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家事 下
    随喜看着手中的白色绢布,头皮有些发麻地拿着炭块,是专门描绘女红的软墨,她还以为今天祖母要跟她讲什么大道理,没想到原来是要开始教她女红。

    别人家的姑娘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女红了,她已经八岁了才来入门……上辈子她最不擅长的就是女红,当时不能静心学习,也没有心教她,祖母一心只在孙子身上,阿娘身子也不好,那时候家里永远笼罩着一层阴影,她哪里有心思学习女红。

    有一技傍身对自己总是好的!女子十岁该进学堂念书,上辈子阿爹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没有让她去学堂,这一次她断不会让别人决定她的人生路。

    深吸了一口气,随喜低头认真地描绘柳叶,总得从最简单的开始。

    老夫人歪在临窗的软榻,眯眼看着孙女认真的模样,端严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纹,看来很满意随喜这好学的态度。

    “女子都得学女红,将来给自己做的嫁衣若是好,也能给自己争一分脸,平时给家里长辈秀鞋子袜子的,也能讨几分喜爱……”老夫人低声说了起来。

    随喜抬起头眯眼笑着,“等我学会了,也给祖母绣袜子。”

    老夫人笑得如一朵菊花,“好,我等着你的袜子。”

    随喜将柳叶画好递给老夫人看。

    “画得不错。”老夫人点了点头,细枝蒲柳,已经有些神韵了,“绣出来看看。”

    因为不是第一次画的,自然手法熟练些,老夫人一向喜欢聪慧的姑娘,她也只是想要讨她老人家高兴,才没有故意藏拙。

    实际上她的水平也就如此了,再要好一些是没办法的,前世她只学了些皮毛而已,勉强能绣个荷包罢了。

    她捻着绣针一线一线地绣了起来。

    老夫人闭眸浅眠,略有一刻钟的时间,随喜才把这柳叶给绣了出来,形状倒是没变,就是少了些灵气,显得有些死板了。

    老夫人看到她绣的这叶子……怕是要失望了吧?

    随喜看着被针扎了几次的指头,太生疏了,比以前绣的更要难看些,难道在这方面她真是一点天赋都没有?

    “给我看看。”老夫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好看。”随喜小步挪过去,脸上带着羞涩的表情。

    老夫人笑了笑,“我第一次绣出来的东西也不能见人。”

    “真的?”随喜眼睛亮了起来,将缩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把绣了柳叶的绢布给老夫人看。

    在给老夫人捶背的翠碧轻笑着,“姑娘绣得已经算不错了。”

    “嗯,比我那时候的要好,多下些功夫,将来会更好。”老夫人笑着点头。

    随喜甜甜地笑了起来。

    老夫人将她的手牵了过来,吩咐翠碧,“去把薄荷膏拿来。”又对随喜道,“刚开始学,扎伤指头是寻常的事情,熟练之后走针穿线就自如了。”

    “嗯,随喜晓得。”随喜认真地回道,这点小痛不算什么,这世间最痛的她都经历过了,还怕伤了指头这点痛么?

    真是乖巧听话的人儿,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孙女其实也很贴心,冷落了那么多年,以前家里拮据的时候,还没少打骂她,想起过去……老夫人心里生出了内疚,愈加觉得要对随喜好一些。

    指头的刺痛在抹上薄荷膏之后减轻了不少,随喜拿起软墨想要继续描绘花样。

    “休息一会儿,吃些点心。”老夫人道。

    随喜这才拿起桌子上的红豆糕小小地咬了一口。

    没多久,关娘子就来了。

    “……张绣娘过来量身,定了尺寸就能制新衣了。”关娘子笑着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颌首,“给随喜量量,她正在长个子,我是老太婆了,尺寸能改不了的。”

    关娘子身后是绣铺来的绣娘,姓张,三十来岁的模样,生得白皙圆润,笑起来见牙不见眼,是个很和气的妇人,听到老夫人这样说,她马上就笑着道,“哎哟,老夫人真是爱说笑,您看起来可是和去岁没区别,反而是越来越年轻了,今天可要做几套颜色鲜丽一点才好。”

    “老太婆了还穿什么鲜丽的衣裳。”女人都爱听好话,不分年龄。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些。

    “颜色鲜丽,人也精神一些,娘不妨多穿些颜色艳点的衣裳。”关娘子在旁边提议道。

    随喜偎依到老夫人身边,“祖母一点也不老,要穿得漂漂亮亮的。”

    老夫人点了点随喜的额头,“你懂什么!”

    “我懂的,祖母要漂漂亮亮的,阿娘也要漂漂亮亮的,这样看着开心。”随喜明澈的双眸犹如纯净的泉水般熠熠动人。

    这天真可爱的模样,看得老夫人和关娘子都会心一笑。

    “好,好,就做几套颜色鲜一点的。”老夫人笑着道。

    张绣娘诧异地看了随喜一眼,她一年来关家也有几次,关老夫人以前似乎不太重视这个孙女的,怎么这次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她记得以前关姑娘的眼睛是睁不开的,没想到只是几个月没见到,已经就睁开眼了,本来平凡的小脸因为这双熠熠如星的眼睛变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诧异只是在她眼底飞逝而过,很快就笑着给老夫人量身,“……姑娘的样子长得真好,嘴儿又甜,莫怪老夫人这样疼惜。”

    老夫人笑道,“自己的孙女还有不疼惜的道理?”

    关娘子闻言嘴角就绽开淡淡的笑,怜惜地看向随喜。

    随喜也含笑在望着她,眼底充满了担心,她微微一怔,女儿却已经甜甜对她笑了起来。

    给老夫人和随喜量了尺寸之后,便拿了几个颜色的布料来给老夫人选,老夫人果然选了几个颜色比较艳丽的,也给随喜选了几样款式。

    “娘,我这就到偏远那边去,给郭姨娘也量了尺寸?”关娘子低声问着。

    老夫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关娘子便领着张绣娘往偏院去了。

    “……怎么?偏院有客人?”出了上房,那绣娘脸上客气礼貌的神情便放松下来,和关娘子低声说着话。

    以前家里拮据的时候,关娘子会做些女红到绣铺去换银子回来补贴家用,一来一去,便和绣铺的张绣娘熟悉起来,这两年来也没少招呼生意给她。

    “是有一位娇客。”关娘子淡笑着道。

    张绣娘压低了声音,“瞧你脸色憔悴,该不是……”

    关娘子低下了头,“最近家事比较忙。”有些苦楚只能咽在心里,就是怎么信得过的人也说不得。

    “要多休息。”张绣娘是个心思通透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关娘子的失落,只不过人家不想说,她也不好再问下去。

    到了偏院,关娘子眉心不自觉地蹙了起来,心里还是有些抗拒走进这里。

    郭静君躺在床榻上养身子,听到关娘子来了,急忙要起身迎接。

    关娘子走了进屋里,“郭姑娘今日身子好些了吗?”

    “多谢姐姐关心,妾身已经没有大碍了。”郭静君撑起身子,虚弱无力地歪倒在床上。

    “郭姑娘言重了,我担不起你这声姐姐。”关娘子淡淡地道,不许郭静君喊她一声姐姐,便是还不愿意承认她的身份。

    就算老夫人和关大爷承认了也好,她也是不愿听郭静君叫她一声姐姐。

    郭静君咬了咬牙,挤出柔顺的笑容,“姐姐还是不愿意原谅我。”

    “家里要添新的冬裳,你若是不方便起身量身子,这该怎么量身做衣裳呢?”关娘子轻声说着,目光平淡没有正眼看郭静君。

    郭静君还没资格跟她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

    “妾身能下地的。”郭静君扶着妙琴的手下了床榻。

    关娘子勾唇浅笑,让湖湘出去把张绣娘请了进来。

    张绣娘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丰姿绰态的年轻女子,脸上略显得苍白,眉眼间难掩勾魂的媚色,不像端庄纯白的姑娘……关家向来注重门风,怎么会有这样的客人?

    想归想,她还是利落地给郭静君量了身子,虽然和关娘子算得上知己,但哪个家里没有些不想让外人知道的秘密?

    量了尺寸,关娘子一刻也不愿多待,交代了一句,便和张绣娘出了内屋,“厨娘已经找来,以后这边的膳食就由小厨房供应了。”

    郭静君在关娘子离开之后,才恨恨地唾了一口,“嚣张什么,以为我不能翻身了吗?一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还能得瑟多久?”

    妙琴听了不敢附话,只是小声问道,“……姨娘,妙雪该怎么办?是不是得请大夫?”

    “请什么大夫?难道要我去求那个贱人吗?”郭静君像突然被踩到了尾巴,尖声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