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千金 中
    第二天清早,随喜是被冻醒的,外面不知何时纷纷扬扬飘下雪花,夹杂着北风,呼呼作响,屋里虽然烧着暖盆,她仍然觉得很冷,只有老夫人的屋里能烧地龙,他们只是寻常人家,还无法每个屋里都烧上地龙。

    时候已经不早,随喜急忙穿上秋香绿的棉底小袄,外面罩着一件雪白的银鼠褂,领口和袖口压着精致的花卉纹绣,下面穿着窄棉裤,套着碎花百褶裙,整个人穿得密密实实的,手里还紧抱着暖手炉。

    多亏了前阵子她得老夫人的眼,这才有了这一套保暖衣衫,否则照着以前,她也只能哆嗦地躲在屋里,哪里敢走出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雪呢,原来这么白,这么漂亮。

    地面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树枝也压着雪白的雪团,天地仿佛只剩下一个颜色了,除了白还是白……

    “姑娘,不能总是盯着地上的雪看,对眼睛不好。”翠丝从耳房走了出来,就见到随喜站在屋外的空地上发呆。

    穿着雪白银鼠褂站在雪地中的随喜就想一尊精致的陶瓷娃娃,漂亮,脆弱,但看起来有些不真实,她对站在屋檐下的翠丝露出羞涩的浅浅的微笑,闪忽闪忽的大眼充满了好奇。

    就像一株在雪地里含苞欲放的白色茶花,翠丝看得有些发愣,她们的姑娘是越来越好看了。

    好不容易能看见了,随喜可不想眼睛又出什么问题,听到翠丝说不能对着雪地看,她已经跑上了石阶,吐着白气问道,“翠丝姐姐,家里来了客人吗?”

    翠丝手里端着茶盘,上面有三个茶盅。

    “请了居士林的道长来做法,老夫人正与他在花厅说着话。”翠丝笑道。

    “是青居真人吗?”随喜有些惊恐地问道,不知为何,她对那个青居就是有一种抗拒感。

    “不是,是青居真人的徒弟。”翠丝笑着道,“姑娘可要一起进去?”

    随喜摇了摇头,“我从来没见过雪呢,就在外面玩会儿。”

    “那姑娘可要仔细了,别盯着雪地看太久,也不能玩雪,会伤了眼睛和受寒的。”翠丝不放心地道。

    “翠丝姐姐放心,我就在这里站着。”随喜甜甜地笑道。

    翠丝想了想,决定先把热茶送进去再来看顾姑娘。

    “姑娘,今天妙雪放休一天,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去作甚,她老子娘都没在西里城。”过了一会儿,就见到平灵穿着青色的短袄,脸蛋红扑扑地从院门走了进来,来到随喜身边轻声说道。

    随喜扬唇一笑,眼色攸地明亮如星,“她一个年华正茂的姑娘能放休,自然是要出去逛街的。”

    平灵疑惑地看着姑娘,只觉得姑娘这样明媚绚烂的笑容越来越有一种看不明白的神色。

    阴霾的天空,飘飘洒洒的雪花,随喜低头看着手中的暖炉,她的手很纤细,而且白皙干净,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种洁白的干净,就好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喜转身看了过去,一位穿着灰色道袍的道长从花厅的门走了出来,眉目清秀,是个很年轻的道士,前面是翠丝和翠碧。

    随喜微微眯眼看着那个道长,嘴角抿开一丝诡谲的笑。

    那道长在看到随喜的时候,也是变了脸色,但很快镇定下来,对着随喜轻轻点了点头。

    就听到翠丝在跟随喜解释,“老夫人说既然已经请来了悟明道长,就顺道看一下各院的风水是否也需要作法。”

    随喜乖顺地点头,一副天真烂漫无知的模样。

    悟明深深看了随喜一眼,带着小道士在翠丝的带领下将关家走了个遍,最后认定随喜所住的东厢房需要做一场道法。

    老夫人听到随喜那边的屋里也要作法,脸色有些不自然,悟明便解释道,“关姑娘自幼多灾,若能做一场道法,便能压住各房魔障,保姑娘一世平安。”

    原来不是什么妖孽缠身,而是要保她平安?随喜在旁边听着,淡淡地扫了那道长一眼,老夫人的眼底已经重新出现了笑意。

    在去东厢房的路上,随喜小声地问翠丝,“……怎么是这样年轻的道长,真有那么厉害吗?”

    翠丝笑道,“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怎么不厉害?”

    随喜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到了随喜的住所,悟明低敛眉目,开始认真地布置道场,翠丝把围观的小丫环都打发了离开,只剩下悟明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还有随喜和翠丝平灵。

    还没开始作法,关娘子就闻讯赶来,上次在偏院发生的事情,她仍心有余悸,必须亲自盯着方能安心。

    悟明只是淡淡看了众人一眼,问明大家属相生辰,最后竟都相忌冲撞,只能留下随喜和平灵二人,其他不得留在法场里。

    关娘子不放心随喜,是翠丝解释悟明道长乃青居真人的徒弟,绝不会像上次那神棍一般对待随喜,关娘子这才稍微放下心,带着翠丝等人离开。

    随喜似笑非笑地站在一旁看着悟明作法。

    悟明嘴里念念有词地在屋里走了一圈,然后在门楣上贴了三张黄符,便道已经消灾解难了。

    平灵被指使去帮那小道士收拾东西。

    随喜和悟明道长面对面站着,眼底尽是笑意,“道长这次作法真能佑我一世无灾无难?”

    “关姑娘……”悟明脸上闪过一抹难堪,有些错愕地看着她,他刚刚在她眼底看到一丝狡黠的笑意,似是威胁似是嘲讽……难道她看得出是他故意要在她这里作法的?怎么可能,眼前这女娃还没十岁,哪能看穿他的心思?

    随喜歪着头,声音显得很稚嫩天真,“悟明道长看着好生眼熟,不知在何处见过您呢?”

    悟明眸色一沉,“姑娘可否当不曾见过贫道?”

    “可是明明见过了啊,怎么能当没看见了?”随喜睁大眼看着他,一脸的困惑。

    悟明顿感一阵无力和挫败。

    随喜突然呀了一声,很惊喜地叫道,“我想起来了在哪里见到道长您了,在凉亭那里,还有个很漂亮的姐姐,咦,奇怪了,你们怎么会抱在一起呢?”

    “关姑娘!”悟明急急地阻止她继续问下去,“你能否不要将那日的事情说出来?贫道……贫道定会记着姑娘的大恩。”

    “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啊,你喜欢那位漂亮的姐姐吗?你们成亲了吗?”随喜假装听不明白悟明的意思,眨巴着明亮的大眼天真看着他。

    悟明只觉得背脊冒出冷汗,他今日才知道当日看到他和心上人幽会的小女孩是就是师父一直在等的有缘人,如果她跟师父说了那日见到的……他被赶出居士林没关系,可万万不能连累了心里的她。

    “贫道……不能成亲。”悟明艰涩地开口,他只是一个出家的道士,而她却是养在深闺中的千金小姐,他们之间隔了万丈鸿沟,所以不能被人知晓,只能成为秘密。

    “那你们是为了什么?”随喜眼底伸出有讥讽的笑,明知自己不能成亲,为何要与人家姑娘幽会?如果被别人看见,他们还有活路吗?那姑娘一定会被家里族人拉去浸猪笼吧。

    悟明大窘,要跟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女孩谈他的心里**吗?“关姑娘,有些事贫道不能说。”

    随喜笑了笑,“那就是要我帮你保密吗?”

    小道士和平灵已经将法场收拾得差不多了,悟明见着心里更加着急,不知该如何才能让眼前的小姑娘替他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说起那日的所见。

    “听说这次主要是来替郭……姑娘作法,想不到竟然能请得动青居真人的徒弟。”随喜眼睛弯成月牙儿,笑眯眯地看着悟明,在外人面前,老夫人特意叮嘱,要称郭静君为郭姑娘。

    怎么突然转开了话题,“贫道只是师父的愚钝小徒,比不上大师兄他们。”

    他虽是师父的徒弟,但实际上却没见到师父几面。

    “听说老夫人请您一会儿要给郭姑娘算算,这次是否能顺利生下男孩。”随喜脚尖轻点着地面,低声像在自言自语。

    悟明看着眼前这个笑起来娇憨纯真的小姑娘,心里有丝不确定,“关姑娘的意思是?”

    平灵和小道士已经收拾完了,正准备向他们走过来。

    随喜也不再和悟明兜圈子,只是压低了声音道,“悟明道长,我替你保密,跟谁也不会说那日见到的事情,可是我帮了你,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帮我一个忙?”

    悟明一喜,“关姑娘请说。”

    随喜底下头,眼底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须臾,才坚定地道,“如果,郭姑娘能生个女儿就好了。”

    悟明愣在原地,瞠大眼想看清楚眼前这小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不管他怎么看,都觉得眼前的小姑娘是个普通的娇憨天真的孩子,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娇憨柔弱的,可细思她的意思,却教人如此寒心惊悚。

    “姑娘一定会如愿的。”他觉得自己的嘴里都是苦涩的味道,嘴角强扯了一记微笑。

    “真是太好了。”随喜眉开眼笑。

    平灵和小道士向他们走了过来。

    书名:九全十美:

    她有高超的医术,有聪明的头脑,到哪里都有好生活[=ame=《九全十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