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修身 下
    郭静君躺在床榻上,面色无华,眼色苍白,双手交握放在小腹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屋里服侍的妙琴和妙音都大气不敢喘地仔细走路。

    “姨娘,夫人使人给您送了炖汤。”妙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郭静君原来没有神采的眼睛瞬间迸发出强烈的怒火,“给我扔出去,她想害死我的孩子没那么容易,凡是她的东西都不准拿到屋里来。”

    妙琴无言地看着她,暗暗叹息,夫人那是一片好意吧。

    郭静君情绪激动地抓着被褥,大口地喘着气,低声叫着,“我不会认输的,绝对不会,她以为我就这样翻不了身吗?等我生下儿子……等我生儿子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大爷呢,去把大爷找来,我要见他。”

    “姨娘,大爷都已经被左迁了,如今心情正是糟糕,怎么还会到这里来。”妙琴实在忍不住地提醒。

    郭静君脸色一变,是啊,大爷被左迁了……已经不如往日风光了,“都是那个贱人,才累得大爷被左迁。”

    妙琴和妙音对视一眼,彼此心中腹诽,连累大爷的人分明是郭姨娘自己才是,怎么与夫人有关?

    郭静君此时已经陷入杂乱的思绪里,好不容易才攀上一个能照顾她下半辈子的男人,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就被降职了,也不知以后会不会升迁。

    真的要留在关家不走了?郭静君有些迟疑起来,可是她有了身孕,想要离开关家再找个男人倚靠只怕不易,还得离开西里城。

    关家不至于因为关大爷的左迁就败落吧,不是还有个当了知县的二爷吗?烂船也有三千钉,怎么也比她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的强,何况只要她生下大爷唯一的儿子,还怕那罗惠云是她的对手吗?

    “明日再去请蔡大夫过来给我把脉。”郭静君突然坐直了身子,眼底闪着势在必得的坚决,她一定要生个儿子,绝不能生女儿。

    关大爷到了天黑的时候才回家,也没有到书房去,一进垂花门就往正院这边走来,关娘子正要准备吃晚膳,见到他回来显得有些讶异。

    “吃过饭了吗?”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到正院来与她一道用膳了,今晚怎么突然就来了?

    “还没,让丫环去拿多一副碗筷。”关大爷极自然地坐了下来,样子看起来比早上出门的时候要精神许多,好像显得很自信沉着。

    两个人沉默地吃着饭,明明是很温馨的时刻,关娘子却觉得食不知味,只觉得尴尬非常,眼角扫了关大爷一眼,她在心里无声叹息,放下手中的筷子,已经吃不下去了。

    “怎么不多吃一点?”关大爷看着她只扒了一角的白饭,诧异地问道。

    关娘子笑了笑,“已经饱了。”然后给关大爷倒了一碗汤水,“你慢用。”

    “我们谈谈。”关大爷抓住关娘子的胳膊,眼底露出恳求的神情。

    在一旁服侍的湖湘识相地退了出去。

    “好,您说。”关娘子十分配合地点头,面无表情坐了回去。

    关大爷见她还是一脸的冷漠,眉头拧了一下,放柔了声音,“惠云,是我错了,不该沉迷在女色之中,也不该听了郭静君的唆摆就那样对随喜,如今我是知道做错了,你可否原谅我?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过日子,好不好?我也不纳妾了,等郭静君生下孩子,就把她送走,以后我只对你好,好不好?”

    这转变也太大了……关娘子惊愕地看着他,从来没听他这样低声下气跟她说话的,今日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

    “今日娘已经训了我一顿,我到税务府之后,卢大人也找了我去训话,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那样违背伦理的事情,是我猪油蒙了心才会认为随喜被妖孽附身,惠云,我今天想了许多,想起当年你为了不让我的聘礼太寒酸,还偷偷给我塞了银子,想起我们过去那些年日子虽然艰辛,但却一直过的很开心,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郭静君和那妙雪都不过是逢场作戏,我不会对她们认真。”关大爷直直盯着关娘子的眼睛,说得十分诚恳真情。

    她何尝不是想起以前的甜蜜才一而再地对他心软,才会那么舍不得对他死心?关娘子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可他却一直在伤她的心。

    在他宠爱郭静君的时候,可有想起一点点关于他们以前的美好?如果他能想起一点来,又怎么还能那么狠心地伤害她和他们的孩子?

    “我知道你心里怨我,我也不奢求你现在就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憋着心里的气,你要是有怨有恨就打我或者骂我,只要你心里舒服就好了。”关大爷握住了关娘子的手,声音是多么柔情万千。

    关娘子眯了眯眼,忍住就要渗出眼眶的泪水,他怎么能在那样伤了她之后,还要求她的原谅……

    “惠云,不要哭,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关大爷搂住了她的腰,伸手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会补偿你的,我会好好对你的。”

    “你意气风发的时候可以将我抛之脑后,如今被左迁了便想起我的好,关炎波,我就是你呼之即来的妻子么?”关娘子哽咽地责问。

    “你是我同艰难共富贵的妻子,之前是我错了,今日开始,我一定会修身齐家,不会再让你失望的。”关大爷抱紧了她道。

    修身齐家……竟然现在才想要来修身齐家?关娘子觉得真是讽刺得想大笑,可心里除了悲哀还是悲哀。

    她推开了他,用力地忍住泪水,有些沙哑地道,“我知道了,时候不早,你先去梳洗早些睡下吧。”

    关大爷深深看了她一眼,心知不能急于一时要她原谅他,只好温柔地笑着答应。

    关娘子并没有将关大爷的话放在心上,以为他又是在哄自己,他总是这样,在惹她生气之后就会甜言蜜语地哄她开心,她也会觉得累,不可能总是站在原地等着他。

    已经失望了那么多次,怎么还敢对他存着希望。

    翌日,关大爷清早就起身,和关娘子一起到上房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见他们夫妇结伴同来,脸上的笑容愈加温和,只是叮嘱大爷要尽心尽力做事争取早日升迁之后,就让他们回去了。

    随喜却无比的忧心,她一点也不相信阿爹真的就痛改前非了,肯定是想利用阿娘来让大家相信他并没有宠妾灭妻,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姿态来。

    阿娘,你千万不要被骗了!

    她心里焦急,却不能真的跑到阿娘面前对她这样说,该怎么办?

    郭静君听说大爷和那个罗惠云一起到上房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将妙琴端来的安胎药打落在地上,把妙琴的手烫得又红又肿。

    她声音尖锐地叫道,“蔡大夫来了没有?”

    妙琴忍着痛,“已经去请了,姨娘,您再等等。”

    “等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死丫头,还不快去给我看看到底来了没有。”郭静君脸上表情狰狞,如果不是怕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都想狠狠踹这个笨拙的丫环几脚。

    她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只想拿两个贴身的丫环出气。

    妙琴喏喏地应是,刚转身就见到刘妈妈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补汤。

    郭静君嫌恶地撇开头。

    刘妈妈看了妙琴手上的红肿一眼,嘴角挑起讽刺的笑,“大夫就要来了,把屏风去搬过来吧。”

    郭静君恶狠狠地瞪了刘妈妈一眼。

    刘妈妈似没看到郭静君的臭脸,客客气气地请她将补汤喝了下去,“姨娘动了胎气,总是动怒对自己也无益,这安胎药也喝下的好,免得……”

    “下去。”郭静君咬牙切齿叫道,“不必你来啰嗦。”说完,转向妙琴,“还不去给我再煮一碗安胎药。”

    妙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巴不得赶紧离开屋里。

    妙音领着蔡大夫走了进来,刘妈妈就站在旁边看着。

    郭静君瞪了她几眼才隔着屏风有些迫切地问蔡大夫,“大夫,我这孩子可是儿子?”

    蔡大夫莞尔一笑,只道了一声凭脉象不能确定下来。

    郭静君焦急地还想再问明白,刘妈妈已经将蔡大夫送了出去。

    “该死的奴才!”郭静君咬牙切齿地将刘妈妈诅咒了一遍,心里却开始不安起来,如果不是儿子该怎么办?如今大爷已经有了新欢,又和罗惠云重修旧好,将来还会再宠爱她吗?

    她一定要生儿子!

    &;&;&;

    《重生之逆流》

    简介:就算逆流而上,也要拼出一个别样人生。

    [=ame=《重生之逆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