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到来 上
    关大爷在后间净身,关娘子在外间听着湖湘的回话。

    “……刚进了垂花门,那妙琴就过去了,说那边的女人要见大爷,大爷差点就过去了,到了半路遇上老夫人身边的翠碧,才去了上房,没到偏院那边去。”湖湘压低声音,在关娘子耳边说着。

    “大爷真想去那边?”关娘子眼神一黯,手指攸地握成了拳头,昨晚才说了那么多的甜言蜜语,转了身又化作一场笑话。

    湖湘看了关娘子一眼,心里暗叹一声,不想说出来让夫人伤心的,“也不知那妙琴说了什么,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关娘子笑容苦涩,“去准备晚膳吧。”

    还能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不就是想跟大爷说说委屈,撒撒娇么?真有那么重要的事情,不是应该来找她商量吗?

    湖湘下去的时候,关大爷从后间出来,刚洗了头,发丝披散着,发梢还在滴水。

    关娘子拿了干绫巾过去给他擦干头发,虽然仍显得体贴入微,却到底比以前少了几分的浓情蜜意。

    “今天遇到四妹夫,喝了两杯。”关大爷的声音透着慵懒,在关娘子的擦拭下露出舒适的微笑。

    “嗯。”关娘子轻声答了一句,以前关家贫困的时候,家里少有亲戚来往,自从关大爷进了税务府,来走动的亲戚多了不少。

    “不如找个时间,到乌黎城去看看岳父岳母,也有好些年没去看望他们老人家的。”关大爷握住关娘子的手,将她拉到面前,柔声说道。

    关娘子一怔,目光疑惑地看着他,杏眸如秋水般动人,“你说什么?”自她嫁入关家,关大爷就从来没有答应让她回娘家探亲的,到底还有些记恨当初罗老夫人刁难他的事情。

    怎么今天反而说出这样的话?

    “好几年没去看望岳父岳母,他们老人家也挺想你的,也得让随喜去拜见一下外祖父外祖母的。”关大爷满意地看着妻子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

    关娘子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嘴角绽开一抹温柔的笑容,“嗯。”

    关大爷看着心中一动,大手揽住她的纤腰往怀里带,低头就吻住她的唇。

    “大爷……”关娘子用力想要推开他,高兴能回娘家是一回事,可对他的亲近仍显得抗拒,不自觉地想要避开他。

    “怎么了?”关大爷错愕看着她,脸上有不满足的不悦。

    “就要吃晚饭,丫环快进来了。”关娘子低下头,露出纤细白嫩的脖子。

    关大爷用力抱住她,低头啃咬她的脖子,“谁敢进来!”

    “大爷!一会儿还得去老夫人那儿。”关娘子挣扎着,无奈力道不如他,被他钳制无法脱开身。

    “怎么现在不叫我相公了?”关大爷的呼吸有些急促的问着。

    关娘子一阵的沉默,僵着身子低头不语。

    关大爷察觉到她的异样,停下动作看着她,娇美的脸庞一点欢愉的表情都没有,眼底充满了抵抗和厌恶。

    讨厌他的亲热……是还不肯原谅他吗?不禁觉得有些恼怒,真不知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现在人不是在她这里吗?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他松开手,不耐烦地爬了爬头发,“吃饭吃饭!”

    关娘子轻轻吁了一口气,让等在外面的湖湘将晚饭端了进来。

    直到就寝的时候,两个人都没再说一句话。

    第二天,随喜依旧在老夫人屋里学着女红,翘着耳朵听翠丝在低声跟老夫人回话。

    “……刚刚大爷出门的时候,又使丫环在垂花门那儿等着了,大爷赶着出门,便没有过去,怕是还不能死心的。”翠丝压低声音说着。

    老夫人面无表情地听着,端着茶盏慢慢啜了一口茶,“跟那些个丫环交代一声,若是没什么事儿,就别出偏院。”

    翠丝应了一声,这可是老夫人在警告郭静君了。

    随喜眼底却没有欢喜的神色,老夫人不让阿爹见那女人,是希望阿爹和阿娘能够和以前一样恩爱,可是她一点也不想这样。

    她情愿阿娘独守空房,也不要将来难产而死。

    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即使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只能一点一点地让自己尽量强大起来。

    想要达成她心中所愿,必须靠策略、靠人缘、靠运气!现在她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得到老夫人绝对的信任和疼爱,她才有资本在这个家里说上一句话。

    “要是觉得累,就停下来休息。”老夫人温和的声音响起。

    随喜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比昨日要好看一点的树叶,随喜脸上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眼睛亮晶晶的,像夜晚的明星。

    老夫人笑着问她,“是不是进步了?”

    “祖母,您看,是不是比昨日的好?”随喜高兴地偎依了过去。

    “针线整齐了些许。”不过还是差强人意,还需继续下苦功。

    随喜撅嘴道,“明天会更好。”

    老夫人轻笑出声,让随喜陪着她到外面的院子散步。

    庭园的树叶已经有些发黄,落叶飘零,秋的气息如此浓厚。

    刚在竹亭坐下,就见到去偏院的翠丝从甬道走来,踩着碎步上了台阶,褔了福身,“老夫人。”

    老夫人轻轻点头,“交代清楚了?”

    “都交代清楚了,不过那郭姨娘说想送信去南平城郭家,说是出来这么久,得给她大哥送个平安信。”翠丝低声说道。

    老夫人挑了挑眉,缓缓开口,“给家里报个平安信是应该的,你就替郭姨娘把信送到驿站!”

    翠丝离开庭园去偏院给郭静君回话,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封没有封蜡的信。

    “郭姨娘说得让老夫人过目,她才好将信送去。”翠丝低声道。

    老夫人眼角的皱褶舒展而开,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郭静君还算识相。

    翠丝打开信给老夫人过目。

    随喜咬了咬唇,瞪着信上的字,她上辈子还有一个遗憾,就是不识字!

    她看不明白那封信在说什么,就算想知道郭静君有什么奸计,也无法得知,不过,上辈子好像没看过郭静君的大哥大嫂……

    记得郭静君从进门之后就一直得宠,从来也没提过要让郭家的人来,看来是因为郭静君没有像上辈子一样在关家过得一帆风顺,所以也出现了一些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人?

    翠丝已经把信收了起来,“奴婢这就让门房的小厮给送去驿站。”

    老夫人轻点颌首,“跟家里报个平安,说明一下如今自身情况也好,至于她请郭家的人来,也就随她吧,毕竟关家如今不能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到底有些理亏。”

    命运似乎在朝着一个她未知的方向走着,郭家的人……又会让原来的命运发生什么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