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行礼 下
    秋高气爽,庭园里坠在地上的黄叶已经被打扫干净,满庭园红调绿落,倒是有几株菊花开的正艳,还有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桂花香。

    郭静君被妙琴和妙音两个丫环扶着,步履缓慢,低眉顺耳地走在关大爷身后,一副羞涩温顺的模样。

    关大爷不时地回头看她,走在郭静君身边的郭夫人见了,抿嘴暧昧地笑着。

    郭静君梳了一个流云髻,插了一对珊瑚绿松石蜜蜡的珠花,脸上也没有浓妆淡抹的,肌肤素净白皙,流露出一种和以前不同的小家碧玉风情,看得关大爷的眼睛都直了。

    “大爷,小心看路。”郭静君眼角一扬,拉住一直往回看差点撞上盆栽的关大爷,眸光含羞似嗔,竟是妩媚娇弱,风情无限。

    心里一痒,关大爷顺势握住郭静君的手,滑腻如脂,一时爱不释手,郭静君咬了咬唇,含笑嗔了他一眼,娇声斥道,“大爷,大嫂还在呢。”

    关大爷收回手,尴尬地看着郭夫人。

    郭夫人笑着道,“看到你们二人情意相投,我回去就好跟你兄长交代了,名分什么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关大爷您要对我们姑娘真心真意。”

    关大爷摸了摸鼻子,三人一起走上竹亭。

    随喜来到园子里的时候,就见到他们三人有说有笑的,那郭静君更是仿若无旁人一样对关大爷**,又是抛媚眼又是亲自喂茶的,看得她心中怒火直升。

    简直是不知廉耻!她愤怒地想要转身,可又想到她是出来给老夫人折菊花的,空手回去还不知跟老夫人怎么交代,眼珠子突然转了一下,她勾唇冷笑,往竹亭那边走去。

    郭夫人看着在鹅卵石小道上走来的小姑娘,梳着双环髻,戴着一对彩色琉璃蝴蝶珠钗,穿着交领五彩缂丝裙衫,看起来粉雕玉琢,玲珑可爱的,是那日在关夫人屋里见到的女孩,当时并没有多注意。

    “哟,那边走来的是姑娘吧?”她马上就笑着问关大爷。

    关大爷一怔,皱眉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的欢喜减了三分,冷淡地应道,“那正是小女。”

    郭静君眯眼看着越走越近的身影,想起自己之所以会被禁足,全是拜了这个小贱人所赐!

    随喜拾步走上台阶,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阿爹。”

    “嗯,过来作甚?”关大爷没没有正眼看随喜,只是淡淡地问着。

    “随喜过来给祖母折菊花。”随喜早已经习惯了关大爷这种冷漠的态度,他们父女之间就像水与火一样,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跟仇人一样。

    “关姑娘长得真是跟花儿一样好看,水灵水灵的,看着就喜欢。”郭夫人笑着对关大爷说着,也是察觉出着对父女之间好像有些不太和睦。

    随喜只是腼腆地笑着,曲膝给郭夫人行了一礼,“郭夫人。”

    “乖,乖。”郭夫人笑眯眯地拉过她的小手,“是过来给老夫人折花的?”

    随喜点了点头,强忍着心头的不悦才没有抽手。

    “真是孝顺的姑娘,大爷,您这千金多讨人喜欢,要是我有这么乖巧的女儿就好了。”她连生三胎都是儿子,这也让她在郭家的位置越来越稳,但她说这话不假,她确实想要一个如贴心小棉袄一样的女儿。

    “女儿都是来要债的,有什么好。”关大爷斜了随喜一眼,“怎么不给郭姨娘行礼?”

    随喜握紧了手,指甲陷入肉中,锥心的疼痛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必须时刻告诉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前世了,她再怎么恨阿爹,也不能表露出来,可是要她跟这个会害死阿娘的女人卑躬屈膝,她又怎么能办得到。

    “你耳聋了是不是,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关大爷见女儿动也不动,心里顿时来了气,用力一拍桌子怒喝问着。

    郭静君温柔地握住关大爷的手,声细如蚊,一脸委屈的样子,“大爷,别这样,姑娘是个金贵的,哪里能跟我行礼,这于礼不合。”

    “金贵个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关大爷气呼呼地叫道。

    随喜只觉得满腹的憋屈,别说郭静君还未进门,就算进门了也不过是卑贱的小妾,她在家里再不怎么得阿爹的喜爱,也不至于要对一个小妾低声下气。

    “关姑娘不是要给老夫人折菊花吗?快去吧,别让老人家等得不高兴。”郭夫人暗地里扯了郭静君的衣摆,睇了一个斥责的眼神,打着圆场让随喜离开。

    随喜没有错过她们的小动作,嘴角勾起淡笑,“阿爹,随喜先告退了。”

    离开竹亭之后,随喜便往种着菊花的花圃走去,平灵紧紧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看着随喜的脸色,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

    还担心姑娘刚刚被大爷那么责骂会伤心呢。

    随喜亲自剪了几朵正欲盛开的菊花放在竹篮里,便带着平灵从另一条小道离开庭园。

    在就要到达上房的时候,随喜突然停下来,猛地回头冷冷地看着庭园的方向,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眼泪迅速蓄满眼眶,泪水默默无声滑落脸颊。

    “姑娘……”平灵诧异地看着她,刚刚不是才好好的吗?

    随喜紧咬着唇,什么都没有说,直到哭得眼睛有发肿,才用手背拭去泪水,缓缓地转过头,脸上闪过坚毅狠绝的神色。

    她看向目瞪口呆的平灵,声音有些沙哑地道,“平灵,你是谁的丫环。”

    “奴……奴婢当然是姑娘的丫环。”平灵怔怔地回道。

    随喜笑了笑,认真地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丫环,“那你要记住了,只有你的主子在这个家里好过了,你才好过,一会儿回到老夫人那儿去,老夫人问你什么,你要机灵一点回答,知道吗?”

    这是她那个怯弱从不敢大声说话的姑娘吗?平灵愣愣地想着,但还是点了点头,心里却不明白,一会儿老夫人会问她什么。

    随喜抿了抿嘴唇,用力将眼睛揉得更红之后,才往上房走去。

    平灵怔了一下才急忙跟了上去。

    老夫人正在里屋和丫环们说起旧年趣事,见到随喜走进来就笑着招呼,“去了这么久,是偷偷跑去玩了?”

    随喜低着头将手里装着菊花的篮子交给翠丝,细声地叫了一声,“祖母。”

    声音有些压抑,没有了平时的欢快,老夫人眉头一挑看了过去,头压得低低的,鼻头眼角都有些发红,在这里出去的时候还笑得很开心的。

    “怎么了?”老夫人声音一沉,伸手去将随喜拉到身边。

    随喜眨了眨眼睛扯着嘴角笑着,“祖母,我没事,就是刚刚在园子里被沙进了眼睛。”

    老夫人摸了摸她的头,笑容很是和蔼,“跟祖母说实话,在庭园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老夫人这么问,就是知道了阿爹和郭静君也在那里了,随喜心中冷冷一笑,却是咬紧了牙摇头,“没有。”

    “平灵,你来说!”老夫人沉下脸看向平灵。

    平灵被老夫人这样严厉的目光一扫,手指都有些发抖了,颤颤地跪了下来,眼睛却望随喜瞄去。

    随喜睨了她一眼,将头埋得更低了。

    “回,回老夫人……没,什么也没有。”平灵细声回着话,但眼神闪烁,一看就知道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老夫人将手中的茶盅重重地放在炕桌上,脸色阴沉,声音已经有种暴风雨欲来的怒意,“是不是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了!”

    平灵几乎是将头埋在地上了,战战兢兢地回道,“奴婢不敢,姑娘……姑娘在庭园里遇见大爷和……和郭姨娘她们了……”

    断断续续却一丝不露地将刚刚在庭园的经过讲给老夫人听,将随喜不愿给郭静君行礼说成了只是稍微慢一点就遭大爷责骂,还交代她不能将这事说与老夫人听,是怕老夫人知道了会生气。

    老夫人听完平灵的话,只是沉着一张脸不说话,目光直直落在随喜脸上。

    随喜心里一阵打鼓,不知道老夫人是不是看出她装委屈扮可怜了,可刚刚平灵也没有说错话,只是略作修饰而已,她依然是可以理直气壮的。

    看到孙女故作微笑的模样,老夫人心里一阵的难过,想起当年家里贫困,她因生计艰难而整日心情抑郁,没少拿她出气,就是这样才让这孙女的性格变得怯懦胆小,就是受了委屈也不敢声张。

    “起来吧,带你们姑娘先回屋里洗把脸,休息一下。”老夫人突然挥了挥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平灵眼底一喜,“是,老夫人。”

    随喜嘴角抿了抿,怯怯地跟老夫人曲膝一礼,“祖母,那随喜先回屋里了。”

    老夫人轻轻颌首,等随喜带着平灵离开之后,她就坐在炕床上端着茶盅出神,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轻轻啜了一口茶,茶已经凉了。

    “翠丝,去把大爷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