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发威 下
    听到关大爷回来的传话,屋内几人面色各异。

    郭静君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嘴角轻轻翘了起来,打量了脸色铁青的关娘子一眼,心中更是添了几分得意。

    女子的容貌自是最重要,但也要懂得抓住男人的心,就算这关娘子的样子好又如何呢?还不是一样失去了丈夫的疼爱。

    关老夫人不留痕迹挑了挑眉,啜了一口茶,看着关大爷大刀阔斧地走了进来。

    随喜在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走进屋里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深沉的怨怼,就是他!这个她该叫一声阿爹的男人,害死了阿娘,还逼死了她。

    她咬紧了牙关,要忍!不管怎样,他都是她的阿爹,她再怎么恨怎么怨,也必须忍着,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改变她和阿娘的命运。

    “娘,您什么时候回家的?”关大爷惊讶地发现母亲竟然也在这里,他扫了关娘子一眼,目光转而落在泫然欲泣一脸委屈的郭静君脸上,眉头皱了起来。

    “我也是回来没多久,你要先吃点东西吗?”关老夫人温和看着关大爷,笑容慈祥。

    关娘子站起来,将位置让给关大爷,解释着,“娘收到你的书信,就立刻赶回来了。”

    关大爷坐了下来,对老夫人道,“不饿,刚刚和同僚吃过饭了,娘,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原本只是想让您也高兴高兴,如此一来,好像让您累着了。”

    “本来也就想回家的,只是凑巧罢了,哪谈得上什么累不累的。”关老夫人笑着道,视线落在郭静君身上。

    如今屋里的情形有点奇怪,关娘子将位置让给关大爷之后,自己是站着的,反而该是当妾的郭静君若无其事坐着,就算是有了身孕,也未免显得有些尊卑不分。

    关大爷抬头看着关娘子的侧脸,秀美精致的脸庞显得娴雅温柔,白皙纤细的脖子……眼睛还有些浮肿,嘴唇也有些发白,一直低着头不看他。

    心里某一处刺疼一下,不禁有些愧疚,这几天来自己似乎真的冷落了她。

    “还不给夫人搬张凳子来。”关大爷不悦地看了湖湘一眼。

    湖湘应喏,马上给关夫人端来一张圆凳,摆在关大爷旁边,关娘子对他浅浅一笑。

    关大爷见到她的笑容,顿时觉得心情大好,娇妻美妾能够和睦相处共处一室,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

    “娘,让静君给你敬茶了没?我想着这两天就将静君娶进门的。”关大爷在跟老夫人说话的时候,眼角打量着关娘子,见她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安下心来。

    “你还要不要你的前途了?难道还要视律法于无物?你未到三十,如何能纳妾?”老夫人神色一整,严厉地看着关大爷。

    “娘,民不报官不究,只要不张扬,谁知道我娶两个妻子呢?”关大爷道。

    郭静君低眉顺耳地听着,看来这三天的枕头风还是有效的。

    “你要娶她为妻,那我算什么?”关娘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关大爷,本来已经痛得麻木的心好像又被割了一刀,正淋淋流血。

    “大爷,我能够在您身边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不敢多求。”郭静君含情脉脉地看着关大爷,柔声说道。

    关大爷狠下心对关娘子道,“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之后身份未明,这也是没办法的。”

    “你要娶她进门,就先休了我。”关娘子嘶声叫道,若要说是前朝,还有平妻这一说,如今行的是一夫一妻的律法,这郭静君进门了,她算什么?

    关大爷恼怒地看着她,“你别无理取闹,我这也是为了关家的子嗣着想,凭着郭家的地位,怎能容许静君作妾?”

    “你真只是为了关家的子嗣着想?”关娘子冷笑一声问道。

    “没错,我就要而立之年,可至今还未有儿子,难道你还要我断了子孙后代不成?”关大爷怒声问道,暗示她不能当妒妇。

    “既然如此,她若能生下儿子,我就答应让她进门为妾,若是不然,我自会给你纳来其他妾室,总有会生下儿子的。”关娘子撇开头冷声说着,在关大爷面前,她从来不会说一声不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这一次她不能再退了。

    一退再退,到时候她和随喜该怎么办?为了女儿和自己,她不能被这个郭静君压了下去。

    关大爷瞠大眼瞪着她,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郭静君变了变脸色,微眯着眼睛盯着关娘子,她一直以为罗惠云是个没有主张,只懂得依附关大爷的女人,真没想还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以为这样就能为难她?

    “大爷,您别生气,不如让妾身去与大哥大嫂求情,他们许会答应让我……让我做妾的。”郭静君掩面轻泣,很是善解人意。

    “不如就请郭姑娘的大哥大嫂到家里来,有些事情郭姑娘不方便开口的,就让我们来说好了。”关娘子闻言,笑了笑道,看到关大爷心疼郭静君的眼神时,心中一疼。

    郭静君半垂着眼睑,“还不知大哥大嫂是否愿意原谅妾身。”

    “既然郭姑娘知道未婚先孕是不知恬耻之举,为何还要犯下这错?你此等品格,将来我们如何放心将孩子交给你,你且安心生下孩子,关家自是不会委屈了你。”关娘子继续道,面上看着坚强,其实指甲早已陷入肉中,她都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竟然还能面不改色说出这样一番话。

    郭静君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委屈地看向关大爷。

    关大爷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毕竟当初是他主动拉郭静君上了床,虽然她是半推半拒,但也是因为心里有他才愿委屈自己,于是声音便带了一家之主的严厉,“惠云,你若是想要孩子,怎么不自己争气些,怎的要来抢别人的孩子?”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把关娘子所有的勇气都打得干干净净,身子摇晃了一下,几乎就要倒了下去。

    随喜在里间见了,马上惊呼出声跑了出来,“阿娘!”

    关娘子泪如雨下,顿时崩溃搂住随喜痛哭起来。

    关大爷见到随喜跑出来的时候,心底便起了厌恶,怒目扫了过去,却发觉女儿的眼睛竟然睁开了,如今正直直地盯着他,大大的眼睛像两泓清泉,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够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关老夫人重重地将茶盅放在炕桌上,严厉地扫了郭静君一眼,“自古以来,就没有妾室自己带孩子的道理,何况你失了品德在先,将来孩子生下来了,要养在夫人名下,若是不愿意还想闹得家无宁日,我们关家也容不下你!”

    “娘。”关大爷不满地要反对。

    “你住嘴!只想着儿女私情,难道就不要前程了?就是那些侯门世家的爷儿们再怎么荒唐,也没有娶两个妻子的道理,你是不是要让你们上官去参你一本?”关老夫人用力拍着桌子,甚怒儿子被郭静君灌了迷汤,竟然再娶一门妻子的想法都有了,一山不能容二虎,就算关娘子的性子是扶不起来的,那也是正牌的夫人,家里要是有两个夫人,成什么体统?岂不是成了笑话。

    说着,又冷眼看向关娘子,“你嚎个什么,要怨也只能怨你自己。”

    关娘子咬住了唇忍住哭声,将所有的委屈吞进了肚子里。

    郭静君见老夫人动怒了,也不敢再多言,只是低着头站在一旁,突然感到有一道森寒的目光在盯着她,她又抬头看了过去,只见到跟着关娘子一起哭泣的臭丫头埋在关娘子怀里,已经没有了那种悚然的感觉。

    是她的错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