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小产 中
    这几天她总是觉得心口有些堵,胎儿作动的时间是越来越少,她以为这是因为闺女乖巧,所以才没有吵闹她,等她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的小腹一阵阵的绞痛,手脚好像失去力气一样酸软无力,连要开口喊妙琴去请大夫也叫不出来,只能痛苦地呻着,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小腹流失。

    妙琴端着铜盆进来的时候,一看到床上那触目心惊的鲜血时,差点晕眩了过去,“姨娘,姨娘,您怎么了?”

    “去……去请大夫。”郭静君几乎咬紧了牙关才吐出一句话,她的双眼通红,充满了悲痛,隐隐已经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妙琴手中的铜盆一个不稳摔了下来,拔腿立刻就往外面跑去,大夫……大夫……可是没有老夫人的同意,她根本不能出内院,就是想请前院的小厮去请大夫,也得有夫人的点头才行。

    实在没有办法,她只能往上房跑去。

    便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关娘子和老夫人听到郭静君小产,已经是脸色一变,立刻使人去请蔡大夫了。

    急忙赶到偏院,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郭静君呻|吟若死的声音,刘妈妈和妙音都在床前照顾着,两人脸色都极为难看。

    雪白的床单被鲜血浸开,如一朵硕大的牡丹在盛放,老夫人脚步一软紧紧抓住关娘子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妙音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充满恐惧地看着郭静君惨白的脸。

    刘妈妈到底是有经验的老人,站起来对老夫人道,“动了胎气,只怕孩子是保不住了,得请稳婆来。”

    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只能强行生下,能不能保住其中一个就难说了。

    “赶紧去。”现在不是追究原因的时候,老夫人立刻吩咐丫环去请稳婆。

    关娘子扶着老夫人到外间坐下,蔡大夫就请了过来,屋内已经充满了腥甜的铁锈味,蔡大夫刚踏进屋里,就摇了摇头,暗叹这次就真的是保不住孩子了,这关家也真是的,三天两头就动了胎气,难怪关大爷子嗣艰难。

    隔着屏风给郭静君把脉,蔡大夫听到屏风后的女子虚弱叫道,“大夫,求求您,保住我孩子……”

    “大夫,怎样?”关娘子紧张地问道,老夫人见不得血便没有跟着进来了。

    蔡大夫摇了摇头,“已是胎死腹中,只能用药生出来,否则伤及大人性命。”

    关娘子震了一下,心中顿时生出怜悯。

    郭静君一下子失去所有的声音,泪水无声地从她眼角滑落,感觉自己的生命和腹中的孩儿一样,失去了气息。

    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意志。

    蔡大夫到外间去给郭静君配药,老夫人听说孩子已经死在腹中,不禁悲伤落泪,感叹上天对大爷实在不公。

    关娘子让湖湘去拿了人参片,对妙琴道,“去让郭姨娘含在嘴里,稳婆就要来了,留点力气将孩子……生下来。”

    妙琴含泪点头,她既是同情郭静君失去孩子,更担心害怕自己的命运,只怕就要落下个照顾不力,不被打死也要被赶出关家了。

    郭静君却紧咬了牙关不肯含着人参片,她的孩子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姨娘,您别这样,孩子没了还能再生,您若是不……不保住气力生下死胎,您的性命也是保不住的,留着性命还怕没有孩子吗?”妙琴趴在床边苦口婆心地劝着。

    郭静君紧握双拳,指甲嵌入肉中也不觉得疼,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竟然就这样没了?心尖好像被钝刀踞着,痛得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虽然在听到自己怀的是女儿的时候,她有动过干脆就不要生下来的念头,但到底舍不得,没想到真的保不住的时候,她会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痛。

    就这样输给那个罗惠云……她心有不甘啊。

    “姨娘,您还年轻,将来还能再为大爷生下小少爷的,求求您,振作一些吧。”妙琴继续劝着,她不是笨蛋,自然是察觉到郭静君这次突然胎死腹中事出突然,她们每天都小心翼翼地服侍着,稍有一点动静就赶紧请大夫过来把脉。

    才安稳了几天,怎么就出事了?

    没错!本来已经失去光彩的眼睛突然幽幽亮起一点光芒,她还年轻,不能因为一次挫败就活不下去,既然女儿已经死了,已经是事实没法改变的,虽然觉得心痛,但是……如果能利用女儿这次的死来击败罗惠云,那也值得。

    人一旦有了求生意志,就会变得坚强勇敢。

    很快稳婆就请来了,配合蔡大夫的药物和针引,郭静君在经过两个时辰之后,终于还是将死胎生了出来,只是她却因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昏迷不醒中。

    ******

    屋里还有腥甜的血锈味,关娘子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郭静君,对刘妈妈道,“把死胎送到山下去埋了吧,别让老夫人见到了,免得吓着了。”

    都已经成型了,看着实在于心不忍。

    刘妈妈低声应了一句,留下妙琴和妙音照顾郭静君,便和稳婆一起出去了,替人接生无数的稳婆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凡是哪家娘子生下死胎,都是由她一手处理,这不是喜事儿,一般都暗中处理了。

    扶着老夫人离开偏院的时候,已经就要天黑了,关娘子下了命令,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许离开偏院半步,一切待大爷回来再好好审问。

    在偏院做事的有妙琴和妙音两个贴身丫环,一个守门的小丫环,一个洒扫的婆子,一个厨娘,还有一个夫人特意指来照顾郭静君养胎的刘妈妈,如果郭静君的孩子是被害的,会是谁下的狠手?大家心里偷偷猜测,却都不敢肯定。

    刚把老夫人送到上房,尚未坐下,就见到关大爷一脸震怒走了进来,“怎么回事儿?”

    关娘子服侍老夫人坐在炕床上,倒了一杯热茶,才对关大爷道,“说是早上起来就有些不对劲,没一会儿就肚子痛,留了许多血,胎死腹中……”

    “什么!”关大爷脸色一变,跌坐在太师椅上。

    老夫人拿着手帕拭着眼角,“真不知是造什么孽,都已经快七个月了,还是没能保住,难道上天是要惩罚我们关家?”

    “我做错什么要老天来罚我?”关大爷闻言差点跳了起来,眼底深藏悲痛和不甘。

    “这只是意外,你别这样。”关娘子含泪对关大爷道。

    “本来还好好的,这两天也没听说有哪里不舒服,怎么说死了就死了。”本来还打算等郭静君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将她借口送到庄子去,没想如今倒好,孩子也没了,大人也昏迷不醒。

    关大爷瞥了关娘子一眼,“郭家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那是不信任和怀疑的眼神!关娘子心一冷,只觉得一阵无力的悲凉和苦涩,难道他还怀疑是她故意要害郭静君?难道他认为郭静君的孩子是她弄没的。

    “郭家还想如何?若是她郭静君懂得自重,在有了身孕的时候多注意养身子,还会有今日的下场吗?”老夫人只是怨念郭静君明知自己有身孕还不安分,不自重身子勾引大爷导致见红,后又日日闹事儿不安生,哪件事是对胎儿有好处的?

    关大爷抹了一把脸,“说到底,是疏忽了。”

    “大爷的意思,是我疏于照顾郭姨娘,才让她没能保住胎儿吗?”关娘子面色一沉,声音清冷地问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关大爷寒着脸回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分明是在怪责我,难道她的孩子保不住我会高兴吗?难道我就不想关家有传递香火的子孙吗?”关娘子声声具厉地责问,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心灰意冷。

    她不怕别人误会她,清者自清,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也怀疑她。

    “别胡思乱想,我只是觉得事有蹊跷罢了,与你无关。”关大爷有些不耐地说。

    关娘子还想开口,老夫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你们有完没完,如今是吵嘴的时候吗?不管是不是事有蹊跷,也要等郭静君醒来再问个明白,偏院的丫环也逃不了责任,今天都累了,你们回去吧。”

    关大爷和关娘子只好住了口,关娘子暗骂自己今日失了冷静,根本不该和他在这里吵,“娘,您一整天没吃东西,要不要吃些清淡的菜粥?”

    老夫人点了点头,“让下人去准备就好了,你也累了,别忙活了。”顿了一下,才想起至今还没问的事情,“那死胎怎么处置了?”

    关大爷也看向关娘子,收到老夫人使人去给他传话的时候,他就马上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去偏院看个究竟。

    “让稳婆和刘妈妈抱去了后山,明日再去超度。”关娘子低声道。

    “……真是个千金?”老夫人闭上眼睛问道。

    关娘子沉默了许久,才轻声回道,“是个男娃。”

    手中的茶盅滑落到地上,老夫人眼底瞬间浮起了哀痛和愤怒。

    明天上架,求包养~~~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