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左迁 中
    且说说关老夫人和关娘子离开家里之后,关大爷如何度过这半个月时间。

    关大爷一直都是以孝顺得以上官欣赏,如今因为老夫人却气得到居士林去静修,他心中不是没有犹豫的,在老夫人离开家里的第二天,他就让郭静君先搬到庄子里去住,可郭静君却突然摔了一下,所幸没有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不过却不能奔波,只能留下来养胎。

    他将原由告知了老夫人,可老夫人不为所动,依旧不愿意回家。

    关大爷左右不是办法,干脆连偏院也不去了,下了差回来便往关娘子的院子走去,可伶俐的丫环都被老夫人带着去了居士林,只留下几个小丫环,服侍得不贴心,他心中更是烦躁。

    干脆到书房去喝酒,正心浮气躁之间,却有一双纤纤素手将喝得微醺得他扶上了床榻,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一张年轻娇美的脸庞,贴着他胸膛的是一具凹凸有致的柔软身躯,掌心所触肌肤腻如凝脂。

    全身顿时燥热起来,呼吸越来越沉重。

    “大爷,奴婢是来服侍您的……”耳边是酥软的呵气细语,关大爷再也把持不住,翻身将那具撩人的身体压在身下。

    第二天才知道是郭静君带来的丫环,好像叫妙雪,只见她满脸涨红,身上只裹着一张薄被缩在床角,含羞带涩地看着他。

    关大爷心里一阵愧疚,脑海里闪过关娘子失望含泪的双眼。

    “你不是郭姨娘身边的丫环吗?怎么会在在这里?”关大爷的目光落在她布满红点的肩膀上,有些口干舌燥地问道。

    妙雪低下头,“上次奴婢生病了,郭姨娘要将奴婢送出去,是老夫人救了奴婢……奴婢见大爷身边没有个贴心的照顾,所以才大胆来服侍您,没想大爷却喝醉了……”

    她的意思,只是来服侍他起居,并不是来勾引他?关大爷想起昨日的孟浪,自己确实是有些头昏脑胀,但他并没有醉,这丫头欲拒还迎的娇俏模样他还记着。

    既是老夫人答应让她留下的,他也不能将她再赶出关家,反正家中如今没有伶俐醒目的丫环服侍,留着她在身边也好,等惠云回来了再作打算,是要收了通房还是……不行,惠云还在气头上,万万不能让她知道他还收了通房。

    关大爷将妙雪拉进了怀里,大掌在她雪白的娇躯抚摸着,“以后就留在我身边服侍着,但必须切记一点……”声音暗了下来,大掌放在她小腹上,“要喝避子药,别让夫人知晓了,懂吗?”

    妙雪娇羞地点了点头,顺势依了过去,妙雪不是没脑子的人,如今以关家的情形,她是不可以有身孕的,还不如乖顺地听从大爷的吩咐,以后好好服侍夫人,也比那郭静君用尽心机要对对付夫人的强。

    她只想好好在关家生存下去,根本没敢想其他,而能够给这种生活的人,也只有大爷……不,还有老夫人和夫人,她绝对不能像郭静君一样得罪了她们。

    想明白了这一点,妙雪更是温柔体贴地照顾着关大爷,而贪新鲜的关大爷也沉浸在温柔乡中,好几天没去偏院看望郭静君了。

    郭静君原是想借着胎儿不稳避开被送去庄子的事儿,没想到反而让关大爷不再来找她,她心里也焦急,便使了妙琴来打探消息,小丫环们口风本来就不紧,又没有翠丝等几个大丫环的警告和提点,三两下就被妙琴打听出端倪来。

    一听是妙雪那小贱人勾引了大爷,郭静君怒火中烧,带着妙琴妙音怒冲冲地来到书房,要将妙雪赶出关家。

    妙雪自是不肯同意,连下跪也不肯地站在郭静君面前,“郭姨娘,如今我已是关家的奴婢,要杀要赶非你能做主,一切有老夫人和夫人呢。”

    “你这个小贱人,还敢跟我顶嘴,给我打,狠狠地朝死里打!”郭静君见这妙雪不过一个月时间就出落得比以前更加娇美,那艳媚的模样几乎就要赶上自己,心中一阵的气恼,恨不得立刻将这贱人打死。

    “你们谁敢!这里可是大爷的书房,家里的主事也不是你郭姨娘,我如今大爷身边的丫环,你们谁敢动我一下?”妙雪大声喝住了妙琴和妙音。

    郭静君妆扮得十分精致的脸庞几乎气得扭曲狰狞起来,“不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贱人,也配和我争宠?今日要是不打死你,我就……”

    “比起郭姨娘,我这上不了台面的小贱人不是更清白吗?怎么,才当了几天的姨娘,您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吗?”妙雪听到郭静君的话反而轻笑了起来,脸上一点惧意都没有。

    郭静君脸上骄矜的面具悉数崩溃,眼睛瞠得大大的,眼底闪过一抹狰狞的杀意,但仅剩的最后一丝理智还是拉住她的冲动。

    这个妙雪不同其他人,她是知道自己的过往的,如果被老夫人或者大爷知道了她以前的身世……就算她能生下儿子,也留不得在关家了。

    见郭静君总算对自己有了惧意,妙雪才悄悄在心底松了口气,这是她唯一能制衡郭静君的把柄了,但不到最后关头,她都不会说出来,毕竟自己也是从那地方出来的丫环,说出来只会一起死而已。

    “你这个小贱人,我只恨当初心软没将你打死,才留下今日你这祸患!”郭静君几乎气得牙疼,恶狠狠地瞪着妙雪。

    妙雪笑了笑,“是奴婢遇着贵人了,没那么容易死在你手中。”

    郭静君一听,忍不住心口汹涌的怒火,扬手就朝妙雪打了下去,眼角却正好瞄到关大爷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想要急急收住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竟往一边歪了下去,撞在妙雪身上。

    “你来作甚?”关大爷皱眉喝道,看了妙雪眼泪扶住郭静君的模样,又看着郭静君那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场就喝斥了她几句,“不是胎儿不稳吗?怎么还到这里来闹事儿,要真这么精神,那就到庄子里去。”

    郭静君脸色苍白,嘴唇张了张,艰难地叫道,“肚子……肚子好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