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乍喜 下
    第六十二章乍喜(下)

    郭静君将妙雪诅咒了数遍,察觉到老夫人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失望,好像在下一个什么样的决定。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她猛然想起自己已经不能生养,她的下半辈子除了自己谁也无法依靠了,以色侍人的她最是清楚女人的芳华眉毛转眼即逝,男人的眷宠不可能是一辈子,她也就仗着如今貌美能让关大爷迷恋她,可是五年之后呢,十年之后呢?她没有子嗣……能依靠的还能是谁?

    难道还痴心妄想,以为大爷能爱她一辈子,她比谁都清楚,世上无长情的男子。

    心中惊涛骇浪,郭静君却不知该如何跟老夫人求情了,就算让她离开关家……她或许能重新开始,只怕从此将她禁锢……

    “老夫人,定是妙雪那贱婢陷害我,您一定要查明真相。”已经是绝路了,只能绝处求生,说不定能说服老夫人让她离开也不定。

    老夫人眼色一动,严肃平静的脸庞终于出现一丝变化,“她是你的婢女,是你带进关家的,她如何会害你?”

    郭静君道,“那贱婢勾引了大爷,自是见不得我怀了大爷的孩子,那日她假装好心探望我,其实就是偷偷将香包放在我床头,我一直有喜欢随身放香包的习惯,她是清楚我这点喜好的,才能令我没有起疑,老夫人,如今夫人也有了身孕,那贱婢说不定也会下狠手。”

    果然是那个妙雪老夫人冷冷一笑,她昨夜已经让人将妙雪锁在柴房,只是还没来得及问话而已。

    “你且好好休养,别再做出令关家丢脸的事情。”指的是刚刚郭静君和丫环扭打在一起的情景。

    郭静君欲言又止,好好休养之后,就竟她废置在这里不闻不问吗?还有,如今她身边谁照顾?妙琴和妙音都被抓下去了……

    可是她还来不及开头问清楚,老夫人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留两个人看着院门,将门锁上,谁也不许出来,再让家里的丫环婆子四处检查一遍,看看哪里有麝香。”老夫人刚出了院门,就对翠碧和翠丝吩咐着,声音透着凌厉的威严。

    “刚刚那两个丫环,各赏二十大板之后赶出关家,偏院新进的丫环婆子也都赶出去,人手不够的,就先从上房这边调几个去帮忙,也是这几天而已了”后面一句,老夫人说得有些含糊。

    翠碧和翠丝齐声应喏。

    老夫人却只字不提要怎么处置妙雪。

    一番动静之后,老夫人在大厅等着回话。家里除了偏院之外,只有妙雪屋里搜到一模一样的香包,虽然里面没有装着麝香,但已经能够证明一切,又从后门的门房那里知晓,妙雪几天前放休的时候出去过一趟,到了快门禁才回来。

    老夫人听了,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回屋里换了一套没有香味的衣裳之后,才往关娘子的正院去。

    此时关娘子已经安心地在屋里歇息,心情仍犹如站在云端上不真实,也有些担心,让人检查了几遍,确认屋里没有香包,才放下心来。

    “……这次是祖先有灵,你这一胎真是来得及时。”老夫人坐在床边的绣墩上,笑眯眯地对关娘子说道,全然没了之前在偏院的锐利和狠厉。

    关娘子抿嘴浅笑,“之前陪娘到居士林祈愿,也是祖师爷保佑。”

    老夫人皱眉轻叹,有些失望地道,“那悟明道长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没想竟算错了郭静君的孩子……”虽然她也知道,就算没有悟明道长的那一卦,那孩子也未必能保住,但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也许是算错了。”这实在是不好说,难道还要以这个理由跟悟明讨公道吗?

    “是不是算错了都好,已经不重要了。”老夫人淡声道,“如今你只要好好养身子,将孩子平安生下来,其他的不要费心去理会。”

    关娘子笑着答是,关于郭静君这件事她也不想插手多管,若是能全部由老夫人做主,她反而会轻松许多,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郭静君接下来的生活。

    老夫人看着关娘子喝下安胎药睡下之后才离开正院。

    关大爷满脸兴奋赶回来的时候,关娘子已经沉睡过去,他不敢打搅她,脸上带着收不住的笑容来到上房。

    老夫人眉梢眼角也是欣悦的笑意,关娘子有了身孕这件事将郭静君小产的那种哀恸和悲愤掩盖得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至少表面上已经是这样。

    “惠云真的有了?娘,惠云她真的怀孕了?”关大爷像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一样兴奋,坐不住地来回度步,一遍又一遍地要老夫人跟他确认。

    老夫人笑眯了眼,“蔡大夫已经确认了,真的有了。”

    关大爷已经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娘,娘,老天待我也不薄,对不对?”

    “那是自然。”老夫人点头,顿了一下又道,“你快过来坐下,还有些事儿你和商量。”

    关大爷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在炕床的另一边坐下,嘴角却还忍不住上翘,“娘,您说,我听着。”

    “高兴归高兴,郭静君这事儿也不能含糊过去了,今天在她屋里搜到麝香了。”老夫人将今日在郭静君收到麝香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幸好是让惠云先出来外间,否则在屋里呆着也不知道什么后果。”

    想到这麝香的后果,老夫人不禁一身冷汗,连关大爷听了,也是紧握了双拳,额头青筋都凸起了,咬牙切齿叫道,“究竟是谁要我关炎波绝后”

    “你去信郭家,将郭静君进了关家之后所为一一说明,他们若想带她回去也可,若是不想,便将郭静君送去庄子里养着,绝不能留在家里。”老夫人不急着说个明白,只是对翠丝使了个眼色,然后语气不容置疑地道。

    关大爷心中虽还有一丝不舍,但比起自己的子嗣,郭静君显然还不足以让他忤逆老夫人的主意,“一切都听娘的意思。”

    “家里的丫环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品纯良,又是我一手教导,断不会做出伤害关家的事情来,唯有那偏院的丫环我放心不下,这次陷害郭静君小产的表面上看是惠云才有可能下手,但……还有一人。”老夫人半阖着眼睛,声音透着冷寒。

    “是妙雪”关大爷冷冷地开口,眼底一片的阴郁暴怒。

    老夫人瞥了关大爷一眼,让他自己怀疑这丫环比自己跟她明说的要好,毕竟是他的女人,由他自己怀疑自己去处置,才能让他明白,投怀送抱的女子并非善类,往后真要纳妾收通房,需要仔细想想才是了。

    妙雪躺在柴房的杂草上,眼神有些空洞地看着屋顶,上面有蜘蛛在结网,天窗外的天空很蓝,白云很白,她感到很绝望。

    她只是想要更好地活下去,为自己争取能活得更有尊严的生活方式有那么难吗?只是太迫切希望自己能够活得好,才会这么轻易地被利用了。

    听到郭静君的孩子没了的时候,她的心情莫名的复杂,有一点点的欢喜,也有一点点的伤心,但觉得很虚渺不真实,直到她被关进了柴房里,她才能冷静下来细想她这些时日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是想活下去……这么简单

    这么简单就被利用了……她从来没想过要陷害郭静君,只是害怕将来她若生下儿子,第一个饶不了的便是自己,她不想死,只能选择先下手为强,而怂恿她去做这件事的,竟然是那个只有八岁的姑娘,说出去……谁会相信?

    别人只当她在陷害姑娘了吧,哈哈,她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利用了,亏她自以为很精明呢。关随喜既没叫她杀人,也没明言要她去做什么,她就傻傻地下手了,就算追究起来,她也没法拉关随喜那臭丫头下水。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要她去勾引大爷,更没要她去伤害郭静君那臭丫头只是利用了她的弱点,挑唆几句……

    柴房的门突然咿呀一声打开了。

    妙雪侧开头,黑暗的空间突然注入一丝明亮,她的眼睛有些不能适应,眨了眨眼,才看清楚那背光站在门外的人是老夫人身边的丫环。

    她被带到了上房,还没跪下去就被关大爷一脚踢倒在地上,一个精致的香包扔在她脸上,“贱人,这是不是你的?”

    胸口的旧患被踢中一脚,喉头立刻感觉到一股腥甜涌起,她艰难地看了那香包一眼,是她以前给郭静君绣的,她还在郭静君身边服侍的时候,总是为她绣香包。

    “是奴婢的,但是……”她轻声开口,话未说完,又被踢了一脚。

    “你竟敢伤害我的子嗣”关大爷怒声问着,恨不得将这恶毒的女人打死。

    妙雪想要开口解释,可是已经开不了口,关大爷一脚又一脚地落在她身上,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好像到了尽头,什么痛也没有了,只有深深的倦意。

    模糊之中,她仿佛听到老夫人沉声开口,“够了,打死她只会污了你的手,让人把她抓到官府里去……”

    被抓到官府……和死有什么区别?

    她也是被陷害的,真正可怕的人是那个关随喜才对啊,可是她突然不想解释了,她此时最恨的是关大爷,总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女儿反咬一口的。

    那就是他的报应

    我爱粉红票,也爱你们~╭(╯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