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青居
    优昙树林只有遍地的雪白花朵,连一座凉亭也没有,随喜就站在树林的小道上,从地上捡起一朵残败的优昙花。

    “为什么没有人来打扫呢?”她好奇地问着,见到小道的旁边有两张石椅,便走过去坐了下来,她实在有些累了,需要坐下好好休息。

    翠丝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优昙花有三千年一开花,花开时一现耳,据说是佛教的祥瑞灵异之花,凋零落在地上便是一种轮回。”

    随喜听得有些迷惑,“这不是道观吗?怎么会有佛教的花呢?”

    “道与佛本是一家。”翠丝笑着道,她经常陪着老夫人到道观来,知道的自然要比随喜多一些。

    随喜低头看着在她手心中的雪白花朵,闻着那淡淡的犹如檀香木味的芳香,大概是因为这种类似檀香的味道,优昙花才被奉为祥瑞之花吧。

    皎洁如霜,不知盛放的时候是如何美丽。

    想起她前世短暂的生命,也不过瞬间的事情,人生弹指即老,如今她虽只有八岁,却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浪费,她必须在郭静君生下儿子之前将她……

    将郭静君如何?她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想要将郭静君赶出去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没有怀了阿爹的孩子,不然祖母和阿爹绝对不可能将她赶出关家的。

    让郭静君没有孩子……

    随喜被自己脑海里的念头吓了一跳,真有那么一刹那,她是恶毒地希望郭静君没有了孩子。

    “小姑娘,优昙花冥然之后,是要返回大苍的。”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像温润的玉,让人觉得心扉微暖。

    随喜惊讶地回过头,在优昙树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气质犹如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衫,及腰的黑发松松垮垮地以一条青丝带绑着,几缕头发垂在两鬓,衬得他更加面若冠玉优雅高贵,眼线平直目光明净,嘴角含着淡淡的笑。

    阳光自他背后洒下,斑驳了地上的碎影,脉脉的眼波,青竹般秀逸出尘的身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翠丝和平灵也睁大眼看着他,被眼前着男子的绝代风华所震慑住。

    那男子越过优昙树,站在随喜面前,面容慈祥地低头俯视着她,“喜欢这花?”

    随喜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出现得并不简单,不过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有一种亲和的感觉。

    “等一下带几株回去种在家里,不就每天都可见到了。”男子温和地说着。

    随喜脸上一喜,“我可以带回去吗?”

    男子慢慢地点头,低眸看着随喜的眼睛,嗓音带着安抚人心的磁性,“两窍一开,是否觉得万事皆不同了?”

    随喜的瞳孔微微收缩,脸上的天真面具差一点崩裂,声音略带慌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翠丝和平灵已经回过神,将随喜护在身后,防备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姑娘,我们回去吧。”

    树林的尽头,几道人影踩着雪白的花朵走来,是关老夫人和关娘子几人,老夫人的目光在触及随喜身后的男子时,脸上出现了狂喜的神情。

    “祖母。”随喜乖顺地叫道,抬步迎了上去。

    “青居真人。”关老夫人没有理会随喜,而是对着那位男子行了一个大礼,十分虔诚地看着他。

    他竟然是青居真人!连最尊贵显赫的顾家都求见不得的青居真人,竟然就在眼前!

    随喜心中生出一丝惧意,她以前不信世上有神有鬼怪之说,可如今她重生一次,有些东西说是不信,偏偏又这般诡异,就如这位被世人当神一样崇拜着的青居真人,说不定能看出她的灵魂异于常人。

    青居真人笑得温润如水,“关老夫人,别来无恙。”

    关老夫人双手和拱着,“真人,信女今日是特地带孙女来求见您。”

    “本座与这小姑娘也算有缘,老夫人,有些话本座想单独与这小姑娘说。”青居真人温声道。

    “是,真人。”关老夫人掩不住的欣喜,真人的有缘人竟是自己的孙女。

    青居真人浅笑,伸手给随喜,“跟我来。”

    真是一双莹润如玉,白皙纤细的手,随喜心里想着,可一点也不想跟着他走。

    “随喜!”老夫人警告意味十足的声音传来。

    随喜怯怯地将小手放在青居的掌心里,她的手冰凉似水,他掌心的温暖透过她的指尖传入她心里,抚平了她心中的害怕和紧张。

    “娘,随喜她……”关娘子望着女儿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优昙树林里,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失慌。

    关老夫人缓缓地闭上眼睛,声音透着疲惫,“你放心,随喜能够入了真人的眼缘,是我们关家的福分。”

    关娘子疑惑看了老夫人一眼,老夫人不是向来当随喜是个不吉祥的人么?

    眼睛睁不开的时候是逆天出世的灾星,如今两窍已开,是否逆天改命……这也是老夫人今日带随喜到居士林的原因。

    她也想知道,这个孙女于关家而言,是福是祸?

    走过优昙树林,是一座小巧精致的院子,院子周围也种满了随喜叫不出名字来的花,一地的赤红,颜色妖红似火,只是这花奇特非常,竟然没有叶子。

    “这是彼岸花,人死之后要踩着它一路走到奈何桥,闻着花香便能想起前世的自己。”青居真人放开随喜的手,蹲了下来捧着一朵彼岸花,像捧着什么珍贵的宝贝,声音低低哑哑的。

    随喜的脸色微微泛白,心中有些不安,在这个青居真人面前,她觉得自己的秘密无所遁形,“这只是传说,又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每一株彼岸花都藏着一个灵魂,不过,并不是所有死后的灵魂都能囚禁起来送去轮回,例如怨念太深的……”青居侧脸看着随喜,他那张面如冠玉的脸一半隐在阴影中,恍惚了随喜的眼睛。

    随喜咧嘴笑了起来,傻气而天真,“我只听说过彼岸花有个很美丽的故事,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的说法。”

    “你说的是,这只是传说,未必是真,只是我喜欢这花,所以才种了满地。”青居站了起来,勾唇浅浅的笑着,温和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锐利,“小随喜,我们很久以前见过一面的,可还记得?”

    “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我以前看不见。”随喜歪着头,天真地问道。

    “你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孩子。”青居伸出修长的手指按上随喜的眼睛,“这两窍一开,果然是换了一个人。”

    随喜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踩在一株彼岸花上,“真人,我还是关随喜啊,怎么会不是一个人呢?”

    青居凑近她的脸,直盯着随喜的眼睛,笑眯眯地问,“小随喜,不如随我学道吧。”

    “不要!”随喜想也不想地拒绝。

    “为什么?当我的徒弟有什么不好?这可是很荣耀的事情。”青居挑了挑眉,不太习惯被拒绝。

    “我才不要当道姑。”随喜叫道,学道需要静心,她带着怨怼仇恨重生,怎么能轻易放下一切杂念。

    “在山上跟我学两年,之后便让你下山回家,如何?”青居笑得更加温和亲切。

    这个像神仙一样高高在上让人仰视的青居真人到底想要作甚?随喜警惕地看着他,声音清脆而尖锐,“我不要学道,也不要离开家里,学道有什么好,我才不要。”

    青居失望地看着她,低声在她耳边道,“大悲亦能大喜,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谁又分得清楚?与其记住前世种种,不如寄望今生,各人有各人的运道,你强行出现强行改变,又能如何?你当初若脱身而去,已是大自在,何苦再来一次。”

    随喜的脸色灰白如死,她心底所有的秘密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藏身之所,一点一滴都被看得明白,一点逃脱的机会都不留。

    “真人您乃世外高人,远离世间尘垢,又怎知我们凡夫俗子的执着。”那一地的赤红,如血,美丽,妖艳,印在她眼中是无尽的哀伤。

    青居叹了一声,八年前西里城的天气异常,他寻了许久才找到这个逆天出现的女娃,一时心软以为她被封住两窍应该与常人无异,谁知八年后再掐指一算,这女娃竟然从逆天改命变成顺应天命……

    “罢了,哪天你想跟我学道了,便到山上来找我吧。”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你要记住,一个人要走的路就是那个人的命运,不管你怎么改变这个人走路的方向,最后还是同样的尽头。”

    随喜低着头,“多谢真人。”

    ————————

    亲爱的们要多留言,我才有动力加快地码字,才知道自己写得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