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小产 上
    陈杏儿活了九年,从来没受过什么委屈,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还从来没被别人冤枉受憋屈的,所以当随喜委委屈屈地说她要抢簪花的时候,她竟一时忘了反驳。

    娘不是说过,这个叫随喜的表妹是个瞎子,又是个不祥之人,是外祖母最讨厌的孙女吗?怎么不是那回事?不是说她长得很丑吗?为什么还比她好看,不是说性子怯懦好欺,为什么睁眼说瞎话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平灵也叹为观止,原来姑娘装委屈可怜的时候可以这么委屈可怜……

    关娘子虽心疼自己的女儿,但不管怎样,陈姑妈还是第一次回娘家来,总不能第一天就闹得不愉快,她急忙过去赔不是,“是随喜不懂事胡说的,大姑奶奶别在意。”

    “小孩子不能乱说话,杏儿怎么会是以大欺小的人,我更加不可能拿了不要的簪花做见面礼,尽是胡说。”陈姑妈有了台阶自然就顺下下来,还作势敲了陈杏儿的脑袋一下。

    陈杏儿大叫,“我才没有胡说,明明就是她欺负我!”

    随喜不知所措地看着她,“表姐……”

    “好了好了,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吵一吵才有感情。”关娘子笑着道,温柔地看了随喜一眼,有劝她不要再和陈杏儿闹僵的意味。

    老夫人摸了摸随喜的头,“做妹妹的要懂得礼让姐姐,簪花坏了就算,回头祖母再送给你。”

    “是,祖母。”随喜点了点头,乖巧地低眉敛目站在老夫人身边。

    陈杏儿还想说什么,却被陈姑妈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她终于明白家里那些被她欺负得不敢对她大声说话的堂妹们的心情。

    她决定了,以后最讨厌的人就是这个关随喜!

    ******

    陈姑妈到来的第一天,随喜和陈杏儿结下了梁子,老夫人本来对陈杏儿是十分喜爱,但知道她要抢随喜的簪花,且那见面礼还是她选剩下的之后,那股亲热顿时冷却了不少,还是几日下来,陈姑妈天天在屋里陪她说话,不时说起陈杏儿的聪慧之处,才重新让老夫人对她亲热起来。

    俗话说的好,女儿都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何况快十年不曾见面的母女,老夫人和陈姑妈自然是无话不说,母女俩在屋里说了三天的贴心话,就是再怎么深的秘密都被翻了出来。

    陈姑妈自然也知道了关家如今多了一位见不得人的姨娘,女人从来见不得另外一个女人比自己过得好,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大嫂,陈姑妈没有同情关娘子,反而起了看热闹的心态,巴不得关娘子过得比她不快活。

    女人的嫉妒心理是不分年龄和范围的,不管是外貌还是丈夫子女,都在嫉妒的范围之内。

    老夫人是知晓女儿心里这点小九九的,自是不肯让陈姑妈去见郭姨娘,谁知道她会火上添油说什么不适宜的话。她只是需要一个人来听她倾诉心里的烦心事。

    在随喜努力避开和陈杏儿碰面的第五天,她们终于还是在上房的花厅对上了,今天老夫人心情好,要女儿媳妇孙女都过来陪她吃午膳,随喜是没有借口避开,只好无奈出现。

    陈杏儿看着随喜的眼神几乎能喷出火来了。

    随喜只当没看到她敌视的眼神,低眉顺耳地吃饭,她此时是不担心陈姑妈会去接近郭静君来挤兑阿娘,就算她去找郭静君了,也不过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陈姑妈这个人最懂得审时度势,哪边对她有好处,她自然就站在哪一边。

    吃过饭之后,她们回到屋里闲聊,老夫人笑着问起陈姑妈,“这几天只有你听着我唠叨,倒是还没说你这次打算在家里住多久?”

    “其实这次本来是打算请大哥帮个忙物色间铺子,过了年想到西里城来做生意。”陈姑妈笑着回道,“大哥在税务府当差的,哪里的铺面生意好,税赋不高的,他最是清楚,将来也能帮他妹婿在税赋上面动一下人情,只是没想到会……”说着,目光有丝抱怨地看了关娘子一眼,认为若不是关娘子持家无道,大哥何须被左迁。

    老夫人听着大喜,“要搬到西里城来了?”

    “是啊,谷分城到底比不上西里城,还能让文理上云淙书院,将来指不定能考上功名,也多亏了如今不限制商贾之子考功名,翁姑才同意了到西里城来。”陈姑妈笑道,天下才子多是出自西里城的云淙书院,能到云淙书院上学,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那明日就赶紧让你大哥去找铺子,他总是在外面行走的,自是清楚哪里比较合适。”老夫人掩不住的高兴,人老了都喜欢能经常见到自己的子女。

    陈姑妈叹了一声,“可惜大哥被左迁了。”

    “找间铺子而已,与左迁无关,大姑奶奶放心。”关娘子端雅一笑,知道陈姑妈对她有些不满。

    陈姑妈撇嘴道,“大嫂你也真是的,大哥纳妾便纳妾了,只要你管得住,纳几个妾不是问题,怎么就弄出这样的谣言来,也实在太没魄力了,合该大哥在外面养了外室。”

    老夫人不悦地喝道,“艳梅,不许胡说。”

    陈姑妈怏怏地住嘴。

    说得这么坚决肯定,将来大姑父纳妾,陈姑妈是不是能有今日心态?随喜心里冷笑,抬眼看了陈姑妈一眼,却正好撞向陈杏儿的目光,被狠狠瞪了一眼。

    关娘子的眼神有些淡漠下来,“大姑奶奶这话只能在家里说,若是出去说了,别又让大爷被上官责备,大爷之所以会左迁便是因为岁数未足而纳妾,怎能如大姑奶奶所言,要纳多少就纳多少,别说是律法不允许,关家也不能因此没了门风。”

    陈姑妈急忙笑着道,“我这不是说说嘛,不过说真的,大嫂你也真该争一口气,赶紧给大哥生个儿子才是。”

    关娘子脸色有些难看,“多谢大姑奶奶关心了。”

    老夫人没好气地道,“都住嘴,难得会聚一堂,怎么偏找闹心的事儿说。”

    陈姑妈这才消停下来,对关娘子扯了扯嘴角,才和老夫人说起打算阖家迁到西里城的详细来。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杂声,老夫人露出不悦的神色,关娘子拧眉走了出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偏院的妙琴来了。”有丫环回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妙琴惊慌的声音,“夫人,不好了,郭姨娘她……她小产了……”

    老夫人手中的手炉一个不稳掉在地上,急急地扶住翠丝的手走出内屋,瞪着跪在地上的妙琴问道,“怎么回事?”

    妙琴颤颤抖抖的说不清楚。

    关娘子便道,“娘,还是我到偏院去看一看。”

    “我与你一道去。”老夫人道。

    陈姑妈自告奋勇也要跟着去,老夫人却道,“你就在屋里呆着不用去了,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再叫你过去。”

    随喜自然也被打发回了自己的屋里。

    回自己的路上,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脚步也轻快了起来,感觉这么久以来悬在心头的不安在听到郭静君小产的话之后,安然地落地,心情如六月的鲜花一样沸沸腾腾地盛开。

    这几个月来,她活得如此战战兢兢,每一步都犹如走在刀尖上,如今已经改变了最重要的一步,她终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想起上一世她原是活泼开朗,即使不得老夫人和阿爹宠爱,她也从不悲天悯人,若不是最后失去阿娘,才一时想不开自尽……方有最后因心结执念而重生。

    上天让她重生一次,就是要补偿她,就是要她改变命运,如今她已经改变了最重要的一步,接下来的路是不是和上一世不一样了呢?

    脑海里突然就浮起一道模糊的小身影,圆润的脸蛋,一脸讨好的笑容,整天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她后面……欢快的心情莫名沉重下来,如果郭静君的孩子顺利生下来,她就多了个弟弟,虽然他生母蛇蝎心肠,可他却总是缠着自己,亲热地喊她姐姐。

    随喜用力地摇头,不对!如果不是这个弟弟,她的阿娘就不会死,她没有做错,郭静君绝不能留在关家,她只是想要她和阿娘过得好而已。

    “姑娘,您没事吧。”平灵去取炭回来,正好看到随喜在用力地甩头,马上担心地问。

    “没事,陈姑妈和杏儿表姐都回屋里了吗?”随喜抱住头倒在床上,闷声问道。

    “已经回西厢房了。”平灵往角落的暖盆添了炭,然后来到床沿,小心翼翼地问,“姑娘,您说,这次是不是那女人又想出什么诡计来呢?”

    随喜睁眼看着天青色的帐幔,“那女人还能想出什么诡计来?”

    “也不知道小产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是好好的吗?”平灵疑惑地道。

    随喜一怔,马上就翻身起来,她怎么能那么快就安心下来,还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小产了,说不定只是想要再度得到阿爹的注意力才故意这样说的?

    “平灵,你去打听打听,是不是真的小产了。”随喜的目光暗沉下来,难道事情并没有按她想的那个方向走去吗?

    简介:能过目不忘的唐芦儿穿越了,原以为用不上的本领,忽然间成了保命符;原以为遇不上的人,戏剧性的发生了纠葛。[=ame=《良缘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