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优昙 下
    居士林位于西里城北边的郊外,从关家这边出发,乘马车的话也要半个时辰,关家只有两架单轴双轮的马车,简单且朴素。

    虽说关大爷如今在税务府如日中天,十分受上官器重,但也只是一年之久,家里是比以前宽裕,比起那些豪门世家,却还显得有些寒酸,只是老夫人好不容易熬出了头,想要摆脱那寒酸潦倒形象,凡事非要照着大户人家的规矩走。

    随喜和关娘子同一马车,母女俩低声说着话。

    “昨晚睡得好不好?头还疼吗?”关娘子温柔细抚着随喜的鬓角,眼底尽是怜惜疼爱。

    随喜偎依在关娘子怀里,感受着母亲慈爱的关心,这么好的阿娘,怎么能让那些人再伤害她一次呢?“不疼,阿娘不要担心随喜,随喜会好好的。”

    “不疼就好,老夫人怎么会在你那里吃早膳的?你可有惹老夫人生气了?”关娘子问道,目光落在随喜脑后的伤口上,虽是被绫布包着,她仍清晰记得那日温热的鲜血浸满了她的双手,那一刻,她只恨自己不能保护女儿。

    “没有,祖母对随喜很好的。”她一定会让祖母对她好的。

    关娘子点了点头,抱着随喜不说话。

    随喜看着关娘子娴雅温静的侧脸,心里有许多话想说想问,但又明白有些话说出来的后果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

    就算再怎么疼爱自己的阿娘,如果知道她此时是重生经历了一次人生,恐怕对她也会觉得害怕吧。

    “阿娘,那个郭姑娘以后就在我们家住下了吗?”她拉着关娘子的衣袖问道,其实是想知道阿爹昨晚对阿娘说过什么,她记得上辈子郭静君出现的时候,阿娘也是闹过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妥协了,直到郭静君在关家巩固了势力,她们母女俩几乎无容身之处的时候,关娘子才想要反击,可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郭静君生下关大爷的长子,在关家的地位已是不可撼动。

    “她有了你阿爹的孩子,难道还要将她赶出去吗?”关娘子叹了一声,“不管怎样,阿娘都不会让她欺负我们的。”

    随喜弯唇笑着,郭静君怎么会是阿娘这么纯良的人对付得过的?就连她重生了一次,知道这个女人心肠心机的人,都未必能将她赶出关家。

    马车慢慢地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翠丝的声音,“夫人,姑娘,居士林到了。”

    湖湘将车帘撩了起来,平灵放下脚凳让关娘子下了马车。

    随喜被翠丝抱着下了马车,“姑娘仔细些。”

    “谢谢翠丝姐姐。”随喜甜甜地对翠丝笑着,没有当主子的跋扈和精明,她本来就是个穷丫头,又不是从小就锦衣玉食,对待翠丝等几个丫环,一向都客气礼貌的。

    老夫人已经站在前面等着她们。

    随喜目不斜视保持端正的姿态,到居士林走动的多数是名门世家,就算她是一只小麻雀,也必须端着凤凰的姿态。

    道教讲究王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这居士林就幽隐在丛林之中,只有那主殿威严神圣地立在半山腰,她们远远便见到了,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种圣洁崇拜的心理。

    为了表示虔诚之意,她们是步行从山门走到主殿的,主殿两傍设有灵官和文昌殿等宫殿,随喜不敢左右顾望,只觉得这道观的宫殿格局有些奇怪,好像按照什么形状在排列着。

    她们走上长长的阶梯,途中也有不少衣着鲜丽的女眷,连个小轿都没搭乘,身边簇拥着一群样子出挑的丫环,想来应该也是哪里的大户人家。

    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低声对关娘子道,“连顾家的夫人都来了,看来真人是在西里城。”

    西里城最尊贵的贵族侯门,顾家?关娘子目光移了过去,一位打扮素雅,气质端庄高贵的年轻妇人面不改色地在一群丫环簇拥下慢慢地走上山。

    随喜紧抿着唇,虽然有些气虚,但仍紧紧拽着翠丝的手跟在关老夫人身后,翠丝几次提出要背着她上山的,随喜都只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别人是帮不了自己的,就如现在她必须让老夫人重新看待她这个孙女,如果连这点苦都坚持不下去,她如何继续接下来的生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主殿大门前。

    主殿的檐头是以福寿等字变化其形体雕刻的,窗棂门板描着日月星云和山水岩石,是以寓意光明普照和坚固永生。

    这道观除了威严神圣之外,也给人一种吉祥如意,延年益寿和羽化登仙的感觉。

    刚才走在他们前头的顾夫人已经在一位道人的引领下,按照顺序给大殿的香炉进香,随行的丫环取了一个小匣子交给道人,这添香油的银子怕是不少。

    小道人面不改色地接过匣子,道了一声,“多谢顾夫人善心。”

    顾夫人淡淡浅笑,一举一动都显示出她的良好家世和教养,连笑容都那么恰到好处,声音温和却不失端雅,“这只是我们顾家一点心意,还请小道长代为通报,我想求见真人。”

    小道人有些为难地低下头,想到对方的身份,只好笑道,“顾夫人,请您稍等一会儿。”

    顾夫人矜持地点了点头。

    关老夫人带着随喜跪在蒲团上虔诚地祈福,耳朵却不忘将顾夫人与那小道人的话听在心里,原来青居真人真的在西里城。

    关娘子替随喜求了一个八宝袋,打算回去以后挂在随喜的床头。

    “去捐添香油钱吧。”关老夫人对关娘子道,其实她更想求见青居真人,只是有顾夫人在这里,她不好出这个话。

    没多久,那个小道人就出来了,十分为难地对顾夫人道,“顾夫人,真人说只见有缘人。”

    顾夫人抿了唇,嘴角的笑纹有些浅下去。

    她身后的丫环就斥道,“难道真人不知是我们顾府的夫人要见他?”

    顾夫人冷冷瞥了身后的丫环一眼,“青居真人乃世外高人,岂是我们凡夫俗子说见就见的。”

    小道人松了口气,“多谢顾夫人谅解。”心中却暗咐,不知道离开居士林到处云游四海的真人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回来之后也一直不见外人,只说要等有缘人。

    究竟谁才是那位有缘人?

    连顾夫人都见不到青居真人,更何况是她们?关老夫人心里有些失望地暗叹,当年能够见到青居真人,也是偶然之下,如今刻意求见,未必就能见到了。

    关娘子不知老夫人心里所想,她并没有那个想要求见青居真人的想法,只想给随喜祈福求愿,如今已经添了香油钱,也求了八宝袋,目的已经达到了。

    “娘,不如我们到其他宫殿去进香吧。”她扶住老夫人的手,低声询问着。

    老夫人闻言点了点头,道,“随喜的头还有伤,再走到其他偏殿去,怕是没有气力,这主殿之后是个优昙树林,翠丝,你陪姑娘过去歇息吧。”

    “是,老夫人。”翠丝答应道。

    关娘子和老夫人去了龙虎殿,翠丝则和随喜来到主殿后面的优昙树林,此时已经不是优昙花盛开的时节,地面铺满了巨大而雪白的花朵,每一朵花都像折断了颈子的白鸟,在冰冷的地面无声躺着。

    花大而白,那香味就像刚刚在主殿中闻道的檀香木。

    随喜一下喜欢上这芳香雪白的优昙花。

    ————————

    大家要记得收藏推荐,这是龟龟加更的动力,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