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上山 中
    第六十七章上山(中)

    随喜要上山拜青居为师的事儿并没有传开,虽青居真人没有明言不能广而传之,但老夫人却不是只要面子就不懂世情的人。追书必备

    别说随喜是因为八字问题才需要上山避劫的,以青居真人尊贵的身份而言,就算传了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只当关家胡言乱语,竟拿真人在为自己造谣,对关家并无好处,还不如等随喜以后下山归来,八字所带劫难消除,再说出是真人的关门弟子,到时候关家才是家门荣幸。

    所以这事儿除了老夫人和关娘子,关家再没人知晓,就连关大爷也是被瞒了过去,只知道是老夫人要送随喜去山上静修,他对随喜向来不放在心上,自然就没多在意的。

    关娘子这两天一直把随喜带在身边,叮嘱她上山之后若是受了委屈就不要留在那里,什么劫难都好,总不能让女儿去受苦,又叮嘱了她要多穿多吃注意身体之类的等等。

    随喜总是娴静地听着,脸上的笑容很温暖,她舍不得阿娘,但也明白有些抉择总是身不由己,她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学到想要学的东西,然会回到阿娘身边来保护她。

    就这样吧,一些放弃,能够成就更好的未来。

    “阿娘,随喜没有在您身边的时候,您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郭静君虽然被送去了庄子里,但难免会使什么手段让阿爹答应她回来,她不是好人,不能让她回到这里,为了阿娘自己和弟弟,您一定不能跟阿爹妥协。”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如今那郭静君在庄子里无依无靠,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不出奇,不如就让她永远不能回来了,可这样的话她要是说出口了,只怕就会吓到阿娘了。

    关娘子怜爱地摸着随喜的鬓角,柔声说道,“傻孩子,不要为阿娘担心。”

    随喜欲言又止,只能在心里叹息,如果不爱那个人,那个人做什么都不会觉得伤心,阿娘只是对阿爹用情太深,即使被他伤害,被他怀疑,都不能彻底死心,就算觉得心灰意冷了,只要阿爹对她说几句好话,她又马上心软了,这样的阿娘,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但却什么也做不到。

    爱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既然只是一个人的爱情,为什么不放弃?一厢情愿的爱情有什么意思,她真是想不明白,阿娘究竟还在期待什么,如果阿爹心里还有一点点爱阿娘的话,怎么舍得这样伤害她?

    如果爱情这么累人,她真是情愿一辈子不要爱上任何人。当然,她这个心思如今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才八岁的她,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母女俩还在说着贴心话,就听到丫环来传话,是陈姑妈来了。

    陈姑妈扭着圆润的腰肢走了进来,“哟,随喜也在呢,娘俩在说体己话呢?”

    随喜起来行了一礼,心里腹诽,既然知道在说体己话,还来凑什么热闹,“陈姑妈。”

    “在说什么呢,可怜见的,定是大嫂您舍得让随喜上山去静修吧,老夫人也真狠心,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上山去。”陈姑妈摸着随喜的脸,同情地看着关娘子。

    关娘子淡淡一笑,给陈姑妈倒了一杯热茶,“娘是为了随喜好,不会害她的。”

    陈姑妈撇了撇嘴,目光落在关娘子的肚子上,“大嫂这怀象真不错,连皮肤都越来越水灵了,你是喜酸还是喜辣呢?”

    “都喜欢。”关娘子笑道。

    “俗话说酸儿辣女,娘是巴不得你能赶紧生个儿子出来,她老人家也就这心愿了。”陈姑妈捻了一颗酸梅丢进嘴里。

    关娘子啜了一口茶,淡笑不语。

    陈姑妈睇了她一眼,眼睛将屋里扫了一遍,没见到半个丫环,便低声问道,“大嫂,你可有了中意的人选了?”

    “什么?”关娘子一怔,抬眼看了过来。

    “啧,你这是糊涂了,你如今可是双身子,难不成晚上还和大哥同房?就没想找个顺贴拿捏得住的丫环当通房?”陈姑妈咂了一下嘴,一副不得了的样子。

    一直低眉敛目站在关娘子旁边的随喜快速扫了陈姑妈一眼,眼神有些发冷。

    关娘子柳眉一拧,有些不快地道,“大姑奶奶说什么呢,孩子还在这儿呢。”

    “那有什么,以后她成亲了也得面对这样的事情,还不如早些有心理准备。”陈姑妈无所谓地耸肩道。

    随喜默然,陈家到底怎么教导女儿的?难怪那陈杏儿年纪小小就那么势利。

    关娘子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陈姑妈一眼,这种事情怎能有心理准备,她是希望以后随喜能找到一个真心相待的夫婿,两人白首偕老,不要像她一样落得一身的伤,又怎么会教女儿去学着安排别的女子服侍丈夫呢。

    “随喜,你先去次间,阿娘要跟大姑奶奶说些话。”还是将随喜给支离,不想让她听到不该听的。

    陈姑妈有些不屑地笑了笑。

    待随喜离开之后,关娘子才道,“大爷未足而立之年,之前因郭姨娘一事已让上官不喜,若是再收通房,岂不是害了他。”

    她也知道让大爷一个人睡在书房有些委屈,但通房这事儿,他自己若是不说,她也不会去安排,虽然被他伤过一次,她仍旧希望,他能不要让她失望第二次。

    “收个丫环在房里,还至于要到处说吗,谁会知道呢。”陈姑妈道,“我看你身边也没几个派得上用场的丫环,可要我帮你找一个?你放心,一定柔顺好拿捏的,怎么也不敢越你一头。”

    关娘子沉下脸,“大姑奶奶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不麻烦你。”

    “我可是为了你好,之前那郭姨娘就是不好控制,才让大哥名声有损。”陈姑妈不死心地道。

    “大姑奶奶,我知道你这是好意,但这毕竟是关家内院的事儿,不麻烦您费心。”关娘子加重了语气道。

    陈姑妈悻悻然地闭嘴,眼底闪过一丝不悦,“既然如此,那就不说了,我人微言轻,哪能让大嫂您看得上眼听得入耳。”

    关娘子只是笑道,“大姑奶奶这话言重了,您是家里的大姑奶奶,怎会是人微言轻。”

    陈姑妈哼了一声,“不打搅你休息了,我还得去娘那边一趟呢。”

    “大姑奶奶好走。”关娘子起身相送至门口,直到陈姑**身影消失在院门,才折身走去次间,随喜正和湖湘说着话。

    “湖湘,以后夫人就要你好好服侍了,我娘如今是双身子,凡事都马虎不得,一有什么不对的,立刻就跟老夫人说,知道不?”随喜的声音还有些奶气,神情有显得稚嫩可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让人忍俊不已。

    “是,奴婢记着了,姑娘放心吧。”湖湘笑着道,也保证一定会好好服侍夫人的。

    “虽说老夫人要再选几个丫环进来,可毕竟不是知根知底的,我也不放心。”随喜低声道。

    “老夫人已经让翠丝姐姐过来服侍夫人了,姑娘还不知道呢。”湖湘道。

    随喜眼睛一亮,“真的?”

    “自然不敢骗姑娘。”湖湘笑道。

    随喜咧嘴一笑,有翠丝来照顾阿娘,她就可放心不少了。

    关娘子走了进来,见随喜笑得高兴,便问道,“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湖湘掩嘴笑道,“姑娘不放心夫人您,叮嘱奴婢要好好照顾您呢。”

    “傻孩子。”关娘子笑了起来,突然想到什么,却有些忧心地叹了一声,“青居真人也真是的,竟然也不让你带丫环去,没有平灵照顾你,我怎么能放心。”

    随喜抱住关娘子的胳膊,拿脸颊蹭了蹭,“随喜会照顾自己,阿娘不用担心,我自己会梳发打水,会很多很多,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不受宠的她,曾经什么事儿都做过,甚至还被指使去劈柴,只是自己照顾自己,又有什么难的?没有平灵在她身边,她一样能过得好。

    面对这么懂事的女儿,关娘子只觉得一阵的鼻酸,怎么也想不明白,大爷为何不喜欢随喜,从随喜出世到现在,他都不曾抱过这个女儿,更别说跟她亲近……

    难道真是因为随喜的八字吗?

    随喜不忍关娘子担心,一直保证自己会照顾自己,才终于让她放心下来,母女俩说不到半个时辰的话,老夫人就让人过来带随喜到上房了。

    也是叮嘱随喜要好好照顾自己,还送了一匣子的头面给随喜。是一对赤金蝴蝶展翅簪,一对水晶镯,两双银嵌珍珠耳坠,一个赤金盘螭璎珞圈。

    陈姑妈和陈杏儿看得眼睛都要凸出来了。

    这也太贵重了比之前陈姑妈送给随喜的见面礼不知要贵重不知多少。

    “祖母,这太贵重了,随喜收不得。”随喜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一匣子耀眼的首饰道。

    老夫人笑道,“我既然能送给你,你就收得。”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老夫人会送这么贵重的珠钗给她。

    “就是啊,娘,随喜才多大,用不着这么贵重的头饰吧。”陈姑妈有些眼红地叫道,她是老夫人的女儿啊,也没收过这样的头面,怎么让一个小丫头给得了去,心里不由忿忿然起来。

    老夫人睇了陈姑妈一眼,“现在用不着,以后就用着了,你有意见?”

    陈姑妈挪了挪嘴皮,“没”

    随喜只好谢了又谢,将这一匣子的珠翠收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