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不欢 上
    被禁足在偏院半个多月了,今日终于能够出来走走,郭静君犹如遇水的鱼好不欢乐,脸上春风得意的笑容一直不减。

    三人在竹亭闲说了一阵,刘妈妈就过来请郭静君回去喝安胎药了。

    郭静君不耐烦地瞪了站在竹亭外坚决要请她回去的刘妈妈,嘟着唇看向关大爷,娇声地撒娇道,“大爷,人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

    关大爷看了刘妈妈一眼,这是夫人派来照顾郭静君的妈妈,总不能拂了夫人的面子,他安抚着郭静君,“身子要紧,以后想出来走走再出来,先回去喝了安胎药吧。”

    “今日是因为大爷您妾身才能出来一趟,老夫人怎会同意让妾身出了偏院。”郭静君委屈地说道,眼圈都有些发红了。

    “好好,不哭了,以后你想出来就出啦啊。”关大爷一见她这我见犹怜的娇柔模样,心里都能拧出水来了。

    郭静君破涕为笑,半边身子都要依在关大爷怀里了。

    刘妈妈冷眼瞧着,心里暗咐,名分未定的小姑与男人打情骂俏,当大嫂的郭夫人竟然也只是含笑看着,既不喝斥也不指责,还隐隐有默许的宽容。

    郭家的老爷老夫人已经不在了,长嫂为母……应该更加严格要求郭静君才是,听夫人略微提过,郭静君是被大嫂逼嫁才逃到西里城的,如今瞧着这姑嫂之间的感情却是不错,难道是那郭夫人以为木已成舟,与其与小姑反目成仇,还不如由其自己选择?

    刘妈妈在心中一阵的乱猜,那竹亭里的关大爷已经体贴地扶着郭静君,“我送你回偏院。”

    郭静君欣喜含羞地点头,“谢大爷。”

    刚要走出庭园的时候,就见到老夫人身边的丫环翠丝急步走了过来,停在关大爷面前,褔了福身,“大爷,老夫人请您到上房一趟。”

    “去回了老夫人,我一会儿就过去。”关大爷点了点头,扶着郭静君继续往前走。

    翠丝往前一步挡住他们,面上扬着恭敬的微笑,“大爷,老夫人正等着您呢。”

    郭静君冷冷地瞪着她,这个翠丝简直当她和大嫂不在场似的,仗着是老夫人眼前的红人就谁也不放在眼里了,心里一阵的气结就要发作,却被郭夫人一个眼神制止了。

    有关大爷在这里,何必她们强出头。

    “那你和郭夫人先回去吧,我迟些再去看你。”关大爷听到老夫人在等他,便松开了郭静君的手,让她自己回偏院了。

    郭静君咬了咬牙,温柔地笑了笑,“好,您去吧,妾身有大嫂陪着呢。”

    关大爷点了点头,冷扫了翠丝一眼,“还不走!”

    翠丝不卑不亢地对郭夫人欠了欠身,跟在关大爷身后往上房走去。

    关大爷大步走进上房正院,老夫人靠着引枕在等他。

    “娘,您这么急着找我,可是有急事?”关大爷行了礼之后,在老夫人下方的太师椅坐了下来。

    “非得有急事才能找你吗?”老夫人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温声地问道。

    “当然不是,娘,您有什么吩咐的,随时都能跟儿子讲。”关大爷笑道。

    老夫人向在给她捶肩的翠碧挥了挥手,屋里服侍的丫环都鱼贯地退了下去,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在说话。

    “炎波,为娘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是什么风浪都经历过了,关家也曾经风光过,前朝的时候,太祖爷还曾经当过知府,是到了你爹这一代遭遇战乱,才渐渐没落,你爹英年早逝,我将你们兄弟二人拉扯长大,好不容易盼着你榜上有名,却有碰到新帝登基,你本该有大好前程……也许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老夫人叨叨絮絮地说起陈年旧事。

    关大爷认真地听着,这不是老夫人第一次跟他说起以前的事情了,人老就喜欢回忆,接着大概就是要说起前些年住在低瓦平房的艰难生活了。

    “这几天我看着随喜……就想起以前对她又打又骂的时候,从她出世我一直就将她视作不详的人,是我错了,她是你的骨肉,是我们关家的姑娘,怎么会是不详的人,就连青居真人都认为她是个有缘人。”老夫人却是说起了随喜。

    关大爷一怔,不明白老夫人怎么就说到女儿身上了,“娘,是不是那丫头气着您了?”

    老夫人没好气地道,“随喜乖着呢,气我的人是你!”

    “娘?”关大爷诧异地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喜随喜,但她是你的女儿,以前我们生计艰难的时候,只认为是她给关家带来了不吉利,可炎海还不是在那些年补了个实缺,我现在是想明白了,随喜不是不详,只是你自己运气未到而已,现在是该好好补偿她了。”她这几天看着随喜就越是想起以前的生活,越觉得对随喜实在太苛刻了,那时候也不多四五岁的孩子,还什么都不懂,她却将长子的不得志全赖在这个孙女头上,实在是……

    “娘,如今我也没有缺了她吃穿的,难道还不够吗?”不知为何,每次提到那个女儿,他心里头就来气儿。

    “你不缺了她吃穿,可你给她留了脸面吗?要她给一个贱妾行大礼,算什么?”老夫人稍微提高了声音问道。

    关大爷霍了一声站了起来,怒声问道,“她到您这儿来告状了?”

    “你给我坐下!她什么也没说,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女儿,长这么大了,哪一次受了委屈会说出来的?”老夫人瞪着他,愈发觉得在这个家里只有她才能将孙女保护好,不能指望这个当爹的。

    关大爷讪讪地坐了下来,“娘,静君好歹也有了身孕,您别贱妾贱妾地叫。”

    老夫人失望地看着关大爷,将他找来是希望让他以后要善待随喜,才将以前的事情扯出来说了一遍,就是希望他明白,以前是他们误会了随喜,才让随喜养成了怯懦胆小的性格,如今既然知道随喜不是不详人,就应该将随喜教成大家闺秀,而不是怯怯喏喏的小丫头性子。

    “你心里就只有那个女人了,连自个儿女儿都能不管不顾,你将她摔成重伤,可有关心一句?”老夫人摇了摇头,心里愈加地怜惜随喜。

    关大爷道,“不是都没事了吗?眼睛还能睁开了。”

    想到女儿睁开眼睛之后,看他的眼神既渗人又好像充满怨怼……心里一阵的厌恶。

    “因祸得福,这也是随喜的福气,她是你和惠云唯一的骨肉,你多关心一些,惠云心里也高兴。”老夫人劝道。

    “我知道了,娘,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关大爷不想再继续听关于随喜的话题。

    老夫人叹了一声,声音平淡地道,“你是要去偏院吧?如今你是将我的话也当耳边风了,明知我将她禁足,你还带着她到了庭园,是不是以后这个家都没我这老太婆说话的份儿了?”

    “娘,我没这个意思。”关大爷皱眉,走过来亲自给老夫人送上茶盅,“大夫说的,有了身子不能总关在屋里,静君的身子也养好了,就让她偶尔出来走走,还能过来给您请安。”

    老夫人没有接过他的茶,只是以一种坚决的口气道,“你不给你夫人面子,我不能不给正经媳妇脸皮,那郭静君想去哪就去哪,但我这上房,她一步也不许踏进来。”

    “娘!”关大爷还想再劝。

    老夫人疲惫地闭上眼睛,“你回去吧。”

    关大爷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道,“那儿子就先回去了。”从里屋出来,就让丫环进去服侍老夫人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