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震怒 下
    p票~~~粉红票~~~

    ————————

    关大爷见是老夫人进来,到嘴边的喝斥咽了下去,扶着郭静君躺好在床上,来到老夫人面前,“娘,您回来了?怎么没个人来通传一声,那起丫环都死哪里去了?”

    老夫人哼了一声,“我看不是没人来给你通传,是你眼里根本装不下其他了。”

    关大爷扶着老夫人坐了下来,目光转到关娘子那儿,却见她目光悲伤失望地看着自己,心里一阵的心虚,忙别开眼,“是哪个不要命的丫头敢在娘您面前嚼舌根,我也只是刚过来看一下静儿。”

    “有你在这里,谁敢在我面前嚼舌根?”老夫人横了他一眼,挥开他的手。

    郭静君掀开大红牡丹掐丝软被想要下床行礼,“老夫人,都是妾身的错,您别怪大爷。”

    “你住嘴!大夫既然让你躺着就躺着,我说着话,你插什么嘴!”老夫人冷扫郭静君一眼,看到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亵衣,酥胸若隐若现风光无限,心中怒火更盛,这哪里像个深闺姑娘该穿的衣服?这哪里像有了双身子的人?一点矜持都没有!

    郭静君愣了一下,双眸立刻浮起水雾,含情憋屈地看向关大爷。

    “娘,静君身子弱,我才多陪她一会儿。”关大爷解释着,“本来是该到居士林接您的,实在是儿子的不是,您别生气。”

    “身子到底有多弱需要你连差也不当了,一整天留在这里?”老夫人冷冷地问道。

    关大爷脸上闪过一丝窘迫,刚去上差没多久,郭静君的丫环就去找他,说是想请他回家吃午饭,然后在郭静君的温声细语柔情万千的服侍下,心热身躁,一时顾不上许多便抱起她翻云覆雨……

    “是谁主意开了偏院的小厨房?”老夫人不理关大爷,冷着脸问道。

    关大爷干笑几声,“这不是因为静君有了身子不方便,才让厨娘过来先开了小厨房,明日再请个厨娘回来。”

    “有了身子怎么就不方便了?难道还短了她吃的喝的?”老夫人怒声问。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关大爷抹了抹额头,求助地看向关娘子,关娘子低着头不去看他。

    “那又是什么意思?到底什么事需要让家里的丫环都隐瞒着?贴身丫环都使去守门,连蔡大夫都请来了,昨天看着生龙活虎,还能和丫环在门外拉拉扯扯要生要死,怎么今日就连下床都不行了?”老夫人声色俱厉地问着,她已经是过来人,郭静君是不是身子弱她哪里会看不明白,方才蔡大夫已经言语提醒,根本就是郭静君和关大爷不懂避忌,竟然在这时候行房事。

    想到这点,老夫人心口又涌起一口气,这还是白天呢!正经的深闺女子会在大白天勾引丈夫吗?何况还有了身孕!

    郭静君嘤嘤泣了起来,“老夫人,是大爷不想您和夫人担心,才让家里的丫环瞒着,妾身也不是什么大事,稍微休息就好了,是大爷心疼妾身,才劳师动众,惹得老夫人生气,妾身实在罪该万死。”

    老夫人沉着脸不去回应郭静君的话,只觉得这如肝肠寸断的哭声教人心烦。

    “郭姑娘还是听大夫的话,既然蔡大夫让你数月不得下床榻,你便要好好休息,就是不为孩子想,也要为自己的身子想。”关娘子见老夫人不回答,郭静君又哭个不停,只好低声劝了几句。

    郭静君握紧了拳头,柔顺地应道,“姐姐说的是。”

    翠碧领着崔家的撩起帘子走了进来,“老夫人,崔家的来了。”

    崔家的见到老夫人,恭敬地行了一礼,“老夫人。”

    “崔家的,把今日家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来。”老夫人眯起眼睛,像入定般面容平静,声音却透着严厉。

    崔家的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老夫人面前,没有看到关大爷带警告性的眼色,一字一句讲了起来,“老夫人和夫人出门没多久,郭姑娘便使人过来要准备午膳,要的都是大爷喜爱的菜式,奴婢做好午膳后,郭姑娘的两个丫环便去取,只是……”崔家的顿了一下,“妙雪却说郭姑娘最是喜欢她亲手做的莲子糖水,要亲自给郭姑娘煮一碗糖水,还让奴婢离开厨房,奴婢便回了自己屋里。”

    莲子有益肾涩精止带,滋补元气的作用,也能预防女子早产滑胎,郭静君想吃莲子无可厚非,老夫人听着并没有什么表情。

    关娘子目光柔和看着崔家的。

    “奴婢吃过午饭之后,便回到厨房收拾,发现锅里还剩一小碗莲子,奴婢不想浪费,便想留下来,却发现这莲子的味道有些不对。”崔家的快速看了关娘子一眼,又低下头。

    老夫人的眼睛睁开一线,“哪里不对?”

    “回老夫人,奴婢以前也在别的大户人家当过厨娘,有些见不得人的药膳也煮过,这莲子糖水里的味道似曾相似,若是没有猜错,应是那仙灵脾。”崔家的回道。

    郭静君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灰白如死,目光颤颤如水地看着关大爷。

    关大爷瞪大眼睛,“你说莲子糖水里面下了仙灵脾?”

    没有人怀疑崔家的说的话,因为她确实曾经在大户人家里当过厨娘,若不是那家人后来没落了,他们也请不到崔家的来当厨娘。

    仙灵脾亦叫淫羊藿,是许多大户人家后院必备之物,用以催|情作用。

    “妙雪,你从哪里来的这东西?”郭静君大声喝住妙雪,绝对不能让老夫人知道她有这个催情的药,否则她一个未出嫁的深闺姑娘如何解释从哪里得来的仙灵脾。

    妙雪不敢置信地看着郭静君,这明明是姑娘给她的……

    但看到郭静君瞪大的双眸,妙雪咬牙低下头,心想着,自己替姑娘承了这罪总比她们被赶出关家的好……只要她认了,以后姑娘就会更加念着她的好吧,她跪了下来,“是奴婢被猪油蒙了心,是奴婢怕姑娘受了冷落,才偷偷在外面买了这不要脸的东西,老夫人,大爷,是奴婢的错,不关姑娘的事。”

    关大爷抬脚踹了过去,正中妙雪的胸口,“混账东西!自作主张!”

    妙雪喉头一阵的腥甜,却不敢反驳,只是忍着泪水匍匐趴在老夫人面前,“是奴婢该死,老夫人您饶了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

    老夫人的胸膛起伏着,看来是气得不轻,“拉下去!”

    随喜听到老夫人的话,心中不禁有些着急,这郭静君真是狠心,连贴身丫环都能推出来当替死鬼,如果老夫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再要找到郭静君的把柄就难了。

    郭静君趴在枕头上哭得肝肠寸断,“是妾身不懂得教管奴婢,是妾身的不是。”

    关大爷怜惜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这哪里是你的错,分明是那贱婢不知分寸。”

    崔家的看着老夫人,好似还有话未说。

    老夫人看了郭静君一眼,又问道,“崔家的,你又为何开了小厨房的灶?”

    关大爷没想到老夫人还纠结这个问题,尴尬之间又有些不耐烦。

    “回老夫人,到了日跌时候,大爷突然使人到厨房要热水,因为厨房的灶熄火了,大爷便让我到小厨房来起灶,如今正在给郭姑娘煮药汤。”崔家的回道。

    老夫人缓了缓口气,“炎波,你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请蔡大夫?”

    声音虽然平缓,已经有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预兆,关大爷知道已经是隐瞒不住了,只好站起来带着愧疚道,“就是静君有些见红了……已经找了大夫,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娘您放心。”接着生气叫道,“若不是那贱婢,儿子也不会如此冲动。”

    “莲子糖水原来是给你吃的。”老夫人淡淡地道。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似乎就是那个不知好歹的丫环了,怎么能让郭静君轻易地过关呢?站在角落的随喜紧握着拳头,眼波流转着。

    “娘,这只是意外,不会有下次了。”关大爷道,“静君也是想把莲子糖水给我解渴,没想到里面加了仙灵脾,如果不是那个贱婢,也不会害得静君差点儿小产……”

    “你这话也说得出口?”老夫人怒声道,“到底还是你不知节制!”

    郭静君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夫人,她肚子里有关大爷的孩子,这是最能讨好老夫人的了,没想到今日会功亏一篑,本来只是想更加抓住关大爷的心,谁知道差点把这块肉给整没了。

    若是没了孩子,她也不必留在关家了。

    ————————

    终于看到大家的留言了,~~~~(>_<)~~~~感动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