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发威 中
    关老夫人脸色端严地坐在外间的炕上,关娘子就坐在另一边,微垂着眼睑,脸色有些发白,逃避了三天,还是得面对的。

    她决不能轻易妥协!失去了丈夫的心,在这家里她就必须得到尊重,这郭静君还没进门就不懂得敬自己,等她进门了,自己还有什么地位?

    关娘子握了握拳,想起随喜被关大爷摔出去时的情形,想起她苍白的小脸,她心里一阵的酸涩,她得保护女儿……

    随喜躺在床上,心却已经飞到了外间,她试着坐了起来,旁边在照顾她的小丫环平灵见随喜要下床榻,急忙走过来搀扶,“姑娘,您是要出恭吗?奴婢扶您。”

    这个平灵是关老夫人给她买来的,跟在她身边已经有一年了,今年才十岁,是个挺灵巧的小丫头,对她十分上心,随喜也挺喜欢她。

    “扶我到门边,我要看看外面的情况。”随喜低声吩咐道。

    平灵歪着头,好奇看着随喜,总觉得姑娘看得见之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可要说哪里不一样,她又一时说不明白。

    不过仔细看着姑娘,好像比以前好看了许多,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圆又水润,跟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呢。

    “快扶我过去。”随喜拉了拉平灵的衣袖,轻声叫道。

    平灵以为随喜是因为看得见了,所以想去看看郭静君的模样,马上就扶住她的胳膊,小声说着,“姑娘是想去看看那位郭姨娘长什么样子吧,奴婢扶您过去。”

    随喜也不解释,只是笑着点头,郭静君长什么样子,她心里怎么会没数,前世的时候,她是将这女人恨入了骨子里,又怎会轻易忘记?

    既然阿娘和老夫人都没有改变容貌,其他人自然是不会改变的。

    双脚落地的时候,随喜差点就软倒了下去,还好有平灵扶住,在平灵要惊呼出声的时候,她已经捂住她的嘴,解释道,“只是太久没走路了,脚有些麻,没事的,扶我到门边吧。”

    平灵点了点头,她比随喜高了半个头,又做惯了粗活,力气还是挺大的,很轻松地扶着随喜来到门边,透过软帘的缝隙看着外面的情形。

    刚好见到郭静君走了进来,随喜的眼底迸发出明亮的光芒,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她必须努力克制自己,才能控制着不扑出去撕了这个女人!

    跟记忆中的一样,仍旧是千娇百媚的,脸上永远带着娇媚柔美的笑容,其实是个心如蛇蝎,一口就能把人咬死的女人。

    “妾身给老夫人、夫人请安。”郭静君将乌亮的发丝挽成一个宝髻,缀着梅花花钿,斜插一支赤金攒凤钗,露出白皙纤细的脖子,显得体态修长,妖妖艳艳的特别勾人。

    关老夫人眯着眼睛将郭静君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眼神妩媚十足,略缺端庄,怎么也不像深闺之中的姑娘。

    “翠碧,给郭姑娘搬张凳子来。”关老夫人淡淡地道。

    郭静君挑眼看了关娘子一眼,低眉顺耳地在关老夫人下边坐了下来。

    “谢老夫人。”郭静君低低柔柔地说着。

    “有了身孕就该好好照顾身体,和丫环在院门外拉扯什么?”关老夫人皱眉问着,她对这个郭静君的印象并不佳,但想到她有了儿子的骨肉,也就和悦了几分颜色。

    郭静君红了眼圈,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滑落,她急忙撇开头,声音哽咽,“妾身没有面目继续留在这里,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伤了姐姐的心,我……”

    说完,低声抽泣着。

    关娘子咬了咬唇,双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微微泛白,“郭姑娘此话言重了,你没有对不起我。”

    “有了身子就不应总是落泪,伤了身子对孩子不好。”关老夫人沉声说着,有些不悦地看了关娘子一眼,一点当家主母的威严都没有,性子太软了,如何主持家里中馈。

    “是,老夫人,妾身会保重自己,就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郭静君吸了吸鼻子,乖巧地对老夫人笑着。

    关老夫人不禁在心中暗叹,如此心机的女子,媳妇要如何斗得过,难怪儿子的心都被拉了过去。

    随喜在屋里看着心急,这个郭静君最擅长的就是这种手段,在老夫人面前总是一副柔顺的模样,若是只有阿娘和阿爹在的时候,便是一副千娇百媚,只会跟阿爹撒娇,把阿爹哄得不知天日,如果只有阿娘……就是一副嚣张得意的模样,根本没将阿娘放在眼里,只会气得阿娘喘个不停,好几次差点背过气去。

    怎么能让这个女人再一次欺负阿娘呢,她绝不会允许的。

    可是要怎么办才能让阿娘强硬起来,怎样才能让阿娘把这个女人压下去呢?可恨她只有八岁的样子,若是说出太出格的话来,岂不是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你能如此想是最好,你也知道,律法规定男子未到而立之年不得纳妾,这两年也只得委屈你了。”关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郭静君闻言,只是更加乖顺地低下头,眸色愈加低沉。

    站在她旁边的妙雪突然就哭着在关老夫人面前跪了下来,“老夫人您大慈大悲,可怜我们姑娘身世凄凉,如果身份不明生下孩子,将来我们姑娘如何面对他人,这岂不是要我们姑娘……要我们姑娘没了活路吗?”

    关老夫人听到妙雪的话,脸色变了变,“难道我们关家还会委屈了你们姑娘?不过是忍耐个两年,将来自然光明正大抬进门来。”

    “那我们姑娘的儿子……岂不是没了娘亲?”妙雪泪如雨下,一副为自己姑娘抱不平的不忿。

    “到时候少爷自然是养在夫人名下,怎会没有娘亲?”关娘子身边的湖湘忍不住就回了一句。

    郭静君脸色苍白地看了过去,喏喏地道,“这是我的孩子……”

    关老夫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只觉得这个郭静君实在不懂规矩,哪有孩子养在小妾屋里的,自然都是要给正室夫人养着,将来还能算是嫡出,可她又怕说重了话,郭静君伤心过头会伤了身子,这又会连累孩子,一口气就哽在喉咙里,吐也不知怎么吐出来。

    “这是大爷的孩子,你若愿意进我们关家的门,就得守我们关家的规矩,难道郭姑娘在家里的时候,没有学过什么是尊卑之分,妻妾之别吗?”凡是过了十五岁的姑娘都要学习妻礼,这其中便包括了教导妻妾之间的不同,如果郭静君真是出自正经家庭的,又怎会不知这礼数。

    郭静君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关娘子是拿话在压她吧?妻妾之别,还没进门呢,就跟她讲规矩了,想以她正室的身份来压她?如果不是关老夫人在场,郭静君可能就已经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嘴。

    妙雪最是了解自己的姑娘,看到她沉默不语的样子,就知道是气得不轻了。

    没想到这关娘子还能拿身份还压人。

    关老夫人对于媳妇这话却是不置可否,只是有些吃惊,关娘子的性子总是稍嫌太绵,很容易就被人拿捏在手里,倒没想今日能替自己争口气。

    随喜在内屋双手紧握着,眼底难掩激动地泛起泪花,阿娘到底还是和以前不一样的,记忆中,阿娘从来只有被郭静君欺压的份……

    “大爷回来了。”外面传来小丫环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