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不欢 中
    求各种票~

    ******

    在屋里做了一天的针线活,关娘子好像一点想停下的意思都没有,湖湘着急地站在一旁看着她。

    自从知道大爷去了偏院之后,夫人就没有开口说过话,也不知在想什么。

    “夫人,您都绣了一天了,不如休息一下吧,再绣下去对眼睛不好。”眼见夕阳就要西沉了,屋里的光线不那么明亮,湖湘点了一盏八角吉祥纹银灯,将灯摆在关娘子面前的桌子上,小心翼翼地劝着。

    关娘子停下穿针引线的动作,抬头看了眼天色,才发觉眼睛酸疼得厉害。

    “大爷还没回来吗?”她站了起来,动了动几乎麻痹的双腿。

    湖湘心疼地看着自家夫人,“夫人,大爷从上房出来之后,就一直留在偏院了。”

    关娘子面色微微一凝,只挂着刺绣,差点忘记了这事儿,她早就知道那郭夫人到了关家后,关大爷一定就会按捺不住气见了郭静君。

    早已预料的,何必还觉得伤心。

    “阿娘!”厚重的猩红软帘外传来随喜的声音。

    关娘子掩去黯然的伤心,随喜已经撩起帘子走了进来,“阿娘,祖母让我给您送来几株菊花,让湖湘插花瓶摆在屋里。”

    “是,姑娘。”湖湘看到夫人终于展露笑颜心中也感到高兴,笑着接过随喜手中的菊花去插在高架上的花瓶里。

    “阿娘,阿爹不在吗?”随喜天真烂漫地问着,其实心中有数,如果不是阿爹至今还留在偏院,老夫人怎么会让她过来陪阿娘,还让她给阿娘送菊花呢。

    关娘子淡淡浅笑,拉着随喜坐到炕床上,“你阿爹在郭姨娘那里,她如今需要你阿爹陪着呢。”

    “为什么她就需要阿爹陪着,难道阿娘您不需要吗?”随喜忍不住问道,面对阿娘这种不争不抢,只会委曲求全听从阿爹的安排的个性,她看着心中又难受又愤怒,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阿娘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一味地顺从和妥协就会海阔天空的。

    关娘子好笑地摸着随喜的头,“阿娘有随喜就够了。”

    “真的吗?阿娘只要随喜吗?”随喜侧着头,目光炯炯地看着关娘子。

    “当然,只有随喜才是阿娘的宝贝。”关娘子笑着将随喜拥入怀里。

    随喜开心地搂住关娘子的脖子,“阿娘也是随喜的宝贝,随喜一定会好好保护阿娘的。”

    她一直担心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会让阿娘伤心,可是,为了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她不得不这样做,她必须将那些会伤害她和阿娘的人击垮。

    “好,随喜真乖,今天都在老夫人那儿做什么了?”关娘子柔声问道。

    站在一旁的湖湘闻言,心里一阵的紧张,她还没将今天早上姑娘在庭园受的委屈告诉夫人,就是怕夫人知道了会伤心,看来是瞒不住了。

    “学女红啊,和平常一样。”随喜笑着回道。

    关娘子点了点头,和随喜一起吃了晚饭。

    关大爷直到入夜了才回来,只是和关娘子拉了两句家常便躺下睡着了,第二天,郭夫人来找了关娘子,再一次表示想要去拜候老夫人,关娘子找了借口拒绝了,之后去给老夫人问安的时候,也提过郭夫人想要求见的事儿,老夫人沉着脸说与郭家永远不是亲戚,没有见面的必要。

    郭夫人却认为是关娘子有意阻拦,便在关大爷面前耍了小心机,希望能够在庭园巧遇老夫人一次。

    老夫人听到关大爷要陪自己到花园散步,虽觉得稀奇,但也高兴他有这个孝心,便让丫环去准备好几样的点心热茶,打算到庭园的竹亭品茗散心。

    随喜自然也是跟着去了,被老夫人牵在手里,童言童语,声音既清脆又甜美地说些讨老夫人开心的话。

    关大爷看着就皱起眉,这个女儿怎么睁开眼睛之后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本来老夫人不是不喜欢她吗?如今却是如珠如宝地呵护着。

    察觉到阿爹盯视自己的目光,随喜抬头看了过去,怯怯地对关大爷一笑,不过想起自己前几天掉了两个牙齿,笑起来不那么好看又急忙地捂住了小嘴,羞涩地低下头。

    关大爷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老夫人见了却笑起来,抚着随喜的头安慰道,“别担心,过几天就长出来了。”

    随喜这才重新笑了起来。

    “老夫人,大爷。”鹅卵石小道的另一边出现了几道鲜丽的身影,丰容盛鬋的郭夫人和郭静君在丫环的簇拥下向他们走了过来。

    随喜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就站在老夫人身边冷冷地看着郭静君。

    老夫人沉着脸斜飞了关大爷一眼,关大爷眼神微闪,笑着对郭夫人道,“郭夫人,怎的这般巧,你们也出来散步。”

    郭夫人穿了一套大红色的五彩绣长枝花卉的薄缎裙衫,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和一身秋香色对襟缂丝裙衫,满头珠翠的郭静君相应辉煌。

    “老夫人,您安好,一直想去给您请安的,就是寻不到机会,怕扰了您老人家的静养,今日没想巧遇上了。”郭夫人亲热地笑着,言语之中不留痕迹有试探的意味。

    她不知道老夫人是不是真的不愿意见她,还是关夫人一直在阻拦,没有十足把握,她是不会轻易得罪人,所以才想试探老夫人的意思。

    如果是老夫人的意思,那就没什么,如若不是……那老夫人也就听出来了,是关夫人在暗中搞鬼了。

    老夫人只是淡淡笑着,“老身喜爱清静,平时是不大多见外人。”

    郭夫人脸上亲热的笑容闪过一丝尴尬,“您老人家清心养性,是我们不该打搅您。”

    “是啊是啊,我们老夫人最是相信道学了。”郭静君讨好地插嘴。

    老夫人看也不看郭静君,只当她不存在。

    郭静君笑容不变,却在心里将老夫人诅咒了一遍。

    关大爷心疼郭静君,便开口帮腔,“娘,郭夫人不是外人,大家不都还是亲戚一场吗?”

    随喜听着心中一冷,竟然将郭家当亲戚看待,难道在阿爹心中,郭静君是可以喝阿娘相同看待的妻子吗?

    “什么亲戚?”老夫人冷声问着,“关家何时有了郭家这一门亲戚了?”

    “娘,这不是亲家吗……”关大爷看到郭静君红了眼圈,就急忙地想要跟老夫人解释。

    哪知老夫人这次连儿子的面子也不给,就怒声地喝道,“哪门子的亲家!关家只有罗氏和谭氏两户亲家,什么时候和郭家是亲家了!”

    “娘!”关大爷一阵的错愕,没想到向来对他宽容的母亲突然当着大家的面发他的火了。

    老夫人目光锐利地瞪着郭静君,“小妾就是小妾,永远别想越了夫人那一头,不知所谓!”说完,就拉着随喜气冲冲地推开关大爷,回了上房。

    郭静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咬紧了牙关看向面无表情的郭夫人。

    第二天,郭夫人就跟关娘子告辞,打道回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