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客人 上
    关大爷虽然冲动,但到底不是没有心机的人,自从换了新的上官,他更是和以前那些前上官的心腹同僚保持距离,做事勤快且认真,也没私贪税银,自然轻易博得了卢大人的信任,很快就提拔他为领头。

    成为上官的嫡系心腹,关大爷做事就更加卖力了,也不学以前的作风,有好处都是自己私吞,而是跟属下同僚平分,还预了大份给上官,不过是一年,就显得春风得意,仕途上更加顺畅了。

    只是和关娘子的感情却不如以前恩爱,许是因为税务府繁忙时常没有回家,渐渐的便显得有些疏离。

    不过这一年来,关家的生活却好了许多,已经从低矮的小平房搬进了一座三进的宅子,如今关娘子走到外面去,别人也客气地尊称她一声关夫人了。

    生活好了起来,自然就要讲气派,关家本来就是书香门第的,虽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也不是什么官宦世家,但在西里城而言,还算是小有名气,只是太穷了,少有人来走动罢了。

    关老夫人住的上房有两个一等丫环服侍,还有四个洒扫小丫环,家里的规矩都按照很久以前关家还风光的时候执行起来。

    关娘子屋里就一个一等丫环,两个小丫环,以前还没出嫁的时候,她也是有丫环服侍的,只是习惯了吃苦,有些不适应这种悠闲的生活。

    随喜屋里就一个小丫环,她也没有单独的院子,而是在关老夫人的院子的偏房住着,每天都要听关老夫人讲一些深闺姑娘的规矩。

    她的眼睛看不见,但外在言行举止还是要仔细规范的。

    因为关大爷争气了,亲戚之间的往后也多了起来。

    就连向来看不起关大爷的范娘子也上门来找自己的姐姐聊家常,还不忘赞了姐夫几句。

    “……是我以前看漏了眼,没想到如今姐夫比我家那位还出息。”范娘子环顾了屋里的摆设,虽算不上是名贵的,但也精致整齐,比起她自己屋里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里不免有些嫉妒关大爷的好运气,就这样得到上官的提拔,才一年时间而已,已经有如此风光。

    关娘子矜持浅笑,谦虚道,“那都是卢大人看得起。”

    “虽是如此,男人得志之后难免会起了花心思,你可要注意一些,还有,怎么都八年过去,你这肚子还一点迹象都没有?”范娘子指着关娘子的肚皮,压低声音问道,她自己都生了三个儿子了,丈夫也被她紧紧抓在手心中,绝对不会让他心思走样。

    这提到关娘子的痛处了,她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落寞,“相公是子嗣艰难……我心里也焦急啊,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去瞧大夫了没?”范娘子问。

    关娘子摇了摇头,这哪是能随便说与别人知晓的。

    “那可不行,我听说翠峰山的五福观对子嗣方面的很灵验,哪天去求个灵签吧。”范娘子道。

    “顺其自然吧。”关娘子叹了一声,门外就传来一道细碎的声响。

    关娘子抬眼看了过去,是随喜扶着门板,怯怯地站在外头。

    “是随喜啊。”范娘子笑了起来,走过去牵住随喜的小手,“是越来越水灵了。”

    关娘子脸上浮起温柔的笑容,但也有不易察觉的苦涩,女儿都八岁了,至今眼睛还是睁不开。

    “四姨母。”随喜乖巧地给范娘子行礼。

    范娘子给随喜塞了个精致的小荷包。

    随喜将脸转向关娘子的方向,并不敢收下,在关娘子出声同意之后,才谢了范娘子的见面礼。

    姐妹俩又聊起其他两位姐妹和兄弟的近况,随喜就乖巧地偎依在关娘子身边,心里的不安在这两天越来越盛了,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快到响午的时候,关娘子留了妹妹的饭,范娘子也没有拒绝。

    吃过午饭之后,又说了一会儿,才终于告辞回去。

    随喜就在关娘子屋里练习关老夫人教的规矩,看得关娘子有些心疼。

    没一会儿,关大爷就回来了,这半个月来,他是第一次这么早就回家了。

    还带来了一位客人,是个年轻的女子,双目含情,走路的时候摇曳生姿,有一股媚人的诱惑力,约莫有二十来岁,一头乌黑的发丝在高高挽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白皙的脖子。

    关娘子怔怔地看着她,听着关大爷在那里解释,“这为姑娘姓郭,是隔壁城我友人的妹妹,来西里城落脚,还没找到合适的宅子,就先住在我们这里,你去安排房间。”

    “郭姑娘。”关娘子欠了欠身,对那女子微微一笑。

    “这几日就打搅姐姐了,姐姐不必客气,唤我闺名静君就可以了。”郭静君顾盼之间好像睨了关大爷一眼,亲热地挽着关娘子的胳膊。

    在一旁的随喜听到郭静君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突然刺疼了一下。

    关娘子笑得秀丽端庄,“郭姑娘年纪轻轻,怎么就离乡背井到西里城了?”这个妖娆娇媚的女子……怎么让她有种压抑的感觉,是女人天生的嫉妒吗?

    郭静君捻着绢帕拭了拭眼角,“还不都是我狠心的嫂子,要将我许给一个半百老头,我自是千般不愿意,才逃了出来,无处可去,这才遇上了关大爷。”

    关大爷端着茶盅在喝茶,闻言便含笑看了过去。

    从来没听说过关大爷还有一位姓郭的朋友,心中有疑惑,却还是吩咐下人去准备房间,总不能安排在老夫人院子里,也不能在她和大爷的院子里,只能安排在偏院了。

    随喜一直安静地站在角落,直到关大爷喊她,让她给郭静君见礼才抬起头来。

    实在不愿意给这个让自己心头不舒服女人行礼。

    郭静君赞了她几句,往她手里塞了一块玉佩,随喜紧握在手里,那股沁心的凉意一直蔓延到心中。

    关娘子客气推托了几句,让人带着郭静君去了偏院客房。

    “她哥哥与我是同年,自幼父母双亡,如今有她嫂子当母替她做主许婚,我是见她可怜,才收留她几天的……”关大爷低声跟关娘子解释着。

    关娘子柔声应着,“妾身会仔细照顾郭姑娘的。”

    ————————————

    书宝宝需要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