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乍喜 上
    第六十章乍喜(上)

    郭静君昏睡了一天才醒过来,感觉到全身的疲软,神志还有些恍惚,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的孩子没了……

    手轻轻地覆盖在小腹上,没有隆起的感觉,平躺的小腹,惊得她急忙坐起身,眼前一阵的晕眩,无力地倒在靠枕,不是做梦,她的孩子没了,下身的胀痛如此清晰地提醒着她。看书神器

    “姨娘,您醒了?”在旁边小杌上打盹的妙琴听到声响立刻醒了过来,睁开眼见到郭静君已经醒了,脸上顿时一喜。

    郭静君抬眼看向她,眼底浓浓的悲伤,“我的孩子呢?”

    妙琴眼底一片的乌黑,她一夜未睡守了一个晚上,就怕郭静君半夜有什么意外,如今见她醒来,说话也有些精神,自是松了口气,“夫人让稳婆抱去后山埋了,姨娘,您别伤心。”

    “大爷回来了怎么说?”郭静君问道。

    “大爷很生气,老夫人也震怒要替姨娘您做主,昨晚把奴婢们都叫了过去问话了。”妙琴想起昨天的问话,心中忐忑不安,虽然老夫人和大爷最后没有处置她们照顾不力,但她总觉得事情不会轻易就过去的。

    郭静君闻言,苍白沉郁的脸庞才露出一丝笑意,“那夫人呢?”

    老夫人和大爷一定会怀疑她吧,这次就算不将她弄死,也要压住她。

    妙琴一怔,“夫人一直在老夫人那里啊。”

    “老夫人和大爷没有将她如何吗?”郭静君尖声问道。

    “姨娘的意思,是夫人她……”妙琴愣了一下,惊愕看着郭静君,姨娘以为是夫人害了她的孩子吗?

    就算不是罗惠云,也一定要变成是她做的郭静君狠狠地想着。

    怎么会是夫人?夫人使人送来的东西都被郭姨娘丢了,也从来不会来偏院的,如果是刘妈妈……那更加不可能,夫人岂是那么愚蠢的人,要害郭姨娘就不会让自己的奶妈来照顾她了,要说可疑,她反而觉得说不定是郭姨娘自己没好好好照顾自己,才弄得孩子没保住。

    可这样的话她怎么敢说得出口?不禁有些埋怨郭静君,她和妙音如今生死难保,如果姨娘继续和夫人作对,她们当奴婢的只会死得更快吧。

    “姨娘,小少爷没了,夫人也很伤心,而且夫人从来也没害您的意思,是不是误会了……”妙琴低声劝着。

    郭静君打断她的话,“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小少爷?”

    妙琴想起昨日掠了一眼的死胎,胃口泛起恶心,脸色煞白煞白的,“姨娘怀的是小少爷,孩子已经成型了……”

    “啊啊啊——”郭静君突然尖声大叫,双手紧紧掐住妙琴的脖子,“是儿子我怀的是儿子把我的儿子还给我,还给我”

    妙琴被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郭姨娘还能有这样的气力,可是她被紧紧掐住脖子,不管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姨……娘……”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她,一定是罗惠云,一定是她,儿子啊啊啊,是儿子,哈哈哈哈,我怀的是儿子,不是女儿”郭静君又哭又笑,脸庞狰狞扭曲,看似陷入疯狂之中。

    妙琴双眼直翻白,已经说不出一个字来。

    郭静君仍是加大了手劲,她眼中所见的只剩下罗惠云娇美的脸庞和得意的笑容,她心中滔天的怒火恨不得将那贱人掐死。

    掐死罗惠云

    妙音端着茶盘进来的时候,就见到这么一幕骇人的景象,尖叫着将茶盘掉落在地上,直奔到床沿用力拉开郭静君的手,“救命,救命啊,姨娘疯了,杀人了”

    郭静君到底身子还虚弱,刚刚凭借满腔的怒火掐住妙琴,如今发泄之后,身子便虚软下来,手劲一松,整个人喘着气倒在床榻上。

    妙琴已经闭了气,脸色青紫地软倒在地上。

    “妙琴,妙琴……”妙音吓得大哭,跪在地上用力摇着妙琴。

    郭静君此时方恢复了些许理智,可想起失子之痛,不由哀恸大哭,“我的儿,我的儿……我要杀了那贱人为我儿报仇,我一定要……”

    妙音见妙琴怎么叫都起不来,心中恐惧更深,听到郭静君又哭又叫,只是将一切错误推到别人身上,从不想自己是不是也有问题,心中不由对她更是怨恨,如果不是郭静君不安生总是要和夫人作对,她们何至于落得生死难保的下场,她和妙琴尽心尽力照顾她,可她高兴时骂几句,不高兴时打一顿,从来没将她们姐妹二人当人看待,心里如何能不怨?

    “你还愣在这儿作甚,还不去把大爷找来,我要跟他说,是罗惠云那贱人害得我这样,快去,难道一个奴才的性命还比我重要。”郭静君指着妙音叫道,将妙琴的死活置之不理。

    妙音寒了心看着她,缓缓地站起身,“只有姨娘的性命才是性命,奴婢们连蝼蚁都不如,哈哈,像你这么恶毒如蛇蝎的人,上天怎么可能会放过你,胎死腹中不是夫人害你的,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是你不知恬耻的惩罚,是你心肠狠毒的惩罚,你活该,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郭静君瞠大眼,“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郭姨娘难道不明白?害死你儿子是你自己,不是别人,这是你的报应。”妙音豁出去地叫道,说完之后笑了起来,“他肯定是不愿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女人当母亲所以才死掉的,死的好,死的好。”

    “贱丫头,你给我过来。”郭静君气的腮边的肉都在轻抖,两手伸长要去抓妙音,只是刚刚发怒发狂后如今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妙音不比妙琴那般忍耐,新仇旧怨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只恨不得将郭静君也生生掐死,杀意刚起,她已经扑了过去和郭静君扭打起来。

    郭静君此时哪里是妙音的对手,没两下就被死摁在被褥上,面朝下,一口气都喘不上来。

    “要死就一起死。”妙音恨恨地叫道。

    老夫人和关娘子闻讯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么一幕惊骇的画面,一个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丫环,两个在床上扭打着,那根本就是在杀人她们哪里遇过这样的经历,都被眼前的情况震得一时缓不过神来。

    “快,快去把她们分开。”还是老夫人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要身后的丫环去救下郭静君。

    翠丝和湖湘几人用力将妙音从郭静君身上拉了下来,郭静君咳了几声缓过气,怔愣一下之后指着妙音尖锐叫道,“你这该天收的贱婢,你竟然敢杀我,我要撕了你这没眼睛的下溅奴才。”

    妙音脸上还有疯狂的笑意,见老夫人和夫人都来了,心知自己总是难逃一死,更是没了顾忌,“我就是被天收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是贱婢,那你是什么东西,也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妾”

    郭静君尖叫了一声想扑上来,被翠碧用力按在床上,她这时才发现屋里不知何时来了老夫人和关娘子。

    目光在触及关娘子的时候,立刻又迸射出强烈的恨意,“你这个贱人,就是你,就是你害了我儿子,老夫人,就是她,你把她打死,是她害了我的儿子。”

    老夫人冷眼看着她,脑仁辣地烧痛着,地上的丫环一动也不动,另一个丫环疯了一样要跟主子拼命,这是出人命了啊。

    她到底造了什么孽,家里就没一日安宁的时候。

    关娘子扶着老夫人从太师椅坐下,然后有些害怕地去试探了妙琴的鼻息,还有气儿,“先把这两个丫环待下去,等会儿再审问她们。”她吩咐道,湖湘喊了两个粗使婆子进来帮忙。

    郭静君被翠碧按着动弹不了,只能用仇视的目光瞪着关娘子。

    “郭姨娘,孩子的事情,我们也很伤心,请你冷静一些。”关娘子知道郭静君肯定会恨自己,她也不解释,只是站在老夫人身边淡淡地开口。

    “你不必猫哭耗子,若不是你,我的孩子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郭静君叫道。

    “你真不知是谁害了你?连孩子怎么没了都不清楚吗?”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一定是她害的,你要为我做主啊。”郭静君哭了起来。

    “闭嘴你若是懂得好好照顾自己,怎么会被别人趁机而入,这几天你究竟做了什么?”老夫人不耐烦地喝住她,是不是媳妇下的手她怎么会不清楚。

    郭静君含泪摇头,这几天她都听了大夫的话,连下床一步都没有,也不吃别人送来的东西,整个关家,也只有关娘子要害她最是容易了。

    “你以前的丫环不是来看望过你吗?你们都说了什么?”老夫人又问,昨日把妙琴妙音叫去问话,便是问出那个妙雪来找郭静君这一点最可疑。

    “那贱丫头带了青梅来给我,我没有吃啊。”郭静君道。

    老夫人拧了拧眉,对翠丝她们吩咐道,“你们几个,把屋里都给我仔细寻一遍。”

    她怀疑的便是那个叫妙雪的丫环,但如果郭静君没有吃她的东西,又怎么会突然小产?实在太可疑了。

    关娘子却觉得胃里一阵的翻搅,从一进门就闻着屋里这浓郁的香味,她实在有些受不了,只是硬撑着到现在,站得越久就越难受,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巴跑了出去,哇一声吐了出来。

    求粉红票啊啊啊啊~~~

    书名:《冲囍》

    书号:>

    作者:桂仁

    简介:千金忽成杀猪女,遭遇两家极品本文很肥,请放心吃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