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禁足 下
    老夫人走出屋里,郭静君的另外两个丫环缩着肩膀站在院门旁边。

    就算要换了郭静君身边的人,也得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替换,老夫人沉声对翠丝道,“让这两个丫环先回去服侍郭姑娘。”转头对关娘子道,“明日就去物色一个有经验的妈妈,年轻的丫环不知道哪些该为哪些不该做。”

    关娘子低声道,“是,娘。”

    老夫人回头看了一眼,重重地叹了一声,“崔家的赶紧去准备晚膳吧,这小厨房既然起灶了,就算了,明日再请一个厨娘回来。”

    关娘子一一答应着,心里却盘算,开了小厨房,再请来一个妈妈和厨娘,家里的花用是要增添不少的,刚买的庄子未到收成的时候,看来要在其他方面节省一些了。

    送老夫人回了上房,崔家的已经赶紧去准备晚膳。

    “先带姑娘下去梳洗吧。”老夫人把随喜打发了下去,有些话不方便让孙女知道。

    关娘子看了关大爷一眼,“娘,我去厨房看看。”

    老夫人轻轻颌首。

    屋里只剩下老夫人和关大爷母子。

    关大爷端着茶盏,“娘您别生气,一切都是儿子不好,是我不该去招惹了郭静君,如此就不会惹您不痛快。”

    老夫人接过茶盏放在炕桌上,无奈地叹了一声,“你坐下说话吧。”她摇了摇头看着最让她放不下心的儿子,“我不是不让你纳妾,你都要三十了还没有子嗣,我心里是比谁都着急,惠云是伤了身子没办法,可你扪心自问,你与那郭静君在一起,真是为了子嗣?我瞧着她实在不像正经人家的姑娘,子嗣固然重要,也不能没了门风。”

    “娘,您放心,我认得静君的兄长,并非不三不四之人。”关大爷保证道。

    “到底品行有差,只可当妾,不能为妻。”老夫人浅浅地吐出一口气,“要是惠云能生就好了。”

    关大爷斯文俊逸的脸露出几分的消沉,“……确实遗憾。”

    “我话就到这里了,你自己的前程自己心中有数,好不容易才补上了好缺,又有将你视作嫡系亲信的上官,只要你克尽厥职,尽心尽力当差,将来必然往上一步,别因为一些儿女私情自毁前路。”老夫人劝道。

    “娘请放心,儿子心中自有定数,谁才是我该敬重珍惜的,我不会忘记。”关大爷安慰老夫人,他不是毛头小子,也许开始是有些不知分寸,如今是想明白了什么才是紧关重要的。

    “你能明白孰轻孰重自是最好,时候不早,你也回去吃饭吧,我这儿有随喜陪着。”老夫人让关大爷回自己屋里去。

    关大爷怔了一下,才想起今日的老夫人似乎对随喜有些不同以往,便试探问道,“今日去了居士林,没什么事吧?”

    老夫人紧绷的脸终于露出微笑,“没什么事儿,今天青居真人见了随喜,与我们随喜真是有缘。”

    这就是老夫人今日对随喜特别的原因?关大爷有些不以为然,“那就好,那儿子先告退了。”

    “回去吧。”老夫人点了点头。

    关大爷离开之后,老夫人便让翠丝去把随喜带过来。

    且说另一厢,偏院,屋内。

    老夫人离开之后,妙琴和妙音就赶紧进了屋里,见到郭静君娇俏的脸颊失去颜色,灰白如死地跪坐在地上。

    “姨娘。”妙琴和妙音对视一眼,赶紧过去将她扶了起来,妙琴劝道,“姨娘,地上有凉气,大夫叮嘱了让您好好休养的,您可要多多保重才是。”

    郭静君慢慢地躺到床上去,目光呆滞地看着天青色的柳叶暗纹帐幔,明明是胜券在握,只差一步就能得到她想要的,怎么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一败涂地?

    只差一点点……

    她伸手轻轻覆盖在小腹上,还差点把这护身符给整没了,想起那凶险的情况,心中便是一阵的发凉,幸好那大夫来得及时才没有造成遗憾。

    可到底还是被老夫人知道了。

    已经是让大爷命令下去,谁也不许在老夫人和夫人面前嚼舌根,百忙中还是有了错乱,不该让那厨娘到偏院来的,如果不是拿厨娘……老夫人就不会到她这里来,不到偏院来的话,又怎么知道她因何事请了大夫。

    突然想起给自己当了替死鬼的妙雪,郭静君呆滞的眼神渐渐有了生气,夹杂着愤恨,“妙雪怎么样了?”

    妙音低声道,“被大爷踢中了心口,在屋里躺着呢。”

    “把我那柜子里的散淤血药膏给她送去,若是不见好,明日得去请大夫。”郭静君有气无力地说着,被那老货禁足在偏院,她犹如折翼的蝴蝶,再也无心展现她的美丽了。

    没有老夫人和夫人的允许,怎么能出去请大夫?妙音心中暗想着,却不敢在这时候说出来让姨娘堵心,拿了药膏就撩起帘子出去了。

    “姨娘,您要不要吃点东西?”妙琴小心翼翼地问道。

    郭静君摇了摇头,继续睁大双眸看着帐幔。

    妙雪从小就跟着她,是唯一一个对她知根知底的人,推她出来当替死鬼,也是万不得已的下策,本来已经能蒙混过关,让老夫人不再追究她落红的事情,偏偏香炉的味道被察觉出来。

    突然想起那个有一双像星星般明亮的姑娘,叫随喜是吧,如果不是她突然说起屋里的香味怪异,老夫人怎么可能察觉得到?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根本没人注意到那香炉。

    这小姑娘难道是故意提醒老夫人……

    怎么可能?才屁点大的孩子,会有那样的心机吗?只是凑巧而已吧。

    不管怎样,这梁子也算结下了,不是那小蹄子的插嘴,她至于被软禁起来吗?

    以为将她禁足了,她就会认输吗?她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放弃争夺,唯今之计,只有将身子养好了,生下儿子……才能在关家站稳脚跟,“妙琴,去厨房端些吃食的来吧。”

    妙琴听到郭静君的吩咐,脸上露出松口气的笑意,“是,姨娘。”

    崔家的听了关娘子的吩咐,给郭静君准备了一些清淡菜式,又炖了养胎补气的汤水,给妙琴端去之后,她便收拾了自己身上的油垢,亲自给关娘子送一盅炖汤过来。

    “……夫人,这汤加了龙凤调经丸,您趁热喝吧。”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闪忽闪忽的灯火照在关娘子面上,如蒙上一层柔和的光芒,显得她肌肤更无暇莹润。

    “麻烦你了。”关娘子示意崔家的坐到炕上来,“大爷去了书房,你坐上来说话吧。”

    崔家的褔了福身坐到另一边炕上,“夫人今日看起来气色好了许多。”

    “凡事看开些,心情也宽阔了。”关娘子慢慢地喝起汤,声音不疾不徐,像温润的珍珠般,“今日之事得谢谢你。”

    崔家的露出一个本分憨直的笑容,“奴婢是您招呼进关家的,难道还能帮别人让您委屈吗?”

    关娘子淡淡笑了起来,“以你手艺,留在关家实在屈就。”

    “夫人这话真是折煞奴婢了。”顿了一下,崔家的才略抬眼睫,“我也只是求一个安稳生活。”

    “谁不想要岁月静好……”关娘子幽微一叹。

    “夫人,您性子也实在软了些,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想想姑娘,真让那女人成了头一份,还不知道要跋扈到什么程度,我是见惯了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妾的争宠手段,哪一个不是有吃人不吐骨头狠招,您可千万小心了。”她如今练成这般谨慎的性格,也是因为当初不小心卷入世家后院女人的争宠招数里,才会连累了丈夫差点被打成了残废。

    若不是遇到关娘子,只怕……她轻轻地摇头,往事俱往矣,不应再多想。

    “我知道,如今她已经被禁足,耍不出什么幺蛾子了。”关娘子笑着道,今日找不到在厨房找不到崔家的,她就知道老夫人必会大怒,不需要她多暗示,向来沉默安静的厨娘就知道该怎么让她在这件事中得到利益。

    崔家的暗暗一叹,关娘子到底还是太善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