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除妖 下
    求粉红票~

    ******

    关娘子抱着晕眩过去的随喜失声痛哭,目光含恨地瞪着关大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随喜才多大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那道士却还不死心,竟然指着随喜叫道,“这姑娘被妖孽缠身,夫人您还是快些走开,让本座替她除妖消魔,家宅方能平安无事。”

    “谁跟你说我们姑娘妖孽缠身的!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们家宅不宁了,真要除妖,就得先把那女人给我赶出去!”老夫人气极怒道,看着随喜满脸的血迹,以为那是被打伤了哪里,心里不仅暗骂儿子心狠手辣,竟如此伤害孙女。

    “娘,随喜她真的有些异常,眼睛睁开之后就不一样了,难道不是被妖孽缠身……”关大爷连忙过来扶住老夫人,心虚地避开关娘子的目光,跟老夫人解释着。

    “你闭嘴!哪里异常?随喜向来乖顺听话,哪里惹了你不高兴,你宠妾灭妻就罢了,竟然还对自己的女儿下狠手,你自己瞧瞧,随喜都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老夫人气得手指都抖了起来,觉得这个长子真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

    “老夫人,大爷也是为了姑娘好。”郭静君走过来温声劝着。

    老夫人一看到她,心中怒火更盛,“你闭嘴,若不是你在使幺蛾子,家里会这么多事儿吗?”

    郭静君委屈地低下头。

    关娘子搂着随喜叫了几声都没反应,心里以为随喜被打得没气儿了,眼睛通红地拿起那道士掉在地上的桃木剑,“谁说我女儿是妖孽,我女儿怎么是会是妖孽……”

    一面哭叫着,一面拿着桃木剑狠狠地打在那道士身上。

    道士哇哇叫着四处躲藏,又不敢反手推开关娘子。

    关大爷皱眉喝道,“住手!”

    关娘子气喘着,打不到那臭道士,她便一剑打在郭静君头上,“你才是妖孽,是你,我打死你。”

    郭静君尖叫着躲在关大爷身后。

    “住手!跟个疯婆子一样,像什么话。”关大爷拉住关娘子,将她手中的桃木剑抢了下来。

    “我是疯婆子,对,没错,我就是疯婆子,你杀了我女儿,我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跟你没完。”关娘子捶打着关大爷,声音都喊得沙哑了。

    老夫人只觉得脑仁突突阵痛,不过是离开家里一会儿,就搞出了这么一出戏来,儿子自幼读的是圣贤书,从来不相信鬼怪之说,若不是有人在搬弄是非说服他,怎么会找这一看就是神棍的道士来伤害随喜。

    “老夫人,姑娘还有气儿,只是昏了过去。”蹲下去抱起随喜的翠丝欣喜地对老夫人道。

    老夫人松了口气,看着还在纠缠的关大爷和关娘子,大喝了一声,“够了,都住手!惠云,随喜没事,赶紧去请大夫过来瞧瞧。”

    关娘子被老夫人喝了一声,才稍微冷静下来,听到女儿没事,立刻从翠丝手里接过随喜,慌了神吩咐湖湘,“快,快去请大夫。”

    郭静君在一旁捂着头哀声喊疼。

    翠丝和关娘子已经抱着满身是血的随喜离开了屋里。

    老夫人被翠碧扶着,冷冷地瞥视着郭静君和那躲在角落的道士,她慢慢地走到被推翻的凳子旁,带翠碧扶正了凳子,坐了下来,“这位道长,你说我孙女中了邪,请问……你是哪个道观的?”

    那道士支吾着,眼角瞄向郭静君。

    老夫人已经重重地哼了一声,“老身倒是很想知道,连青居真人都觉得和我们姑娘是有缘人,到了道长你这里……怎么就成了妖孽。”

    “青……青居真人?”那道长顿时变了脸色,“我……其实……是贵府的姨娘说姑娘中了邪,不关我的事儿,老夫人,既然青居真人与姑娘是有缘人,那肯定不是妖孽,是我搞错了,搞错了,就此告辞,告辞。”

    他不过是平时装神弄鬼,骗点灵符钱过日子的小道士,哪里能与跟神仙一样的青居真人相比,再继续呆下去,指不定他以后都不必在混饭吃了。

    道长失慌地收拾了道具,拉着已经吓呆了的小道士慌乱地离开。

    老夫人这时才目光幽深地看向关大爷和郭静君,“说说,这是谁的主意?”

    关大爷给老夫人倒了一杯热茶,讨好地道,“娘,您先喝口茶,别生气了,这都是儿子的主意,看着随喜自从眼睛睁开之后就有些不太对,就想请个道长来给她……”

    “哪里不太对?难道她能看得见了反而惹你不高兴了?你也是读圣贤书的人,怎么做事就这么没分寸,由着一个女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老夫人喝了一口茶,厉眼瞪向关大爷。

    郭静君低着头站在一旁,泪汪汪地看着关大爷。

    “娘,随喜能看得见我自然是高兴,可您不知道,那丫头心肠恶毒,竟然诅咒我生不出儿子,如此不孝恶毒之女,怎能是我女儿。”关大爷收到郭静君委屈的眼神,心中一阵的怜惜,急急地根老夫人解释。

    “随喜真说了这样的话?在哪里说的,说给谁听,你看到了听到了?”老夫人沉着脸问。

    “我……”关大爷一时口塞,他是没亲耳听到,但静君总不会骗他吧。

    “哼,古语有云,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只是听别人三言两语就认为自己的女儿是妖魔鬼怪,你妄为男子大丈夫!”老夫人真是气得牙疼,怎么儿子越来越不能分辨是非了。

    “娘!”关大爷脸色也不太好看,“我也只是想安安心而已,没有中邪固然是好,若是有,也能让道长除妖啊。”

    “天底下谁能厉害得过青居真人?连真人都觉得和随喜是有缘人,你认为随喜还是妖孽吗?”老夫人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关大爷沉默下来。

    老夫人哼了一声站起来,“你自己好好反省,自从这个女人进了家门之后发生多少事情,没有不漏风的墙,你若还想要你的前程,就好自为之吧,你今年二十有八,未到纳妾年龄,如今还宠妾灭妻,连唯一的女儿也差点……”老夫人摇了摇头,“我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罢了罢了,眼不见为净,关家若是被你毁了,我死后亲自去给列祖列宗请罪。”

    说得老泪纵横,对关大爷已经失望透顶。

    关大爷听着心酸,也是后悔不已,上前要去扶老夫人,却被她一手推开。

    老夫人指着郭静君,“这女人是不能再留在家里,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关家也不会要这么一个不知好歹心如蛇蝎的姨娘,你自己做主,是要这个家还是这个女子。”

    郭静君瞠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老夫人。她做了那么多……竟然是换来被赶出关家的下场吗?

    “娘?”关大爷也有些错愕。

    老夫人已经头也不回里出了屋子,她如今比较担心的是随喜的身子,头上的伤好不容易痊愈了,身子还有些虚弱,没想到就遭今日这么一难,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事儿才好。

    还有,如果这事儿传了出去被儿子的上官知晓了,只怕就……

    都是郭静君,这个女人长久留在家中绝不是好事,想到这点,老夫人心中闪过狠绝的念头,脚下的步伐却更加快地往上房赶去。

    [=ame=《大清小事》][=ame=《福要双至》][=ame=《轻笑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