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除妖 上
    郭静君被随喜在庭园顶撞了几句,胸口堵着一口气发泄不出来,回到偏院大发了一顿脾气,才冷静下来,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那小贱丫头也就八岁的样子,可刚刚看她说话的样子和那看人的眼神,一点都不像个孩子该有的……

    突然,她的脸上出现一个阴狠的笑容,臭丫头,敢顶撞她!不好好教训她,怎么消了心头这口气。

    傍晚,关大爷刚走进内院的垂花门,本来是想往偏院走去,但想起自己已经冷落了夫人好几天,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他们因为女儿的事儿吵了一架,至今还在冷战,想起这件事儿,他就觉得一阵的烦躁。

    每次都是因为女儿才闹得不欢而散!简直是邪门儿。

    刚走了几步,就被郭静君的丫环妙琴拦住了,接着又往偏院走去了。

    到了偏院,便见到郭静君坐在软榻上抹眼泪,他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怎么了?”

    郭静君倒在他怀里,急忙擦去了眼泪,“妾身没事儿,大爷您回来了。”

    “哭得眼睛都肿了,到底是怎么了?”关大爷轻抚着郭静君的背,放柔了语气问道。

    “我真的没事儿,大爷您别担心,哦,对了,您刚回来,我去让人被您打水洗把脸。”郭静君眨着眼泪笑着,似乎要隐瞒什么。

    关大爷按着她坐下,提声将妙琴喊了进来,阴郁着脸问道,“今天是谁给你们姨娘委屈了?”

    妙琴支吾着,小心翼翼地瞄向郭静君。

    郭静君嘴角勾了勾,但却带着哽咽地对关大爷嗔道,“大爷如此疼惜妾身,谁还敢给妾身委屈呢,真的没事。”

    关大爷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瞪向妙琴,“还不说,是不是要将你打出去才肯说。”

    妙琴吓得跪了下来,脸色微微发白,头埋得低低的,断断续续地说起了今日郭静君在庭园遇到随喜的情景,她说的战战兢兢,一边说着还一边瞄向郭静君,怕自己说错了话,见郭静君对她满意地点头,她才松了一口气,她已经是照着姨娘的意思说出来了,应该不会有错才是。

    “这个孽障!”关大爷气得脸色铁青,霍一声站了起来,胸膛剧烈起伏着,“竟然敢诅咒我生不到儿子,看我不将她打死!”

    郭静君急急地将关大爷拉住,“大爷息怒,姑娘到底是个小孩子,她还不懂事才乱说的。”

    “才这么点大心肠就如此恶毒,待长大之后还得了。”关大爷怒声道。

    “怎么会呢,我听说姑娘以前很乖巧温顺的,哪里是个心肠不好的,大爷,您别生气。”郭静君冷冷扫了妙琴一眼,温声细语地安抚着关大爷。

    “大……大爷,奴婢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妙琴在郭静君的冷眼下打了个激灵,颤抖着开口。

    “说!”关大爷压抑着怒火,沉着脸瞪着妙琴,他现在是恨不得将那个孽障打死,可真要动手了,第一个不肯罢休的就是夫人了,老夫人肯定也是不会答应的。

    “奴婢听着姑娘说话不像小孩子该说的,而且……说不定是……是惹了什么东西。”妙琴说着心里就一阵的愧疚,姑娘才那么小,她却不得不配合郭姨娘来陷害她,这要真害得姑娘出了什么事儿,这辈子要如何安心。

    关大爷脸色微微一变,顿时想起自从女儿睁开眼睛之后的种种异常,还有她偶尔看人的表情……也十分的诡异,就像一个冤魂似的。

    “胡说什么!姑娘聪明伶俐,说话早慧是再正常不过的,你这个贱丫头休得在这里妖言惑众。”郭静君出声斥责妙琴,眼底闪着阴恻恻的笑意。

    关大爷没有注意到郭静君眼底的神色,只是轻轻地摇头,“这丫头说的不是道理,随喜却是有些不太正常,说不定真的是被妖孽缠身了。”

    郭静君大惊失色,“那可怎么好?”

    “我想想!”关大爷摆了摆手,将随喜送出去?可要送去哪里?夫人和老夫人肯定都是不会答应的,可留着这么一个孽障在家里,他心里也不踏实。

    郭静君睇了他一眼,低声开口,“不如……咱们找个道士来给她除妖,只要把附在姑娘身上的妖孽除去了,姑娘又和以前一样乖巧温顺的。”

    关大爷皱眉沉思着,也许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能让夫人知道,老夫人那边也要瞒着。”

    “妾身有个办法!”郭静君在关大爷耳边轻声说道。

    “说来听听。”关大爷道。

    郭静君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起来,关大爷的眼睛一亮,“就按你说的这么办。”

    ******

    在庭园和郭静君顶撞之后,随喜早已经有心理准备她一定会在阿爹面前添油加醋告自己一状,不过她等了两天,似乎没什么动静,心里反而没有放心,更加觉得担心了。

    她知道她说那些话会让郭静君找到把柄,就连平灵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她只是跟平灵说了,如果她们不勇敢强大起来保护自己,还能指望谁来保护她们?阿娘软弱,老夫人虽然现在疼爱她,但涉及到阿爹的话,孰轻孰重她心中有数,她也只是被逼到了极处才会反击。

    平灵也是个聪明的丫头,跟了随喜这么久,早就清楚主子的处境,主子不像以前那么软弱好欺,她这个当丫环自然是比谁都高兴。

    正想着不知道郭静君会用什么方法跟阿爹告状,就听到守门的丫环来传话,说是大爷请她到偏院去,有急事要找她。

    祖母和阿娘今天去了城隍庙还神,是怕人多无法照顾她,才没将她带去的,偏选了今天叫她去偏院……

    “平灵,你赶紧从后门出去,去把夫人请回来,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家里能当靠山的人都不在,她绝对不能随便就去偏院的。

    平灵也知道姑娘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偏院,急急地点头。

    随喜在屋里拖了许久,在妙琴三催四请之下,才不得不出了屋里到偏院去,心里却想着,家里离城隍庙不远,阿娘应该很快就能到吧。

    心里忐忑着走进偏院,并不是害怕阿爹和郭静君会对她如何,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只是她如今人小势力单薄,根本无法和她们对抗。

    “姑娘,您请进。”走到里屋门口,妙琴就停了下来,撩起门帘让随喜进去。

    随喜深深看了她一眼,妙琴心虚地别开眼。

    她淡淡一笑,抬脚走了进去,突然眼前一闪,迎面就被泼了一身稠厚腥恶的东西,随喜惊叫出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道士装扮的男子一手拿着木桃剑,一手拿着黄色道符,嘴里念念有词地围着她转了起来。

    随喜惊骇地瞪着眼前的不断转着的人影,又看看身上猩红的水……不,是狗血,阿爹呢?她四处看着,才在角落看到阿爹阴沉着一张脸在瞪她,郭静君站在他身边阴冷冷地看着她笑。

    “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吾敕此符,普扫不祥……”那道士点燃了一道灵符放在碗里,然后喝进嘴里,一口喷在随喜脸上。

    随喜尖叫了起来,“阿娘,救命,阿娘……”她哇一声大哭起来,坐倒在地上,被那狗血熏得一阵的恶心。

    关大爷在旁边大喝着,“妖孽,还不快滚出我女儿的身子!”

    道士大声地念咒除妖

    随喜心中犹如坠入千年汗窖中,又伤心又怨恨!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竟然被人三言两语就说服了,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妖孽,她才八岁!阿爹怎么忍心让那道士倒了她一身狗血,拿着木桃剑在她身上又敲又打。

    他一点都不心疼吗?她虽不是他想要的儿子,但也是他的骨肉啊。

    “阿爹……救我……”她哭着看向阿爹,她想知道他到底会如何做。

    关大爷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郭静君已经开口,“姑娘,你再忍忍,只要把那妖孽除掉了,你就好了。”

    随喜忍无可忍,恨不得扑上去撕了郭静君,可是那个道士一直挡在她眼前,额头突然被重重敲了一下,她一阵的头晕目眩。

    “这是在作甚!”模糊的视线中,好像看到老夫人震怒的脸色和阿娘惊慌紧张的脸。

    “随喜,随喜!”关娘子推开那道士,扶起已经快昏过去的随喜,“滚,都给我滚出去,我女儿不是妖怪,你们才是妖怪,给我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