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震怒 中
    夕阳倾斜,柔和地在每个人身上洒着金红的光芒,随喜被老夫人牵在手里走进了关家的大门。

    进了垂花门,就见到守门的小丫环脸上闪过一抹惊慌,战战兢兢地行礼,“老夫人,夫人。”

    老夫人挑了挑眉,有些不满地应了一声。

    小丫环大气不敢喘一声,弯着腰送老夫人和夫人进了内院。

    “娘,我去看看吧。”关娘子扶着老夫人坐在炕上,低声对她说着,家里安静得有些不太对劲,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应该是最忙碌的时候,怎么到处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夫人点了点头,让随喜坐在她身边。

    关娘子带着湖湘离开了上房。

    “叫个丫环进来,我有话要问。”老夫人半眯着双眸,平静的面容显得端严冷漠。

    翠碧叫了守院门的小丫环进来,小丫环见到老夫人严肃的模样,脸色有些发白,声音还算平稳,“老夫人。”

    “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老夫人淡声问道。

    “回老夫人,奴……奴婢不知。”小丫环细声回道,双手紧紧绞在一起。

    老夫人微微睁开了眼,冷冷地扫向她,“是真不知,还是有人让你隐瞒着?”

    小丫环咚一声跪了下来,“老夫人,奴婢一整天都守着院门,确实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夫人沉默不语,屋里一时之间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随喜低眉顺耳地坐在老夫人身边,别说是精明的老夫人察觉家里有些异样,就是连她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翠丝静悄悄地走了进来,附在老夫人耳边,“老夫人,大爷在偏院那儿。”

    老夫人睁开双眸,眼底闪过一丝锐利,“什么时候回家的?”

    “响午的时候就回来了,一直留在偏院。”翠丝道,刚刚进了垂花门,她就收到老夫人的眼色,马上悄然去打听了。

    “真是不知所谓!”老夫人有些咬牙地道,这个郭静君是毫无规矩不知轻重,难道不知大爷今日还要上差吗?

    小丫环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看老夫人。

    “下去吧。”老夫人压住怒火开口,既然涉及到大爷,她就不便明目张胆彻查了。

    “去把大爷请来吧。”老夫人又闭上眼睛,长子向来孝顺,至今还没来请安实在有些不大寻常,难道那郭静君还能让儿子连她这个母亲也不放在眼里了?

    随喜低敛着眼睫,眼波流转,伸手摸了摸肚子。

    “饿了?”关老夫人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淡淡一笑,轻抚她的头沉声问道。

    随喜连忙摇了摇头。

    老夫人见到孙女小心翼翼的神情,心中一阵怜惜,这么多年来,她极少和颜悦色对待这个孙女,养成这样胆怯软弱的性子,她也有不是之处。

    “让厨房准备晚膳吧。”她对翠丝吩咐道。

    翠丝答了一声是,各房各院没有开小厨房,只有公家的厨房起灶在供应各房的伙食。

    约有半盏茶的时间,翠丝去而复返,脸色有些沉,蹲了蹲身子,低声道,“回老夫人,厨娘不在,灶炉还未起火。”

    老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恼意,“夫人呢?”

    关娘子正巧撩起软帘走了进来,给老夫人褔了福身,“厨娘去了偏院那儿,那边刚起了灶火。”

    “是谁允许偏院起用小厨房的?”老夫人震怒地一拍炕桌,“走,我倒要看看,这个家到底是谁在做主!”

    关娘子急忙扶着老夫人下了炕。

    随喜在心里微笑,她当然还记得前世也发生过这件小事,只是当时老夫人还在二叔那里,并不知郭静君没有将阿娘放在眼里,私自起了小厨房,前一世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这是让郭静君在老夫人心里彻底没了好感的第一步。

    原来生活的轨迹在她忆起以前的一切之后,就已经不一样了。

    老夫人扶着关娘子的手臂,阴沉着脸往偏院走去,翠丝和翠碧紧忙跟在身后,大家都将一直安静不语的随喜忽略了,所以即使她悄悄跟在她们身后也没有被发现。

    偏院的院门有两个丫环守着,却是郭静君的贴身丫环,妙琴和妙音,这两个丫环见到老夫人和夫人气势汹汹地走来,心中大叫不妙。

    妙琴抬脚就要往屋里走去

    “站住!”老夫人喝了一句,止住妙琴的脚步,然后对翠丝道,“看着这两个丫环。”

    贴身丫环竟然成了守门的粗使丫头,谁还能相信这里头没有古怪,本来是念在郭静君有了身孕,才容许她越过自己一头,添多两个丫环侍候,没想给了三分颜色,倒开起染坊来了。

    老夫人走进了院门,见到旁边的小厨房果然升起了炊烟,脸色更是冷凝下来,“去把厨娘给我找来。”

    关家的厨娘夫家姓崔,大家都管她叫崔家的或是崔妈妈,是个忠厚老实的人,这次到偏院的小厨房来起灶肯定不会是她自己主张的,只是老夫人如今正在气头上没想太多,怕是要发落她了。

    关娘子并几个丫环已经簇拥着老夫人站到偏院屋里前的台阶,就看到郭静君自己带来的贴身丫环妙雪领着一个郎中打扮的老翁从屋里走了出来。

    老夫人气势凛然地看着那妙雪,直到那妙雪抬起头发觉了她们,顿时脸色变得煞白。

    “关老夫人。”郎中打扮的老翁是附近有名的蔡大夫,最是擅长医治女子疾病,在保胎方面更是了得,老夫人没少请他上门给关娘子把脉。

    在偏院见到蔡大夫,又联想家里各种异常,关娘子很快明白过来,应是郭静君出了什么事儿吧。

    关娘子能明白其中关键,老夫人自然也看出这蔡大夫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于是便起了试探之意。

    “蔡大夫,您来了,不知道郭姑娘如何了?”老夫人嘴角飞起笑纹,没有了方才冷凝严肃的表情,面上只有担忧的关切。

    “稍有滑胎现象,要静养数月,切不可随意走动了。”蔡大夫走下台阶,对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笑容微滞,“本来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

    毕竟蔡大夫是外人,她也不敢问得详细,只是略作猜测,才试探问了起来,没想到竟然会是郭静君出现了滑胎的现象,难怪要将崔家的找了过来,难怪家里都是异常的气氛。

    只是这蔡大夫见多识广,自然看出这郭姑娘与关大爷的关系非同寻常,不过是假装不知罢了,“这个……就得问郭姑娘自己了。”顿了一下,想着毕竟关家大爷子嗣艰难,那郭姑娘肚子里的孩子应是关大爷的,便好心提醒老夫人,“这才头两个月,房事方面可免则免,老夫人请多提醒郭姑娘。”

    刚刚在屋里,他也不好当面提醒郭姑娘和关大爷,只是叮嘱了郭姑娘切勿下床走动。

    老夫人绷紧了脸,心里是什么都明白了,“多谢大夫提醒。”

    翠碧送了蔡大夫离开。

    老夫人冷眼扫向妙雪,拉着关娘子的手大步往屋里走了过去。

    “老夫人……”妙雪大叫了一声,转身急忙跟了上去。

    脚步声嗒嗒地传起,屋内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老夫人已经自己撩起软帘走了进去。

    便见到那郭静君苍白着一张俏脸歪在关大爷怀里,眼神含情,病怏怏的模样依旧不忘展露她的妩媚妖娆。

    屋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味。

    老夫人震怒地瞪着关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