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下
    又下雨了!

    一个年约五岁的小女娃坐在一座小四合院的门槛上,手肘撑着下颚,闭着眼睛聆听外面沙沙的雨声,地上已经积了一个个的水涡,屋檐的漏水也哗啦啦地响。

    女孩长得算清秀,肌肤却有些偏黄,头发也不甚浓密乌亮,只有嘴唇生得好看,棱角分明的樱桃小嘴,就是颜色淡了一些,少了几分的红润。

    是个营养不良的小姑娘,如果养得白皙红润些,也许会好看些。

    突然,她颤巍巍地伸手,想要去接外面的雨水。

    “随喜!”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模糊的雨帘中,匆匆走来一位穿着粗布衣裳的娘子,虽是穿着粗布,后面还背着一个大大的箩筐,但这娘子却生得十分娇美,身段也是风姿绰约,越是走近过来,越能感受到她眼底流淌的柔和光芒。

    随喜立刻将手收了回来,扶着门柱站了起来,“阿娘,您回来了。”

    原来这年轻妇人就是关娘子。

    关娘子和同行的邻居打了个招呼,便过来将随喜抱起来,“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别在门外等我,虽是下雨,但也小心被下了热气。”

    随喜乖巧地搂住关娘子的脖子,闻着阿娘身上熟悉温暖的味道,小声说道,“奶奶只愿意逗着弟弟玩儿,阿爹又在喝酒了。”

    关二爷四年前考到功名,如今在衙门的书办当差,是个典吏,负责考诚的,两年前娶了恩师县丞的女儿,去年诞下一名男娃,起名泰宇,他得到所有随喜从来没有过的宠爱,本来在家里就不受宠的随喜,这一年来更是爹不疼奶奶不爱的,只有关娘子疼惜着她。

    “阿娘买了猪肉,今晚炒猪肉片给随喜吃好不好?”关娘子闻言心一酸,只是搂紧了随喜,微笑道。

    随喜露出一个娇憨的笑容,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吃到猪肉了,祖母说猪肉都要留给阿爹和二叔吃,因为他们是家里的支柱,可是她前些天听到祖母偷偷给婶娘留了猪肉,还叫婶娘再给关家生个儿子。

    为什么生儿子就有猪肉吃呢?这是随喜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关娘子将随喜抱进屋里,关大爷刚捻了一颗花生丢进嘴里,见到关娘子怀里的随喜,脸色一沉,“又不是没有长脚,都这么大个了还需要抱在手里吗?”

    随喜怯怯地在关娘子耳边道,“阿娘,随喜能自己走路。”

    关娘子心疼地看了随喜一眼,将她放在门边的矮椅上,嘴里对关大爷道,“你怎么又在家里喝酒?也不去衙里看看有没差事补上。”

    “衙里也就差些小吏,难道我还去当小吏不成?”关大爷吃着花生就了一口酒,双颊泛着酒晕。

    “那也总不能在家里喝酒啊。”关娘子将背后的箩筐解了下来,绞了绫巾擦汗,“家里虽然有块小地,但娘也做不动了,我还得帮人家打络子补贴家用,你若是……”

    “行了行了,大不了就不要那地儿了,我是堂堂的进士,我还要下地种田吗?”关大爷不耐烦地道,若不是恰逢改朝换代之初,朝廷在削减闲职,也无暇顾及他们这些进士举人,若换了以前……他此时该是如何风光?

    只怨生不逢时!

    关娘子咬了咬唇,低声道,“我知道委屈了你,可这不是没办法吗?你的差事一直都没补上。”

    “能不能补上也就看银子多少的问题,你不给人家塞点好处,人家会给你安排差事吗?不是我没那个能耐,是我没运气,要是我有银子,我还需要憋闷在家里。”

    “那得多少银子?”关娘子拭了拭手,在关大爷对面坐了下来。

    关大爷伸出五个手指,“没二十两也要十两!”

    “要这么多?”关娘子吸了一口冷气,家里拢共也凑不出五两银子来啊。

    “隔壁街的邓小子,只不过是个秀才,就是因为去使了银子,如今都是衙里的巡检了。”关大爷说道,巡检可是个有油水的肥缺。

    “那你也去试试,我明日去跟娘家借钱,我这里也有刚领的工钱,能凑足五两,再去跟我姐妹借五两。”关娘子咬牙道。

    “那也不过是十两,顶个什么用。”关大爷哼了一声,突然眸光闪烁,直直盯着关娘子,“你不是还有一箱嫁妆……”

    “那不行,那是要留给随喜的。”关娘子想也不想地回道。

    “如今是哪件事重要?”关大爷厉眼一瞪,更加觉得女儿都是赔钱的。

    “我不能不为女儿着想,我明日去借银子就是了。”关娘子脸色有些发白,心中是有动摇,但看到随喜的乖巧地坐在门边,坚决地摇头了。

    关大爷叹了一声,“罢了,我原就不该用你的嫁妆,那始终是你娘家给你的念想,只是随喜她……将来也不知能否嫁得出去。”

    “不管嫁不嫁得出去,她都是我的女儿。”关娘子眼圈微红,丢下话之后便牵起随喜走了出去。

    关大爷看着她们娘俩的背影,满是虬髯的脸庞露出无奈的神情。

    “在这里坐着,阿娘去炒肉片。”关娘子将随喜安置在厨房门边的小凳子上,自己则麻利地起灶。

    把树枝丢进灶里,等火起了便把干柴丢进去,快速地洗米煮饭,再将巴掌大的瘦肉切成片,打两个鸡蛋做羹,炒了一个没有油的青菜,切一盘咸菜干。

    饭香阵阵传了出来,随喜用力地咽了咽口水。

    关娘子将饭菜都放在托盘上,正要端出去的时候,关老夫人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接过关娘子手上的托盘,“这个我拿出去吧,你把几碗饭拿出来。”

    “是,娘。”关娘子应了一声,微弱不可闻地在叹了一声。

    已经过世的关老太爷以前是书院的先生,家境虽然贫乏,但也算书香门第,定下了不少的规矩,吃饭的时候,要长辈和丈夫先吃饱了,才轮到女子收拾饭菜到厨房去吃。

    关二娘子因生下泰宇,关老夫人对她宽容一些,允许她到自己屋里吃饭,关娘子就需要在旁边为她布菜。

    随喜在一旁用力地咽口水,饭香和肉香将她肚子里的馋虫都引出来了。

    等关老夫人和两位爷吃完饭,哪里还有剩下猪肉的,不过是剩下一些残羹剩菜了。

    关二爷扶着老夫人回了屋里,关娘子心疼地看着随喜,女儿都好些天没吃到肉了,如今正在长身子……

    “饭菜都还热着呢,快去吃饭吧。”关大爷将偷偷藏在碗里的两片猪肉放到盘子里,让关娘子赶紧回厨房去。

    关娘子对他温柔笑了起来,收拾了碗筷带着随喜到了厨房。

    “你阿爹给你留了肉片,赶紧吃啊。”关娘子将鸡蛋羹和肉片都放到随喜碗里,自己则以白米饭拌菜汁,想着丈夫体贴的举动,心里暖暖的,就是没有肉片,也吃得香。

    “阿娘,有两片肉呢,我们一人一片。”随喜稚声说着,用小手拿了肉片要递给关娘子。

    “阿娘已经吃了,这是给随喜的。”关娘子笑着道。

    吃过饭,关娘子带着随喜在井边洗碗。

    随喜就坐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听着瓷碗碟发出细微的清脆声音,她虽然看不到,但她能感觉到,阿娘现在是很开心的。

    虽然阿爹不喜欢她,可却对阿娘很好,每天晚上阿娘做完事情之后,阿爹都会给她捶背,还会讲笑话给阿娘听。

    她就睡在他们隔壁小屋里,是听得很清楚的。

    阿娘每次跟她说起和阿爹以前的事情的时候,声音总是带着笑意,阿娘脸上的笑容应该也很甜蜜吧。

    关娘子并不是西里城人氏,她的娘家姓罗,罗家也是书香世家,罗老爷是乌黎城书院的夫子,听说当年关大爷在乌黎城见到关娘子的时候,从此便魂不守舍,天天往乌黎城跑,本来罗老爷是不肯将女儿许给关大爷的,只是见关大爷对女儿是真心真意,才答应了下来。

    这个在关娘子回忆起来充满甜蜜的故事听在随喜耳里,却也就只是如此了,到底是年幼了些,并不懂得当初关大爷是费了多少耐心,和关娘子如何生死相许才能换得如今的长相厮守。

    在随喜在发呆的时候,关娘子已经将碗筷都洗干净摆回厨房,她拭干了手过来牵起随喜走回屋里,边笑着对女儿道,“明天是个好天了,天上有好多星星呢。”

    “阿娘,星星是什么样子的呢?”随喜揉了揉眼睛,稚声问道。

    关娘子神色黯然地看了女儿五年来依旧紧闭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样,“星星像萤火虫一样,会发出明亮的光芒。”

    随喜歪着头,可是萤火虫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很想很想睁开眼睛,看看阿娘说过的太阳是什么样子,想知道天空是什么颜色,想知道星星是怎样的明亮……

    可是每次她用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头就会好痛好痛,胸口也好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试过几次之后,就不敢再试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随喜要早点睡觉,说不定明天就能看见太阳升起来了。”关娘子抱起随喜上了床炕,轻轻地哼起了童谣。

    睡吧,睡吧,我的宝宝。

    天上的星星高高挂,像藏着无数颗会眨眼的宝石。

    宝宝的每一串梦儿,埋在阿娘心中。

    你哭,你笑,你在我的怀抱。

    安静得睡着,带着微笑的嘴角。

    阿娘陪你去寻找那个小小的梦想……

    随喜的呼吸渐渐绵长均匀起来,关娘子放下有些发黄的麻布帐幔,露出温柔慈爱的笑容,吹灭了蜡烛,悄然走出了小屋。

    阿娘,随喜的梦想,是不可能变成真的。

    ——————————

    姐妹们,准备冲新书榜,记得收藏和投推荐票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