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医治 中
    走到偏院,发现院门竟然没有小丫环守着,随喜抬脚就要走进去。

    “姑娘,您要进去?”平灵惊愕地拉住随喜的手,眼睛瞪得老大,这偏院是什么人大家心里都清楚,本来该是关家最娇贵的人,可是偏偏做出那样的丑事,如今可是谁也不愿意靠近这偏院的。

    “我想去看看那个妙雪。”随喜低声说道。

    “去看来作甚,又不是咱们家的丫环,老夫人知道您到这里的话,会不高兴的。”平灵劝道。

    她当然知道后果!可是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寻找机会出手改变命运的走向!

    可是为了未知的赌局而让被老夫人责骂……她还是有些犹豫了,站在院门外犹豫着。

    “姑娘,您看。”平灵突然扯了扯随喜的衣袖,下巴扬了扬。

    随喜抬头看了过去,见到守门的小丫环扶着一个头发散乱,脸色灰白的女子慢慢地走过来,见到她们的时候,那小丫环还吓了一跳,“姑娘……”

    是妙雪!本来红润可人,犹如出水芙蓉的脸蛋失去了光华,还不断地弯腰咳嗽着,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了。

    “她怎么了?看起来好辛苦。”随喜指着妙雪疑惑地问着,天真无暇的样子。

    “妙雪姐姐生病了,姨娘说让她到外面去养病。”小丫环回道。

    “生病了为什么要出去外面养病,不请大夫吗?”随喜盯着妙雪的眼,见她眼底蓄满了泪水,有不甘也有怨怼。

    “呃,姨娘……姨娘说外面好养病。”小丫环支吾着,就见到妙琴脸色惊慌地踩着碎步走了过来。

    “姑娘怎么会在这里?要不要进去坐会儿呢?”妙琴干笑着对随喜道。

    随喜摇了摇头,“我只是经过而已。”

    妙琴笑了笑,“那就不打搅姑娘散步了。”说完,瞪了那小丫环一眼,“还不赶紧扶妙雪姐姐出去。”

    “没有祖母和阿娘的同意,家里的丫环是不能随便出去的,除非不是我们关家的丫环才能出去哦。”随喜看着妙雪,笑嘻嘻地对妙琴道。

    妙琴尴尬地看着妙雪,这要怎么办?郭姨娘要把妙雪赶出去消消大爷的气儿,可是没有老夫人的同意,妙雪又不能出内院,这要怎么办?

    “咳,咳,姑娘……救奴婢,求……咳咳,求求您……”妙雪突然挣扎开小丫环的手,整个人软倒在地上,唇色青白,不断地咳嗽着。

    看来阿爹踢的那一脚并不轻!随喜皱眉看着妙雪,这个人是郭静君带着进关家的,被主子当了替死鬼还要被赶出去,连伤也没来得及治……

    应该会对郭静君心生怨恨吧?

    “要去求老夫人才好……”随喜低声说着,然后抬眼看了看天色“祖母应该醒了,平灵,我们回去吧。”

    “咳咳,姑娘……”妙雪哭了出来,她不要被送走,她如今连站着都觉得没有气力,要是被赶出去要怎么办?连当粗使丫环也不行了。

    随喜疑惑看着她,“你是郭姨娘的丫环,她怎么不请大夫给你看病呢?”

    妙雪泪流满面,她于郭静君而言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哪里还会顾上她的死活?“姑娘,奴婢不想被赶出去,咳咳,求您帮奴婢在老夫人面前求情……”

    “还不赶紧把妙雪扶回屋里,等明日再送去外面养病。”妙琴怕妙雪多说多错,反而惹怒了郭姨娘,把气都出在她身上。

    随喜深深看了妙雪一眼,看着她被小丫环和妙琴强拉着回了偏院,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容。

    回到上房的时候,老夫人已经醒了。

    “去哪里了?”随喜走了进来,老夫人就淡淡地开口问道。

    随喜扬了扬手里的含苞欲放的桂花,“庭园里的桂花长得好,我给祖母折了一些,插在窗边的花瓶里,满屋子都是香味呢。”

    老夫人笑了起来,“我这外面的院子也种了桂花,用得着去庭园摘吗?”

    翠碧过来接过随喜的桂花,窗边摆着一架檀木高几,上边放着仕女彩瓷花瓶,她将桂花插在花瓶里。

    随喜说起在庭园的事儿,“……以前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样的,想趁机会到处走走,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到了偏院,原来是郭姨娘的院子,我想着是不是经过了就应该去问候几句,没想到……”

    突然就停顿了下来,老夫人挑眉看了过来,“没想到什么?”

    本来是不高兴孙女没有她的允许到处去的,可是听到她说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样子,心又软了下来,到底是个小孩子,又才刚能看见,好奇一些也是无可厚非。

    “原来郭姨娘屋里的丫环生病了,一直捂着胸口,就是那个被阿爹踢到的那位,郭姨娘说要将她送出去养病,可是我看着已经要天黑了,便觉得应该来问祖母一声,祖母,我这样说对不对呢?”随喜怯怯地问道。

    老夫人慈爱地抚着她的头,“没错,你这样说的对,那个叫……妙雪的丫环病了?”

    “是啊,病得好厉害,说话还一直咳的。”随喜点头,脸上露出怜悯的神情。

    老夫人低眸看着她,这个孙女很善良!心地善良的女子会温和宽厚,这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气度,该罚则罚,该赏则赏,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宽容的心。

    这个孙女越来越对她的心思了。

    “她做错了事儿,本来就该惩罚的。”老夫人轻声说道。

    随喜在心里思量着祖母这样说的目的,她记得上辈子的祖母……对下人都很好的,而且还是信奉道学,本来就有慈悲为怀的心态,而且祖母一向行善积德,断不会轻易将一个丫环折磨至死,罚是要罚,可没必要把人打得重伤了也不闻不问。

    “不是已经罚过了吗?她会知道错的。”随喜小声回着话。

    不管怎样,那丫环也是儿子踢伤的,虽说只是丫环,到底也是人命,“翠丝,去把人接到平房,收拾一间屋子给她,再请个大夫看看,就说这是姑娘的恩典。”

    翠丝应了一声喏,转身离去。

    随喜听到老夫人的话,眼底闪过一抹璀璨光芒,忍不住腹诽着,妙雪啊妙雪,我如此费尽心思救下你,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