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优昙 上 加更
    郭静君回到偏院之后,立刻就让妙琴和妙音去打水准备沐浴,刚刚急着去见老夫人,也顾不上自己哭花了一张脸,只是稍微收拾一下就去了,一会儿大爷要来她的屋里,可不能就这样见他。

    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光是漂亮是不行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懂得手段,就如那罗惠云,虽然长得好看,却只会怯弱地哭泣,根本不懂得怎么抓回大爷的心,试问一个男人怎么会乐意每天都见着身边的女人在哭哭啼啼的?

    眼泪,要用得适可而止。

    “姨娘,热水准备好了。”妙琴从后间走出来,对郭静君道。

    郭静君身上只穿着一件乳白色的丝绸亵衣,正拿着梳子在顺发,“放了花瓣没?”

    “已经照着姨娘的吩咐将花瓣撒进浴桶里了。”妙琴回道。

    郭静君满意地点头,踩着妖娆的步伐走进后间,沐浴的时候,她只让妙雪服侍着。

    热气氤氲着整个后间,她踩着脚凳进了浴桶里,身子浸入热水中,她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妙雪,去给大爷准备一碗莲子糖水。”空气中有浓郁的香花味道,能轻易挑起心里的那丝情动。

    妙雪正在为郭静君的内衣熏香,听到这句意有所指的吩咐,她忍不住道,“姑娘,您可是有了双身子……”

    “如今大爷的心还未完全在我身上,想要紧紧抓住他的心,就必须先让他离不开我的身子。”郭静君妖冶娇媚的脸被热气熏得白里透红,丹凤眼流转着勾人的风情,怎么也不看不出有深闺女子的矜持。

    “姑娘,您的身子好不容易才能怀上的,可千万别……”妙雪压低声音提醒着。

    “我自然会小心的,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郭静君勾唇一笑,眼底充满了自信,只要她用了心,就不信那个罗惠云会是她的对手。

    关大爷的人和心迟早都会被她紧紧抓在手里的,她会成为关家唯一的女主子!

    沐浴之后,郭静君穿上熏了香的宽大衣裳,细心地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慵懒地半躺在软榻上。

    妙雪端着特意为关大爷煮的莲子糖水走了进来。

    只要关大爷喝了这莲子汤,今晚肯定会更加需要姑娘这朵解语花。

    “郭姨娘。”妙音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还有些气喘地看着郭静君。

    妙雪出声斥道,“什么事儿这么事儿着急?”

    “郭姨娘,大爷去了夫人那儿了。”妙音急急地道。

    郭静君嗤笑一声,“肯定是去替我说话,让罗惠云答应让我进门的,你紧张什么?”

    妙音摇了摇头,“大爷已经在屋里一个时辰了,刚还传了晚膳,奴婢见着那边屋里的丫环好似挺高兴的……”

    “高兴什么?难道凭那个女人还能留大爷在她那儿过夜?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谁见了都生厌倦。”更何况那罗惠云还逆了他的意,怎么就能这么快让大爷消气?“妙雪,你去请大爷过来。”

    “是,姑娘。”妙雪是郭静君一手调教的,自然清楚主子的心思。

    郭静君住的偏院和关娘子的院子距离并不远,之间隔着一个小庭院,穿过一条青石小道就是了。

    妙雪踩着碎步来到关娘子的院子外面,递了话给守门的小丫头,“麻烦这位姐姐帮忙传一声,我是郭姨娘的丫环,想求见大爷。”

    “原来是郭姑娘的丫环,大爷和夫人正说着话,恐怕不方便见你。”小丫头还没回话,身后就传来湖湘的声音。

    妙雪抬眼看了过去,是夫人身边的丫环,是个牙尖嘴利的小蹄子,“是湖湘姐姐啊,不知道大爷和夫人说完话没呢?我们姨娘还等着呢。”虽是笑容满面,语气和态度上都难免有些要较劲的味道。

    湖湘掩嘴笑了几声,暧昧味道浓厚,“大爷和夫人要说的话可没那么快说完。”

    “那我亲自去请大爷。”妙雪跨进了门槛,就要往正屋的甬道上走。

    湖湘沉着脸挡在她前面,冷笑了几声,“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明白,大爷和夫人在屋里,连我们这些丫环都避得远远的,你会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儿?这是你一个丫环能进去打搅的?你们郭姨娘和大爷在屋里的时候,还允许你们壁听了。”

    妙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自然是明白湖湘话里的意思,大爷和夫人这时候恐怕不是在说话这么简单。

    夫人这到底是什么手段,没多久前还惹得大爷发火生气的,这下倒是让大爷连她家主子都忘记了。

    “巧儿,这该是到了门禁的时候,还不把院门给关上。”湖湘也不管妙雪还站在院子里,已经吩咐守门的小丫环关上院门。

    “怎么?大爷今晚要在这里留夜?”妙雪听到要关院门,心中更是惊愕,难道大爷不去看望一下她主子了?

    “难道大爷的去留还是我们当奴婢的能过问?妙雪姑娘,请吧,时候不早了,关家的规矩,戍时过后就是门禁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湖湘淡淡地道。

    妙雪咬了咬牙地跺脚,扭头走出了院子。

    郭静君听完妙雪的话,气得将手边的莲子糖水扫下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腮边的肉微微抖着,声音也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尖锐,“大爷在罗惠云那里过夜?”

    “湖湘那死丫头是这样的意思,姑娘,夫人手段倒是厉害,这头才一副心碎怨恨的模样,转了身竟然把大爷勾引上了,真真是不要脸。”妙雪附和着骂道。

    旁边的妙琴妙音听了,面面相觑,只觉得妙雪说这话有些莫名其妙,夫人和大爷在一起,怎么就是勾引了……

    “不就是一个晚上吗?明天无论如何要把大爷给我请来。”郭静君咬牙切齿地道。

    “姑娘且放宽心,大爷想来是为了安抚夫人才在那儿过夜的,心里想的还是您。”妙雪道。

    郭静君听了这话,脸色才好看一些,“把这莲子糖水收拾下去吧。”

    妙琴和妙音手脚伶俐地收拾了碎片,妙雪服侍着郭静君上床睡觉,屋里只留着一盏微弱的油灯,床褥的绣线在灯火下闪烁着柔和的光泽。

    郭静君一手轻轻放在腹部,机会是要自己争取的,她不会轻易放弃嫁入关家的机会。

    加更,节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