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医治 下
    郭静君斜躺在临窗的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张雪白柔软的薄被,难得脸上没有上妆,肌肤滑嫩白皙,只是眉眼间还有几分愁色和病容。

    妙音在给她捏腿,一边拿眼角瞄着,低声说道,“姨娘,奴婢去把窗门给关上吧,您身子娇贵,可不能见风。”

    “死不了。”郭静君懒懒地叫道。

    妙音欲言又止。

    软帘微动,妙琴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把人送出去没有?”郭静君头也不抬地问着,语气透着冷漠。

    到底是服侍了那么久的奴婢,怎么能说送走就送走,还受了那样的重伤?妙琴和妙音面面相觑,彼此心里都有些发凉,往后若是自己犯下什么错儿,郭姨娘是不是也像对待妙雪一样,对她们毫不留情?

    想归想,面上还是不敢表露出来,“出去的时候遇上姑娘,说得经过老夫人和夫人的同意才能离开,奴婢便把妙雪抬了回来。”

    郭静君将手中的茶杯往地上摔去,“遇上姑娘怎么了?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指使我的丫环,去,把妙雪给我送走!”

    她昨晚想了许久,该怎样夺回大爷的注意力,该怎样让老夫人重新接纳她……只有送走了妙雪才是最好的办法!关大爷气的是妙雪下药的事儿,所以只有让妙雪消失在视线中,关大爷自然就会消气,会重新宠爱她……

    “垂花门那儿有守门的丫环,怕是会引起老夫人的不悦,不如还是等明日,已经天黑了。”妙琴低声求情,这时候把妙雪赶出去是要出人命的。

    郭静君眼神一厉,声音尖锐,“你这是在教我如何做吗?”

    “奴婢不敢!”妙琴急忙跪了下来。

    在给郭静君捏腿的妙音也吓得跟着跪在地上。

    “滚出去!”郭静君见她们一副怯懦怕死的模样,只觉得更加烦躁,没好气地挥了挥手。

    妙琴赶紧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

    郭静君咬了咬唇,继续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让关大爷眼里只有她,要论勾引手段,她自然是不会输给那个罗惠云,可是最重要的是,她被禁足了……

    连见关大爷一面都难,怎么让他注意到她?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的法子,妙琴怯怯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姑娘,老夫人身边的翠丝来了。”

    郭静君闻言大喜,果然那老货还是关心她肚子里这块肉的,应该是给送补品来了吧?是了,只要她用心讨好了老夫人,还怕什么禁足,还怕什么见不到大爷的?

    她急忙掀开薄被,趿了鞋走到床榻躺了下来,声音疲弱地应着,“请翠丝姑娘进来。”

    翠丝弯低腰走了进来,笑得客气礼貌,“郭姨娘。”

    两手空空的,不是来给她送补品,那应该也是来问候她的吧,郭静君暗想着,嘴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翠丝姑娘请坐。”

    “不敢,奴婢是替老夫人来传话给郭姨娘的。”翠丝的眼睛圆圆的,笑起来眯成一线,她不留痕迹将郭静君从头到脚观察了一遍。

    看起来精神似乎还不错,一点也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虚弱无力,眼角又瞄到有茶迹的地面,嘴角的笑容愈加深了。

    “老夫人有什么要吩咐的,将我唤过去就是了,怎么还要麻烦翠丝姑娘走一趟。”郭静君温柔说着。

    “郭姨娘身子娇贵,且这时候不方便出门,怎么好让您过去。”翠丝笑了笑,“郭姨娘的脸色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郭静君摸了摸脸,尴尬地笑了笑,“是大夫的药好。”

    “蔡大夫可是西里城出了名的好大夫,对了,郭姨娘屋里似乎还有一个丫环病着,毕竟您身子娇贵着,屋里不能留着病人,老夫人让我过来讲她带到别处去养病,等她身子养好了,再给您送回来。”翠丝清脆地说道,每说一句,郭静君的脸色就沉下一分。

    “老夫人让您来接妙雪?”郭静君不确定地重复问了一遍。

    “这还是我们姑娘动了恻隐之心,求了老夫人才答应下来的。”翠丝含笑看着郭静君。

    “不劳姑娘费心,我自己的丫环自然是住我院子里,怎么有到别的院子去住的道理。”郭静君沉着脸道。

    “是将妙雪接到平房去住,家里的丫环都住那儿呢。”只不过因为郭静君身份不寻常,才没让她身边的丫环跟着家里的丫环住一块儿而已。

    郭静君闻言就想动怒,随即想到这翠丝是老夫人身边的红人,又生生把火气压了下来,只是在心里将随喜诅咒了千万遍,要这个小蹄子多管闲事!

    “……只是那妙雪做错了事儿,若是不赶出去,怕惹老夫人和夫人不高兴。”郭静君低下头,轻声说道。

    “老夫人向来宅心仁厚,对下人从来宽厚,只要妙雪知错能改,老夫人自然不会放在心上。”翠丝笑道。

    “到底是我调教无方,怎能让老夫人来替我教丫环。”郭静君仍是不愿意放人,心底也有些忐忑,怕的是妙雪到了老夫人那儿会乱说话!

    翠丝皱起了眉,“既然郭姨娘不懂得调教丫环,就更应该让妙雪去学学规矩,免得又犯下了错。”

    “你……”郭静君气结,似乎没有借口拒绝,毕竟妙雪那死丫头真的病了,而她又了双身子,院子里却是不能住着病人。

    “郭姨娘若是没有什么事儿吩咐的话,奴婢这就是带妙雪走了。”翠丝笑道,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郭静君坐直身子,“老夫人只让你来带人,就没别的话说?”

    “老夫人让您好好再院子里休息养身子,郭姨娘,奴婢告退。”翠丝褔了福身,撩帘而出。

    郭静君气得眼角只抽,声音尖锐地把妙琴喊了进来。

    妙琴急忙走进来,“姨娘?”

    “我要见大爷!去把大爷给我请来。”郭静君气急败坏地叫着,有些不顾形象。

    可是,老夫人昨天不是说了,不许大爷见姨娘的……妙琴心里想着,但也知道要是这时候她说出来这样的话,说不定会被郭姨娘给活生生撕了。

    郭静君的表情看起来实在有些狰狞。

    “是,奴婢这就去请,姨娘您别生气。”妙琴急忙安抚着,怕郭静君会伤了自己,“您千万要保重身子。”

    郭静君大口喘着气,理智终于在怒火中恢复了一点,“出去吧。”

    翠丝从屋里出来之后,便带着两个小丫环去把妙雪扶了出来,她皱眉看着脸无血色的妙雪,只觉得这个郭姨娘真真是个心肠狠毒的女子,就算不想留着这丫头在身边,起码也该医治好身子才赶出去,人都站不住了,这要出去了还能活多久?

    大爷怎么就被这样的女人被迷住了,哪里比得上夫人半点的?

    在上房后面有一溜平房,是丫环们的住所,翠碧已经收拾了一件屋子出来给妙雪养病。

    安置了妙雪,翠丝就回到屋里。

    老夫人和随喜正在吃晚膳。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老夫人才示意翠丝回话。

    “……看着身子好了许多,说话中气十足,那丫环被踢中了心口,肿了一大块,咳个不停,已经安置在平房那边了。”翠丝说着去偏院的经过和感受。

    老夫人缓缓地点了点头,简单地示下,“去请大夫吧,别耽误了。”

    随喜眼波一动,嘴角翘了一个小弧度。

    妙雪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耳边传来大夫温和的声音,“……还算及时医治,否则再拖下去,就要咳出肺痨了,先开几服药试试,我过几日再来,晚上找个人用药酒在淤血处推推,气血流动了,也能好得快一些。”

    “多谢大夫。”是老夫人身边那个丫环的声音,她将大夫送了出去。

    没多久就回来帮她擦药酒,一边低声说着,“要不是姑娘求了老夫人,只怕你是……要记得这点恩情才好。”

    妙雪伸手捂着脸,温热的泪水沾湿了手心,她要紧了唇瓣忍住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