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识药 中
    第七十章识药(中)

    随喜有些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了铁索桥一眼,她竟然就这样过来了?除了一开始觉得害怕之外,好像也没什么感觉,只顾着和端冕说话,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是站在铁索桥上。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端冕回头看着他,目光温暖如春日的阳光,“怎么样?是不是就过来了?”

    “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随喜羞涩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多走几次就不怕了,来,我带你去采药,你记住路程了,这山上虽没有野兽,但冬季一过,难免会有一些蛇虫,你可要小心了。”端冕在前面替随喜引路,一边告诉她这山上的情况。

    “蛇虫?有毒吗?”随喜紧张地问道。

    “有些是带毒的,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只要身上带着防蛇香包,那些蛇虫就不敢近身的。”端冕回头对她一笑,觉得这个小师妹可真有意思,心中也实在好奇,不知师父为何要收她为关门弟子。

    作为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那身份不仅在居士林不同他人,就是放眼天下,也是尊贵之人,没想到这个人会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小姑娘,端冕心中自然没有嫉妒之意,他是修道之人,对于名利向来淡薄,只是担心其他人若是知道了要如何想。

    随喜听到有能够避开蛇虫的香包,稍微松了口气,又好奇问道,“为什么这山上没有野兽呢?”不是说深山野林最多大虫之类的野兽吗?

    “原来是有的,为了来居士林的香客着想,师父使人上山将野兽都赶到别的山头了。”端冕笑着回道。

    “大师兄以前也经常来采药吗?”随喜看着他熟门熟路的样子,忍不住好奇问道。

    “以前跟师父来过。”端冕道。

    这一路上走来,端冕不时从山路两旁摘一些青草放到随喜的背篓里,“这是葫芦草,若是喉咙肿痛,煎煮来含咽嘴中可治愈。”

    随喜点了点头,暗中将这草药的形状记在心里。

    端冕看她认真严肃的小脸,笑了起来,“这山上的草药不少,不过这个时候是冬季,等春天一到会更多。”

    “可是……为什么院子里的花草还长得那么好?”随喜问道。

    “那是师父种的,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端冕又从地上挖了几株草药放进篓子里,“这山上有一个药谷,是师父几年前种下的,我带你过去,以后你就在那里采药。”

    咦,还有药谷?不是就这样在路上采药吗?随喜惊异地看向端冕,端冕正目光温暖地看着她,“我采的这些,是我要用的,最近有不少弟子喉咙痛痒呢。”

    随喜笑了起来,嘴角的笑涡若隐若现,“大师兄的医术是不是也很厉害?”

    “我只是懂一些皮毛。”端冕笑道,深深看了随喜一眼,“师父从不会将我们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随喜还没来得及细思端冕话里的意思,就已经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这就是大师兄所说的药谷了吧,像世外桃林般隐逸于深山秀林之中,有一种远离尘世的幽静和飘逸,若是没有大师兄带路,她肯定找不到这地方,周围都是参天的大树,要很用心才能发现在大树后面还有一个山谷,谷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药材,她能勉强认得几样,还是昨天看得药书里面有画图才认出来的。

    这药谷根本就是一个宝藏啊

    “以后需要什么药材都能来这里找,等你认得这里各种药草的用法,就能开始行医了。”端冕回头对随喜笑道。

    “我一定会努力用心的”回去立刻让师父教她识字,她要看药书,看熟了药书上各种草药的介绍,再到药谷来认药,不管要付出多大的心血,她都一定要尽快让自己学会怎么行医。

    “认得来药谷的路了吗?”端冕问道,走进谷里摘了几种草药,让随喜把背篓给他,将草药放进背篓之后,他自己背在肩上了。

    随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好像……记得不太清楚。”

    端冕失笑,“没关系,多走几遍就记住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随喜不像来时那般左右观看,而是将暗暗记下路的方向,免得明天她再来的时候,不知该怎么走。

    经过铁索桥,随喜还是难免觉得害怕,端冕走在她身后,说起他们师兄弟的一些趣事,将随喜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看着前面小心翼翼过桥的小身影,他突然扬唇笑了起来,这以后山上的生活也许就没那么单调了吧。

    铁索桥的尽头,青居清逸高雅的身影伫立在他们面前,面容带着平和高洁的笑意,目光沉静地看着他们走来。

    随喜一怔,才微笑唤道,“师父。”

    端冕恭敬给青居行了一礼,“师父。”然后才卸下背篓还给随喜。

    “大师兄,这个还给你。”随喜将篓里的草药拿出来还给端冕。

    “谢谢。”端冕笑了笑道。

    青居只是眼线微敛,淡淡地看着随喜。

    端冕取了草药便道,“我先去做饭。”

    只留下随喜单独面对青居,她仰头看着他清隽的脸庞,“谢谢师父。”

    “谢我作甚?”青居挑了挑眉,转身走向木屋。

    随喜跟了上去,笑道,“难道不是师父让师兄来带我过桥的吗?”

    青居嘴角微勾,“哦?那你都记住怎么走了吗?”

    随喜抓了抓头,“记住了一些,师父,您教我识字吧。”

    “小随喜,凡事要慢慢来,欲速则不达,你会吃不消的。”青居轻叹一声,知道她想要快点学医的心情。

    “我没有慢慢来的机会。”随喜沉默了片刻,才低缓地开口,有些事情可以慢慢来,有些事情如果不抓紧把握机会,就会稍纵即逝,到时候只会追悔莫及。

    青居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什么也不说。

    午饭是四个素菜一个素汤,随喜有些哀怨地想念荤腥的味道,她可是最爱吃肉的……不过端冕大师兄的厨艺还真不错,虽然是素菜,但味道很美味。

    吃过饭之后,大师兄就下山回居士林那边了,随喜则在书房跟着青居识字,她心智不是岁的小姑娘,所以识字并不吃力,基本只要讲过一遍,她都能记住。

    她就像一块海绵,在竭尽所能地吸纳所有青居教给他的东西,识字也好,辨药草也好,她都用心地记下,连一刻也不想休息。

    连青居都惊讶她的记忆能力,她比他想象的更要有资质这点发现让他十分惊喜,也更加想要将他所能教的东西都教给她,距离他预兆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实在很想知道,他等待的那个人,什么时候出现。

    而她,是最关键的线索。

    这样采药识字的生活日复一日,端冕带着随喜几日之后,便让她独自过桥了,虽然一开始有些小紧张了,几次之后,便习以为常,渐渐习惯上这种生活,也更喜欢逗留在药谷之中。她最是喜欢一手拿着画了图样的药书,一边在药谷认药,然后将药性记了下来,遇上不认得的字,就作个记号,回来问师父或者大师兄。

    日子是明快而轻松的,随喜的性子也越来越活泼,脸上的笑容也更是灿烂,她学得很辛苦没错,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这些辛苦将来能够救阿娘,她就觉得心底充满了力量。

    晃眼,到了年关,随喜在忙碌之中愈发挂念家里的关娘子,不知道她过得怎样,每次想跟青居提起要回去看看,都开不了口,她这才上山一个月……青居怎会让她下山呢?而她每天除了见到端冕,也就只有青居了,想打探个消息也没得打探。

    这几天,她都没再去药谷识药了,而是帮着端冕在木屋后种草药,冬去春来,这几天山上的景色更胜以往,犹如仙境般,万物生机勃勃,鸟声悦耳,空地旁边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潭,倒映着碧蓝的天空,水波潋滟闪烁着金光。

    真是*光无限好。

    随喜一边感叹着,一边将从药谷采摘来的种子撒进土地里,不知道山下如今是如何喜气洋洋的气氛,以前过年节时,她只能听到外面络绎不绝的炮竹声,根本见不到怎样的热闹喜庆,终于能睁眼看见了,却不能在家里过年,真是个遗憾啊。

    真是不明白师父怎么想的,不是有药谷吗?怎么还总是让她去采种子,然后种植到这空地上,她发现这空地上的草药长得跟本没有药谷的好啊,种菜的话,倒是长得快,大师兄不在的时候,她都是到这里摘菜做饭的。

    正要打算回书房继续去看书的时候,身后就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随喜以为是端冕,高兴地回过头,却是愣住了。

    来人也是怔了一下,随即才淡淡一笑,“小师妹。”

    是悟明……随喜有些尴尬,想起自己曾经威胁利用他一事,也不知他心中是否怨恨她,瞄了他俊逸淡漠的脸庞一眼,她低声叫了一声,“三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