧。但是强吻一下还是可以的!

    唇齿鬓磨,香浓蜜意。

    喘息之间,顾鸳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她,“好了,不闹了,真的要起来了。”

    “我陪你,顺便去厨房给你打下手。”席桐笑眯眯地讨好着顾鸳,就怕她下一秒会炸毛。

    顾鸳一挑眉,端着一副高冷模样,“行吧。”

    “好嘞~”

    顾鸳看着二人相拉着的手,只觉得在漫漫岁月中,只愿身边人可以常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