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震怒 上
    虽然随喜已经拒绝跟青居真人学道,但青居还是让她听了他半天的道教学说。

    他将随喜带到他清修的静室,走过彼岸花园地的屋子便是了,地面铺着木板,是上好的松木,有淡淡的木质清香。

    静室里什么摆设都没有,只有在地面放了两个蒲团,墙壁上左右两边挂着两幅字,左边是清静无为,右边是离境坐忘。

    随喜就坐在他身边的蒲团上,听着他以低醇圆润的声线低声讲道。

    根本和听不懂他的道说,随喜侧头打量起他的侧脸。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不染纤尘的道人,反而像个风度翩翩的贵族王侯,看起来优雅尊贵……好像也很年轻,根本看不出岁数。

    她刚出世的时候,他已经是世人尊敬的真人了,如今已有八年……他到底有多大了?

    “烦恼较重,俗染较深,必须随顺世俗谛,有取有舍,有道有作,用心分别,谁是善,谁是恶,谁为正,谁为邪,而尽力止恶而修善,舍邪而从正,使戒行清白,身口意三业端正纯善……”青居半垂着眼睑,嗓音犹如山涧的泉水令人舒心,突然就睁开了眼睛转头看着随喜。

    对上一双轻易能看透人心的明净双眸,随喜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根本没专心听他在讲什么。

    “看来你也无心听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待将来你需要静心学道,再来吧。”青居看着随喜轻声道。

    随喜点了点头,她不敢在这位青居真人说太多的话,怕心底的秘密真的一点一点地被他看出来。

    青居让一位小道人将她带着离开静室,找到在后院厢房休息的老夫人。

    关老夫人见到随喜回来,眼底闪过一丝紧张,“真人都与你说了什么?”

    随喜手里捧着青居送的一盆优昙花苗,笑眯眯地道,“真人与我讲道呢,不过我都听不明白。”

    “除了讲道,真人还与你说了什么?”老夫人抓着随喜的手臂问道。

    如果跟老夫人说,青居真人想要她上山两年跟他学道,老夫人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谁会拒绝这等意想不到的荣耀?所以不能明说,可要怎么回答老夫人?

    “祖母,您看,这是真人送给我的。”随喜拿着重在小花盆里的优昙花苗给老夫人看,笑容绚烂而明亮。

    老夫人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跟你说什么吗?”

    “真人说了,我们是有缘人。”老夫人简直将青居真人当神仙敬着,青居真人一句话立刻就能改变老夫人的想法,那她利用一下青居的名义……应该也没关系吧,反正他话里话外也有这个意思。

    如果能让老夫人喜爱她,那她在家里就有了靠山。

    听到这话,老夫人脸上果然出现了笑容,“真人当真这样说了?”

    随喜重重地点头。

    关娘子马上就道,“看来随喜也是个有福之人,否则怎能与真人有缘。”

    老夫人一直认为随喜是个不吉祥的人,如今随喜得了青居真人的眼缘,正是让老夫人重新看待孙女的时候。

    “说的也是,青居真人只见了我们随喜。”老夫人笑着点头,将随喜搂进了怀里,从所未有的和蔼慈祥,“累了吧,好好歇一会儿,我们赶在日落之前回家。”

    随喜低低嗯了一声,嘴角淡淡地勾了起来。

    关娘子看到老夫人第一次这么亲热地和女儿说话,眼圈竟忍不住红了起来,急忙转过身去拭了拭眼角,“娘,您也累了,我服侍您休息,等差不多时辰了,再来唤您。”

    在随喜没有回来的期间,老夫人一直悬着心没能好好休息,如今得知孙女不是祸而是福,心里松了口气,面上也露出倦意,听到关娘子的提议,便点了点头,“让随喜也到隔壁的厢房去歇息吧。”

    关娘子服侍老夫人歇下之后,交代翠丝和翠碧几句,便带着随喜到了隔壁的厢房休息。

    随喜此时已经睡意浓厚,本来就身子虚弱,爬了半天的山,又提高十二分的精神应付青居真人,此时放松下来,全身几乎提不起一丝力气了。

    “好好睡一会儿。”关娘子怜爱地看着她。

    “阿娘,以前祖母也带我来过这里吗?”随喜闭上眼睛,强撑着倦意问着。

    “嗯,来过一次,那时候青居真人刚刚来到西里城,居士林也是那时候才修建的,以前这里只是一个小道观,是因为青居真人才有今日旺盛香火。”关娘子拍着她的背,柔声说着。

    随喜已经沉睡了过去,其实她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例如青居真人为什么会到西里城?再例如……他到底几岁了,难道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名扬四海,成了大家敬仰的神仙?

    小睡了一会儿,再次醒来的时候,随喜已经是精神奕奕。

    有个七八岁的小道人送来了一颗药丸,说是青居真人给关姑娘服下的,可强身健体。

    随喜一点也不想吃这什么药丸,但在老夫人无比热切的期盼下,她还是和水吞了下去,并万分感动地让小道人与青居真人表达了她的谢意。

    老夫人和关娘子都觉得受宠若惊,青居真人竟然会给随喜送来丹药,而随喜心里却觉得惊比喜还多。

    每个人都想自我保护一些秘密,而她在青居真人面前,根本毫无秘密可言,像一只失去刺的刺猬,脆弱,没有一点自我保护的能力。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居士林。

    下山的时候,他们又遇到同样要回城里的顾家家眷,上好檀木制成的马车,马车四角挂着精致的铃铛,前面悬着显眼的令牌,上面刻着表明身份的顾字。

    踩在脚凳上的随喜往顾家最前面的那辆双轴四轮马车看了过去,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她,许是错觉吧。

    “青居真人今日见了这个小姑娘?”华贵的马车内,有道端庄不失威严的声音低声响起。

    “回夫人,那小道人确实如此说的。”

    “嗯,回去吧。”

    ——————————

    我左打滚,右打滚~~~~大家为嘛不留言,难道都还在养肥……没看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