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识药 下
    第七十一章识药(下)

    悟明淡漠地看随喜一眼,眼底倒是没有怨怒,只是有些苦涩,他当初受这小姑娘威胁利用只是想要保护心爱之人,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了,没想到底还是瞒不过师父,更意料不到,这小姑娘会成了他的师妹。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呃,三师兄是来找师父的吗?他不在……”青居这几天总是不见踪影,也不知去了何处,她见悟明一脸冷漠,好像不太想和她说话的样子,只好出声提醒。

    “我来给你送这个的。”悟明嘴角动了动,他怎么会不知道师父不在,就是师父让他来给师妹送东西的。

    “这是……”随喜诧异地盯着他手上类似剪画的东西,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年节将至,虽然不能入山下热闹喜庆,但也能装饰一番,这是窗花年画,贴在门窗上,也算过个年节。”悟明说道。

    随喜脸上一喜,从他手上接过来,“谢谢三师兄。”

    悟明扯了扯嘴角,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悟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随喜轻微地叹了一声,抱着年画和草药回了屋里,将草药放到门边的竹楼里,打算等一下再拿到外面去晒,如今她不仅要识药,还要学着怎么晒药制药。

    将年画贴在各个门窗上,霎时间这寂静在山顶的木屋似乎也多了几分红火火的过年气氛,她满意地笑了笑,想象如今阿娘也应该忙着年节吧,家里也是这样张灯结彩,喜庆洋洋的吧。

    眼眶有些发酸,随喜急忙摇了摇头,回屋里把草药拿到外面晒,跟着又到书房看书了,她一定要尽快找到怎么医治哮喘之症的办法。

    再次见到悟明的时候,是在除夕夜。

    不仅悟明来了,连不曾出现过的二师兄悟悔也回来了,除夕之夜,总要吃团圆饭的,所以青居的三个徒弟都来了。

    “这是你们小师妹,随喜,这是你三个师兄,端冕和悟明你都见过了,那是悟悔,是你二师兄。”青居坐在首位上,语气平静温和地跟随喜介绍席上三位男子。

    随喜将目光投向那位看起来一点都像道士的二师兄,约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身形圆润,眼睛笑眯成一条线,很亲切和蔼的样子,她甜甜地叫了一声,“二师兄。”

    悟悔爽快地应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随喜,“来,小师妹,这是见面礼。”

    “我忘记带见面礼了……”悟明俊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端冕笑着给随喜一本书,“之前忘记给你的见面礼。”

    “谢谢大师兄,三师兄的见面礼我就记着了,下次再给也无妨。”随喜将书收进怀里,盯着手中的精致盒子看了几眼,突然有些无语地看向悟悔,“二师兄,这是……”

    “胭脂啊,在山下买的,听说许多小姑娘都买这种从京城来的胭脂。”悟悔笑嘻嘻地道,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

    随喜沉默了,二师兄真的是修道之人吗?

    端冕笑着看了悟悔一眼,“你真是改不了这性子。”

    青居只是淡笑看着他们,并无不悦,对悟悔送随喜胭脂也并没有什么表态,只是让他们都动筷吃饭。

    想来是大家对二师兄已经习以为常了吧,她看了胭脂盒一眼,目光有些黯淡,前世她活了十五年……也不曾抹过胭脂,这对她而言,实在是一种太过奢侈的东西。

    吃饭的时候,悟悔说起他此番出去办事所遇的趣事,端冕和青居淡笑地听着,悟明偶尔会插嘴问几句详细,随喜却是不时拿眼角瞄着青居,很想开口问问,她的阿娘怎么样了,她到这山上的这些日子,阿娘应该也很想念她吧。

    可到底没有开口去问,直到吃完饭,三位师兄告辞下山去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问出来,只好默默地起身收拾碗筷。

    “怎么不问?”青居含笑看着她,轻声说道。

    随喜愣了一下,看向他,微窘,原来他都看出来了,她低下头,懦嗫道,“不知从何问起。”更怕问得多了,心中思念更甚,怕自己抑不住会前功尽弃。

    青居笑了笑,低声道,“你母亲过得甚好,只是……你父亲过了元宵节就要任职南溪城,比较偏远。”

    不仅偏远南溪城根本就是个荒芜之地,那里的百姓贫穷不说,还非常野蛮不好治理,关大爷被明升暗贬,去那地方当税务府的府长,实在不是美差。

    随喜的脸色沉了下来,抿紧了唇不语。

    青居以为她是担心关大爷,便劝道,“不必担心,若是有了政绩,很快能离开那地方的。”

    随喜淡淡一笑,“谢谢师父告知我这些,随喜先下去了。”说完,利落地将桌上的碗筷收了下去。

    南溪城……

    呵随喜冷冷一笑,她怎么会忘记这个地方呢,后来阿爹要娶的女子,不就是这个地方的吗?为了让自己升官,他竟然娶一个寡妇,还是在阿娘过世后的不足百天,这种羞辱之恨,怎能轻易忘记。

    原来有些命运,是冥冥之中有安排的,她能改变一些,却不能改变全部。

    紧紧握住双拳,她一定不会再让阿娘受苦的

    在山上过节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还是采药看书识字,不过端冕和悟悔倒是天天上山,悟悔还偶尔会陪着随喜到药谷去采药,每次和他说话,随喜都觉得心情愉悦,这二师兄讲话风趣,且行为举止一点都不像个修道之人,听到山林中鸟雀啾鸣,竟还要带着随喜一同去打下,然后以火烤之。

    随喜听了只是呵呵笑着,“修道之人不能杀生。”

    “我不杀生,它进了我的肚子里,一样是活的。”悟悔严肃地看着随喜,很认真地道。

    “你都要把它烤了,还怎么会是活的啊。”随喜笑道。

    “它会永远活在我心里。”悟悔慎重地道。

    随喜被逗得大笑,倒是忘记了关大爷去南溪城一事的阴郁,“师父知道了,一定会惩罚你的。”

    “你怎么知道师父他老人家没干过这事儿?”悟悔朝随喜眨了眨眼,神秘兮兮的模样。

    想到青居那不染纤尘仿佛尘世之外的高洁模样,随喜坚定地摇头,“师父才不像你呢。”

    悟悔揉了揉随喜的头,“二师兄不说谎的。”

    “不说谎只骗人?”随喜避开他的手,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笑意。

    “哎呀呀,小师妹,难道二师兄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就这么不好吗?”悟悔大叫起来。

    “在师妹面前诋毁师父,悟悔,你是不是又想去扫大殿?”在悟悔呱呱大叫的时候,药谷入口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端冕一脸无奈地看着悟悔。

    悟悔马上就合上嘴巴,不敢再胡说八道了。

    随喜笑了起来,“大师兄怎么会在这里?”

    端冕温和地对随喜笑道,“明日我们要随师父到京城一趟,你一个人在山上……怕是不怕?”语气有些迟疑和不放心,“可以让三师兄到山上来陪你。”

    随喜一怔,马上就笑着说,“才不怕呢,不必劳烦三师兄的,大师兄放心,我一个人也不会有事的。”

    悟悔表情难得认真,眼睛直直盯着端冕,声音透着几分沉重,“……师父要去京城了吗?大师兄也要去?”

    “我们都要去”端冕依然温和地看着悟悔,一字字地说。

    “知道了。”悟悔低下头,轻微地叹了一声。

    随喜疑惑的视线在他们脸上游移着,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不过既然说得这么沉重,应该是什么大事吧。不想让她知道的大事就是秘密,她只能装听不懂他们的话,继续在药谷中采药。

    回去的时候,端冕和悟悔已经没了刚刚那种诡异的沉重,悟悔还要拉着随喜去抓鸟雀,被端冕狠狠地赏了个眼刀,“小师妹若是被你教坏了,师父饶不了你。”

    “我哪有教坏小师妹,你看小师妹瘦得皮包骨了,哪能天天吃青菜萝卜啊,你和师父身强体壮的当然不怕,可咱们小师妹还在成长呢。”悟悔大道理地回嘴,丝毫不觉得去抓鸟雀来炖来烤有什么不对的。

    随喜听着就忍不住点头,她真的好久没吃到肉了,她最喜欢吃肉了啊。

    端冕又好气又好笑地敲了随喜的额头,“你也跟着胡闹。”

    一路上说说笑笑地回到木屋,青居端着茶盅在大厅中呷茶,见到他们,嘴角动了动,目光透析一切地落在悟悔脸上,声音温润似玉地开口,“悟悔,今日晚膳就你去准备吧。”

    悟悔眼睛差点凸了出来,“师父?”

    “师父”同时开口的还有端冕,向来从容温和的脸庞竟有丝紧张。

    青居看向端冕,只听他道,“师父,悟悔不擅厨艺……”

    像是想起什么,青居的眼角轻轻扬了起来,低声缓缓地道,“那今日各人衣裳,就由你去洗吧。”

    “我的自己洗”随喜脸红开口叫道。

    悟悔感激地看向随喜,心里在哀嚎,师父,我再也不敢在背后说您老人家坏话了啊啊

    求粉红票嗷嗷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