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上山 下
    第六十八章上山(下)

    晚上,老夫人让大家都到上房来陪她吃饭,这是为了给陈姑妈践行,也是为了随喜。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许是知道随喜明日就要上山,关大爷对随喜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还说了几句勉励的话,要她好好照顾自己,并洁身自好,别让关家丢脸。

    随喜一一答应着,心里暗自猜想,她所走之路就与前世不一样了,过程被改变,是不结果也会不一样?

    欢欢喜喜吃了饭,老夫人和陈姑妈要说贴心话,关娘子便来到随喜的厢房里,检查了一遍明日要带上山的物什,居士林是神圣高洁的地方,青居更是世外高人,随喜总不能带着绫罗绸缎的衣裳上山,选的都是素色的衣物,就连饰品也没有多带。

    搂着女儿说了许多话,连以前在罗家的趣事都拿出来说了,随喜躺在床榻上,看着阿娘温柔美好的脸庞,低声道,“阿娘,您好久没给我唱曲儿了,再唱一遍好不好?”

    关娘子温柔一笑,“好,阿娘唱给你听。”

    睡吧,睡吧,我的宝宝。

    天上的星星高高挂,像藏着无数颗会眨眼的宝石。

    宝宝的每一串梦儿,埋在阿娘心中。

    你哭,你笑,你在我的怀抱。

    安静得睡着,带着微笑的嘴角。

    阿娘陪你去寻找那个小小的梦想……

    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随喜进入了梦乡,关娘子默默地看着女儿沉睡的睡颜,怜爱地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傻孩子”

    翌日,陈姑妈和陈杏儿启程回谷分城,昨日关大爷已经帮他们找了一处大宅,离关家不是太远,有半个时辰的车程,又近大街,那卖主看在关大爷的份上愿意减低价钱卖给陈姑妈,陈姑妈去看了也觉得满意,就先下了定,等年后和陈姑爷一起来再还清尾数。

    陈杏儿临走之前还不忘嫉恨地瞪了随喜一眼,随喜实在很无奈,难道陈杏儿是因为讨厌她,才会在后来抢了她的亲事?

    刚送走陈姑妈没多久,就有两个十二三岁的道士来接随喜了。

    随喜强忍着泪水与关娘子和关老夫人道别,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背着细软踏上那辆朴素无华的马车,不能回头……否则她一定后悔,她是抱着一种打赌的心态离开关家,那个郭静君会不会卷土重来,会不会像上一世一样让阿娘小产或是难产……阿爹还会不会再找几个女人来让阿娘伤心……这些,她都不敢肯定。

    马车辘辘向前辗转着,耳边仿佛还有阿娘的啜泣声,随喜将脸埋在手掌里,阿娘,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等我学会怎么治好你的哮喘之症,我就回来了。

    去居士林的路好像特别地漫长,随喜撩起窗帘往后看去,已经看不见家的影子了,更别说是阿娘……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一道有些沙哑的嗓音,“关姑娘,到了。”

    随喜回过神来,打开车帘下了马车,这才看清来领她的两个道士的模样,是两个刚脱离稚气的少年,穿着深蓝色的道袍,一个看起来总是带笑,比较矮一些,一个脸上很严肃,正眼也不看随喜一眼,只是言语上仍尊敬。

    “关姑娘,请随贫道过来。”矮一些的道士对随喜说道。

    随喜抱着细软跟在他们身后,走的却不是那条以往上山的路,而是旁边另一条山路,她有些吃惊,这条路以前可没发现。

    “关姑娘,贫道替你拿细软吧。”比较严肃的道士突然停了下来,伸手跟随喜要那包细软。

    随喜小脸微红,她拿得实在有些吃力,脚步不自觉慢了许多,可是又不好意思要他们拿,“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自己来吧。”

    “关姑娘不必客气,贫道叫净空,他叫净能。”那有一张圆润爱笑的脸的道士笑眯眯地跟随喜介绍着。

    “净空道长,净能道长。”随喜恭敬地欠了欠身。

    “我们只是小道士,哪里是什么道长。”净空笑道。

    随喜也回以一笑,在净能的坚持下,才将细软放到他手上,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净能只是提着细软默默地地继续走路,净空却跟随喜搭起了话,“关姑娘是来山上静修的?”

    净能皱着眉转头瞪着他,“师兄说了不许多问。”

    “我只是好奇嘛。”净空抓了抓头,笑嘻嘻地道。

    随喜睁着一双明亮大眼好奇地看着他们,对他们口中的师兄有几分好奇,为什么不允许他们问她上山的原因呢?

    “真人从来不让人到他的木屋,关姑娘,你可是第一个呢。”默默走了一段路,净空又按捺不住,跟随喜说起话来。

    “那你们是第几个?”如果她是第一个的话,那他们怎么知道引路?

    净空看了净能的背影一眼,低声道,“其实我们也没来过的,只是师兄让我们带路,要不是师兄事先跟我们说了该怎么走进那阵法,现在我们还没能找到路呢。”

    “刚刚我们进来的那个路口,是摆了阵法的吗?”随喜惊奇地问,难怪以前都没见到有这么一条山路。

    净空点了点头,前面净能已经停了下来,“到了。”

    “这是……”随喜诧异地看着净能,他们是上山了没错,可好像还没到达目的地吧,这里只是一条幽深的小径,哪里有看到什么木屋。

    “师兄说我们只能送到这里,关姑娘你沿着这条路走去,就会见到真人的木屋了。”净能将细软还给随喜,声音有些粗哑,他正处于变声期。

    随喜愣愣地接过细软,净空和净能就跟她道别下山去了。

    站在小径的路口,她实在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片刻,她将细软背在肩上,提裙走进了小径,这条曲径不宽,两边的杂草都染上碎雪,周围的树枝上也压着白雪,阳光照射下来,发出莹润的光泽。

    小径直通幽处,四周静谧得有种诡异的感觉,总觉得……这周围的树好像会动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随喜几乎快要走不动的时候,才终于走到了尽头,入眼的是一座以篱笆环起的木屋,看起来很宽敞的样子,中间是大厅,左右各有两排厢房,周围都是叫不出名字的花草。

    在这个白雪皑皑的冬天,那些花草竟然依旧青翠嫣红,如在春天一般在风中摇摆。

    “小随喜,你可终于来了。”青居的身影出现在大厅,身着青色长衣,外面罩着一件玄色大氅,目光温润如玉地看着随喜。

    随喜有些气喘地点了点头,走进篱笆的门,来到青居面前,“青居真人。”

    青居含笑点了点头,“能够这么快走到这里来,真是不容易。”只有心思纯白心无旁骛的人才能不被那个阵法影响。

    随喜却不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看着青居。

    “虽然居士林是道观,但你毕竟是个小姑娘,以后你就住在这里,若是没有我允许,你都不许下山。”青居转身进了大厅,一边跟随喜说着。

    “不能下山吗?要是我阿娘……”随喜听到不能下山,心中便是一急,她还想有空偷偷溜去看望阿娘的。

    “你阿娘不会有事,真有事了,自会让你回去。”青居淡淡扫了她一眼道。

    随喜沉默地点了点头,没有郭静君……她相信阿娘的确会平平安安到生产那个时候,只要她在那时能让阿娘不要在生产时哮喘之症发作,那就能救阿娘了。

    “那您跟我祖母说的,是真的吗?”随喜小声问道,她的八字真的会带给阿娘劫难吗?

    青居挑眉一笑,“以你原来命格,确实是克母之命,不过如今倒是未必。”

    随喜闻言,才终于扬唇一笑,大大地松了口气。

    青居见着也笑了起来,眼底有几分没有察觉的宠溺,指着桌上的茶杯道,“去给我倒一杯茶过来。”

    “好”随喜将细软放椅子上,爽快地答了一声,到桌上去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地呈给青居,“真人,请用茶。”

    话刚说完,就觉得膝盖发软,整个人往前跪了下来,那装着热茶的茶盅已经被青居稳稳地接了过去,只听他温声道,“今日我喝了你的拜师茶,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后要喊我师父,知道不?”

    随喜用力地点了点头,清脆地叫了一声,“师父。”

    青居满意地喝了一口茶。

    “那师父什么时候教我医术?”随喜见他喝了茶,便笑眯眯地问。

    “不可想着一步登天,你大字尚且不识几个,如何学医术?早上你到后面的山林去采草药,下午练字,时候到了,自然会授你医术。”青居顿了一下,“除了医术,就没别的想学的?”

    “师父想教随喜什么,随喜就学什么。”不管学什么都好,她只要变得强大就行。

    青居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先下去休息吧,你的房间在东厢房。”

    “是,师父”随喜乖巧地叩了一头,才起身拿起细软走出大厅。

    当了青居的徒弟……以后她的生活就不一样了吧,这就是她命运的一次转机吗?不管怎样,既然已经到这里来了,就要学会如何去接纳新的生活,面对新的身份,她一定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厉害,不会再被谁欺压看不起的

    一心只想着让自己变强大的随喜这个时候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那个真正改变她命运的人。

    而她的人生,才终于要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