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左迁 上
    上山进了道观之后,随喜先上了三炷香跪下祈愿之后,便被一个小道士领着往之前去过的主殿后面的花园。

    翠丝和平灵被留在优昙花树林附近的厢房歇息,小道士说青居真人只见随喜一人。

    小道士领着她来到青居真人的静室门口就离开了,随喜站在篱笆门之外,看着那一地的赤红,如血,美丽,妖艳的彼岸花在风中轻轻摇曳,那仿佛一朵雪白硕大的优昙花盛开在红莲业火之中的白色身影。

    仍旧是一袭雪白干净的长衫道袍,及腰的黑发松松垮垮绑在脑后,洁白如玉的脸庞泛着宽容慈祥的笑容,目光仿佛湛蓝的天空般洁净。阳光平静地地洒在他身上,看起来安然且沉静。

    他微微浅笑地看着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小随喜,过来。”

    心中再一次纳闷,这么优雅高贵气质如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竟然是个皈依道教的神圣超凡的道士……怎么看都不太像。

    她在心里嘀咕着,但还是一步一步走了过去,看到他身边的位置放着一张蒲团,她自是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青居莞尔一笑,手肘搭在膝盖上撑着一边的额头,慵懒闲适地斜睨着她,声音犹如温润的水,暖入心扉,“小随喜,想清楚了吗?要不要来当我的徒弟呢?”

    随喜学着他的姿势,也是懒懒地看着他,有些稚嫩的声音说着老成的话,“有什么好处呢?当你的徒弟很好吗?每天都要在山上,日子无聊且无趣。”还不能吃肉!

    “难道你如今的生活就很有趣?”青居反问道。

    随喜清澈的大眼浮起一丝阴霾,“你是神仙吗?你真的能未卜先知?”

    青居一愣,缓缓摇头,实话实说,“不是,只是能算出一些预兆罢了。”

    “那么,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要我当你的徒弟是为什么,只是因为你算出了我逆天出世才要这样做?”随喜咄咄逼问,她不想当青居的徒弟,但很想知道他对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又知道她多少事情。

    青居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不可测,连看着随喜的目光也变得幽深神秘,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开口,“当年算出你是逆天出世时,我便有了想与上天一斗的决心,你应该是活不过十五岁的,这些年我暗中想要改你的命格,没想到尚未成功,你已经自己改了自己的命格,但能不能活过十五岁,也是个未知。”

    他修道这么多年,舍弃了那么多东西,并非他看破红尘心中超凡,只是兴趣使然,想要和上天斗一斗,到底他能不能改变命运,到底能不能……

    能助他改变一切的人还没出现,而他算过了,那个人是因为眼前这个小姑娘的逆天出世而出现的,利用这个小姑娘,说不定就能达到他想要的一切。

    没有这位逆天出世的小姑娘,那个人是不会出现的……

    随喜并不知青居心中所想,只是听他所言,心中有些惊骇,她上一世确实活不过十五岁,难道这辈子也一样吗?“你……你想收我为徒,就是要救我?”

    “也可以这么说。”青居模棱两可地回道。

    “难道当你的徒弟就能避开命运的安排,如果我在十五岁那年必须死去是命运的话,就算当了你的徒弟也一样。”随喜站了起来,笑得风轻云淡,和脸上的稚气十分不符。

    就算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也要改变阿娘难产的劫难。

    青居挑了挑眉,胸有成竹笑道,“你迟早会成为我的徒弟的。”

    随喜笑了笑,转身就要离开,突然又顿住脚步,“真人,听说你医术很厉害,是真的吗?”

    “你的风寒不是一夜之间就好了吗?”青居淡淡笑道。

    “那你能医治哮喘之症吗?”随喜问道。

    青居微微眯了眯眼,“小随喜,你若是想凭自己强行改变运数,不是那么容易的。”

    随喜紧抿着嘴,倔强地看着他。

    青居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哮喘之症治好不易,但能避免发作,切记避开会引其发作的东西。”顿了一下,他又道,“明日我使人送些药丸与你,每日一颗,就算不能根治哮喘之症,也不会轻易发作。”

    随喜脸上大喜,“多谢青居真人。”

    青居平直的眼线扬起浅浅的弧度,小随喜,让我看看你到底能改变到哪个程度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助我改天的能力。

    两人各怀心思地一站一坐在彼岸花海中,一大片的妖红中,两道白色身影在风中静默沉思,阳光安静地洒满了一地,铺上淡淡的金黄色。

    因为青居真人答应送治哮喘之症的药丸,随喜这次是心甘情愿地留下来听他说了半天的道,不知道是不是用了心,这一次比上次听得认真,心灵似乎平静了不少。

    一直盘亘在心头的烦躁和不安似乎得到了安抚般沉静下来。

    随喜回到山下的庄子时,已经是日暮时分,天空被晕染出淡淡的霞光,关娘子站在角门外等着她。

    “阿娘。”随喜一见到关娘子,立刻露出甜甜的天真烂漫的笑容跑了过去。

    关娘子搂住她,摸了摸她的头,“累不累?都做了什么?”

    随喜声音清脆地回道,“一点也不累,阿娘,您瞧,我都好了,青居真人送的药丸真灵验。”

    关娘子放心地微笑起来,“老夫人还在等你呢。”

    随喜让翠丝去把油柑子腌制再送到老夫人屋里来。

    到了老夫人的厢房,又是一番详细的询问,老夫人听到随喜是去听青居真人说道,满意地点了点头,眼中还带着少见的兴奋和愉悦。

    第二天,青居真的使人给关娘子送了治哮喘之症的药丸,并没有提起是答应了随喜才送来的,令老夫人和关娘子更相信他的超凡不俗和慈悲为怀。

    随喜虽不愿意和青居太接近更不想成为他的徒弟,但到底感激他的赠药,所以不必老夫人的督促,她接下来几天都乖乖地上山去听他讲道。

    每天上山下山的,随喜的身子也日渐变得更加有气力。

    不知不觉竟过了半个月,这十几天来,关大爷不时使人来请老夫人和关娘子回家,但来人都被老夫人打发了回去,虽没有明说原因,其实大家都清楚,只要郭静君留在家中一日,老夫人都不会回去的。

    随喜乐得轻松,她最希望的就是阿娘能远离阿爹,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就算阿爹纳多少小妾都没关系,她只希望阿娘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这半个月来,她每天都到山上去听青居真人讲道,不知不觉心灵也变得宽阔了许多,笑容也越来越灿烂,并不是说以前笑得不开心,只是那种笑总是带了些不真心和压抑。

    她不应该总是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而是感谢生命,坚强勇敢地面对所有已知和未知的命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像上一世一样,用死来逃避了。

    又过了几天,家里便传来了消息,关大爷被上官左迁了,几乎是等于免黜,关大爷已经两日不曾回家,老夫人和关娘子都不在,家中没了主心骨,下人们是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老夫人沉着脸许久没说话,她最是关心儿子的前程了,原以为她会激动伤心的,没想却是冷静地吩咐关娘子收拾东西准备启程回家。

    随喜看了老夫人一眼,心中暗咐,阿爹被左迁一事,老夫人是早有预料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