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到来 下
    关娘子把偏院的丫环都叫到一处,吩咐了她们,以后要听刘妈妈的安排,好好地服侍郭姨娘,妙琴和妙音也没有调出偏院,仍留下来给刘妈妈打下手。

    这两个丫环到底还是松了口气,这几天服侍郭姨娘让她们胆战心惊连睡觉都不安生,如今虽然还留在偏院,但不必贴身服侍,又有夫人的人在这里,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郭静君因此在屋里闹了一场,怎么劝说都没有用,最后还让老夫人知晓了,只好亲自过来看看情况。

    “老夫人,您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夫人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把妾身的丫环一个一个地撵走了,妾身犹如笼中鸟被囚禁着,这还要妾身怎么活下去。”郭静君跪在老夫人脚边,声声悲戚,令人听着都忍不住要心生怜悯。

    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口中的夫人是如何心肠恶毒的人!

    “翠碧,扶郭姨娘起来坐下。”老夫人的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不悦,平声吩咐着。

    翠碧马上将哭倒在地上的郭静君搀扶起来,坐在老夫人右手边的太师椅,椅上已经垫了织锦花卉椅垫。

    “夫人怎么将你身边的丫环撵走了?你说的是妙雪,还是妙琴和妙音?妙雪是你自己要赶出去的,妙琴和妙音仍在偏院服侍着,你倒是说说,夫人怎么不安好心?”老夫人眼睑低敛,声音透着严厉。

    郭静君动了动嘴皮子,“那刘妈妈是夫人的奶娘……”

    “刘妈妈是个有经验的,有她在身边照顾你,我和夫人也放心一些,你到底年轻,是第一次怀孕,难免有些不知道怎么做。”老夫人低声说着。

    “可是……可是……”如此一来,她在这里岂不是如同被断了手脚,想做什么都不行了?

    “不管以前你在家里如何,如今是在关家,又有了双身子,断不能跟以前一般任意妄为,郭姨娘,先委屈几个月,好好将孩子生下来,关家不会亏待你的。”老夫人的语气温和说着。

    虽然没有看着她说话,却能感觉到一种压迫感,郭静君在心底不断地对自己说,忍吧,只要她忍到将孩子生下来,这个家就是她在说话了。

    “一切听老夫人的安排。”她低眉顺耳地低下头。

    关老夫人点了点头,扶着关娘子的手站起来,“如此甚好,好好休息吧。”

    郭静君站起来相送,“妾身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说着,还给关娘子睇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关娘子别开头,嘴角抿了抿。

    老夫人只当没看见,在丫环的簇拥下离开了偏院。

    一边往上房走去,一边跟关娘子说着,“……看样子是个不肯轻易罢休的,你要多担待一些,看在她是双身子的人份上,别计较太多,孩子生下来了,该怎么教她规矩就怎么教。”

    秋风徐徐而过,带来了浓郁的桂花香,关娘子心中苦涩,“娘,我明白的。”

    “你是个识大体的,我放心。”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大爷就要回来了,回屋里去吧。”

    “我先送娘您回去吧。”关娘子低声说着,她并不是很愿意去见关大爷。

    “夫妻之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除非你是不想和大爷过下去,否则就不能只惦记着他的错,架子要端得适可而止,别亲手将丈夫推到别人身边去。”老夫人看了关娘子一眼,平声劝着。

    关娘子闻言一怔,随即笑道,“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对关大爷已经没了期待和奢望,但她很清楚要在关家立足脚跟,还是需要建立在关大爷对她的态度上,老夫人再怎么信任她,到底还是隔了一层,当母亲的什么时候都站在儿子一边的。

    老夫人轻点颌首,满意地笑着,“你懂得什么才是重要就最好。”

    *******

    夕阳西下,晚霞逐渐被黑绸覆盖,关大爷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关娘子愕然看着他,深蓝色圆襟长衫湿了半边袖子,脸色涨得通红,走路都有些不稳了,她走过去扶住他,“怎么喝了那么多?”

    关大爷打了个酒嗝,搂住关娘子的肩膀,声音已经不那么明朗,“和同僚出去喝了几杯,不小心洒到酒了。”

    “先把衣服换下来。”关娘子柔声说着,吩咐湖湘打水到后间。

    解开长衫的扣子,关大爷只穿着白色的中衣倒在炕上,关娘子给他倒了一杯浓茶,“酒喝多了伤身,小酌即可,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喝了。”

    昨晚还跟自己斗气,今天就软下态度,说话带着关心,关大爷喝下浓茶之后,发现昨天到现在的郁闷心情豁然开朗了,搂着关娘子的腰笑了起来,“听你的,以后不喝了。”

    关娘子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这话都讲了多少遍了,哪一次能作数?”

    “这次肯定作数。”关大爷笑了起来,然后闹着要关娘子服侍他沐浴。

    晚上就寝的时候,关娘子和他说起请了刘妈妈照顾郭静君的事情。

    “就是你以前的奶娘?”关大爷闭上眼睛,说话的声音有些迷糊了,“是个懂进退知礼数的人,当初还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嗯,请她来照顾静君也好。”

    以前刘妈妈还偷偷给关大爷带了信给她,想起那段青葱岁月,关娘子也笑了起来,“好多年没见,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两人说起了以前的一些趣事,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随喜躺在床上,听着平灵打听来的消息。

    “……是夫人的奶娘,那郭姨娘不愿意,吵了起来,老夫人才亲自去了一趟,这下可好了,有刘妈妈在,那女人是耍不出什么幺蛾子的。”

    上辈子家里也没出现过刘妈妈这个人,阿娘不会无缘无故请刘妈妈到家里来的,随喜的嘴角抿开一丝笑意。

    有很多事情都在不留痕迹地改变着,命运从她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后就不一样了吧。

    接着几日,郭静君都很安份地留在偏院,既没再让丫环偷偷去请关大爷,也没再找借口闹事儿,家里一片的宁静。

    随喜照样在早上到老夫人那里学女红,趁着老夫人午歇的时候,又到关娘子那里识字,日子既踏实又平静。

    然而这种踏实和平静并不能长久,随喜心里比谁都清楚,在这重来的人生中,有多少她已知的坎坷未走完,一日没将郭静君赶出关家,她都不能放松自己。

    约有半个月过去,老夫人越来越喜爱随喜这个小孙女,好像自从随喜眼睛看得见以后,她一直觉得不详的东西都变得很吉利了。

    而就在随喜隐约有种不安的预兆时,郭家的人终于来了。

    ps:群号88870093,好像只在第一本书的时候公开过,一直忘记贴上去,感兴趣的朋友加群来聊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